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军女孩在路上 正文 (一)军缘【010】新生军训之抢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4.html

不知为何,自从那次看过我的画之后,训练时我总举得程诺教官总是有意无意的看我,虽然类似于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但是,每次与他的眼神触碰的时候,我总是心跳加速,不敢直视。我害怕被那双看似平静的眼眸。

到了秋天,我就18岁了。这将近空白的18年里,第一次难得的有东西可以被铭记在心。不知道是因为幼儿的那次意外,还是因为自己的内心,我总是回忆不起太多的过去。除了那些橄榄绿的身影,除了那些特别重要的情结,其他的,我什么都记不起。甚至于我小学、初中、甚至高中的某些同班同学,我亦记不起。是病,还是心结。我无从过问,也没有细细考究。一切随缘的好。记住该记住的,忘记那些该遗忘或不该遗忘的,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洁白如新的纸,可以一直肆意涂抹。除了忘却,我还是可以给自己无限的未来。每次在我回忆不起18年内那些细致的情景时,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我想,程诺,我是不会忘记的吧?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和过去18年一样,转瞬即逝,不曾被我把玩,亦不曾来得及去铭记,去收藏。就这样猝不及防,跟18年的某些记忆类似,悄然抽离。

最后的军训日。我总是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是因为程诺总是站在我旁边,所以在出操模拟汇演的时候,我总是一次次的喊错。明明在第二个左转弯到达主席台的时候,我应该和大家一样,在程诺发出号令之后和大家一起喊一二三四,可是,每次我总是在他话音未落,口令未完的时候,抢险蹦出那句一二三四,几乎是紧接着他的声音。

“注意集中精神!”第一次出错的时候他严肃的回头,对着全队的人喊着,可是我总觉得是对我的训斥,唯一的训斥。

脸,瞬间通红,连着慌乱的脚步,喝着颤抖的声音,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明明是很专注很专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专注,可是为什么,当我听到他喊口令的时候,总是会大脑短路,条件反射似的张口喊话?

又到了左转弯,程诺又开始发布号令,而我,再次愚蠢的抢了他的话。整个队伍,又是一片哗然。甚至从我们身旁跑过的其他连队,也有意无意的瞟我,嘘唏不断。第一次意外发生,大家只是暗笑,觉得我傻。第二次,意外再次发生,队伍里似乎有些不满,抱怨的人越来越多。因为我的错误,而要让大家再次重复演练一遍,真有点无地自容,囧到极致的感觉了。

不敢再看身旁的程诺,我想此时他肯定比任何人都要气愤吧。自己的学生怎么这么愚蠢,汇演这么大的事情,一句口令都喊不好。如果在正真汇演的时候,再出现这样的状况,丢的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脸,还有程诺的,以及全连同学的脸。

想到这里,我真的有一种想退场的冲动。我明明是很专注的。我明明是很认真的啊!为什么总是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恨我自己:说什么要当兵,连个军训都搞不好,喊口令这样弱智的事情还总是一次次的出状况,我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一个喜欢橄榄绿、向往军营的人?多么渴望穿上这身军装,多么渴望喊着一二一走在列队里,多么渴望啊?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我比谁都要珍惜这美好而难得的一天,可是为什么,我总是一次次的出错呢?再这样,我真的无法面对自己了。

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回演练,我一定专心听口令,绝对不抢词。

可是……一听到那让我沉醉的声音,我再一次的抢词了!!!!!

整个队伍一片死寂,鸦雀无声。当我张口喊道“一二……”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自己又犯了这个愚蠢的错误。而此时,所有人都停下了一切动作,我的声音顿时清晰无比,刺耳聒噪的毫无防备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切……又是她!她今天脑子有问题吧?”

“啊?又是她!”

“哈哈,她又抢口令了。傻B一个。”

“简直是头猪。哼!”

……

“哈,你听见没?那个丑女人又抢他们教官的口令了。”

“真丢人!还喊的那么大声,难听死了。”

“哪有这么笨的人啊?”

