[讨论]静静的兵谈忏悔[蓝剑军团]

2010年7月12日,四川内江发生了一起预防服药不适事件,导致了100多人出现不良反应,其中一名三岁女童死亡,死因是“用药过量”。

当然我的兴趣并不在事件的本身上,因为事件的本事是很简单的,比医疗纠纷要简单得多,过错也清楚的多。我感兴趣的是,事后当事医务人员的说辞:

乡卫生院副院长:其实我只是个护士,我不知道。

乡卫生院医生:责任在上面来的专家,是他们定的标准。

区疾控中心科长说,上级怎么指导我就怎么做。



明明这些医务人员就是直接的事故责任人,可是他们的表现实在显得太无辜、太委屈、太特色了。

为什么说太特色了?因为在这个事件中,罪的确不是只有某一个人来承担就可以解决的,但这不是单个的人得以不认罪的理由。尽管道理是说得过去的,但禁不住每个人都在想,我对不起这个孩子,那么别人就对得起我了吗?我做的只是服从上级,难道这也错了吗?难道我不服从上级,就是对的吗?

于是,特色来了——无人忏悔。

本文内容于 2010-9-29 13:24:26 被静静的兵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