……

嘲弄声,鄙视声,咒骂声,抱怨声,四面八方袭来。如果此时可以晕倒,我希望一直晕倒军训结束。如果此时有个地洞,我希望直接把我带下去。如果可以忘记一些事情,请不要让所有人记得,包括我……

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不是因为大家的抱怨,而是因为我自己。我怎么这么没用啊,明明知道要等教官喊完口令在和大家一起喊的,为什么每次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会条件反射的抢词!牧小北,你丫真蠢!!!!我在心里暗骂着。真希望教官能把我赶出训练营,可我又害怕自己被赶走,因为如果被赶走,我就连最后一次参与训练的机会也没有了。好矛盾,好痛苦。

炙热的阳光烤着大地,细密的汗珠顺着我的脊背往下淌,像细小的虫子,蜿蜒的在我背上爬行摩挲。额头的汗,密密的朝下巴汇集,眼角微痛。偷偷的瞥了眼身后的同学,一个个大汗淋漓,疲惫不堪。

在这样下去,会害了大家。训练一百遍,我错一百遍。到时候还没到汇演,大家都会因为我累垮下。算了。我又何必这样自私呢?还是早点退出,免得连累大家。

“报告。”我低着头走到程诺身后。

“说。”转身,鹰一般的双眼,犀利的向我扫来。我习惯性的躲闪,将头压得更低。

“我……我想离队。”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我的身体几乎也跟着开始颤栗,心脏剧烈收缩着,“离队”二字,对我来说无异于“斩首”,还是自己将自己送上断头台。

他转身,一道俊冷而严厉的目光扫过身后那些议论纷纷的学生,顿时鸦雀无声。

我紧紧的盯着他军绿色的军装,盯着胸前那排扣子,不敢说话。半晌,他的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沉沉的吁了口气。

“解散。休息十分钟。”他有点疲惫的朝身后的学生挥挥手,继而又说:“牧小北,你跟我过来。”

不敢抬头,我只好跟在他身后,看着地上那双黑色的皮鞋,早已灰尘累累。这么热的天,穿皮鞋一定很难受吧。在这个时候,我的第一个清晰想法居然是和他的鞋有关。看来,我真的是太心不在焉了。在心底彻底鄙视了自己一番,随即冷哼一声。然后,我立马后悔了自己这个行为。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居然还冷哼。这下死了。

“嗯?你哼什么?”前面的皮鞋忽然停住。转身,我湖人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没什么。”我本想这样回答,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你为什么想离队?”他显然也没指望我作答。随后又问。

“因为我老犯错。”其实我还想说一句“我不想这样的”。

“是吗?我并未责怪你。”语气似乎温和了许多。我忍不住想抬头看。忽然眼前这个男子又出声了:“你是不是有心事?为什么训练总走神?”

“我没走神!”最终还是将头抬起,并且直直的迎向他质问的双眸。他眸子一闪,随即又变换成刚才的表情。

“那怎么每次都抢我的口令?”

好吧,我承认,我抢了你的口令。可我真的不是因为走神啊。我……

双脚在地上使劲蹭了蹭,真不知该如何作答。是要告诉他我的想法吗?

“有什么心事快点说,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磨蹭。”军人果然不是温柔的动物,果断可是他们的特长。无所谓,说就说。

“我想当兵!”双脚微微收拢,看着他一脸的平静,郑重其事的说。

“因为想当兵,所以很在乎军训。因为在乎,所以很珍惜这最后一天,因为珍惜,所以太紧张。因为紧张所以总是出错抢我的口令?不行!”真没想到程诺教官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个因为所以。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他一次说这么多字啊。平时总是一两个字就把我们这帮新兵蛋子打发了,今天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而且说到了我的要害上。我吃惊不小。没有想到啊。

真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完全理解我的行为,以及我的想法。我一下子愣在那里了。

“真是个难得的好女孩。”就在我大脑短路,暂时性呈休克状态的时候,他突然蹦出的这么一句话,就像惊雷一样把我一下子炸醒了!

嗯?什么什么?好女孩?我没听清楚,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好女孩?哇,教官居然也会夸我。程诺居然夸我耶。忍不住欣喜,抬头本来想继续追问,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花一样灿烂的笑容,外带一些花痴表情。但是——

那双难得不散发着寒光的眼睛,此刻却是波澜不惊。

那双平时紧抿的薄唇,此刻已然紧抿,甚至没有向上或者向下的弧度。

这算什么表情。淡淡的一句话而已吗?

“因为那个黄金部队?”他瞥了我一眼,那两片紧抿的唇瞬间张开随即又闭合。

“是呀。”我乐呵呵的抬头望着他。哈,程诺教官原来还是注意到我了嘛。暗暗窃喜,本想继续和他深聊,聊下他的家乡,他的部队,他的状况什么的。不过……当我想了半天该先问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我们亲爱的程诺教官早已飘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