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钓鱼岛中日撞船事件上,北京对东京的强硬姿态收效之后,中国大陆从此确立了亚太地区强权的地位,日本和美国在此次争执气势上也稍逊于中国。此一发展可能会激起周边强国诸如俄罗斯、韩国、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的不安,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军备竞赛合纵连横与外交捭阖也可能将会在亚太地区不断出现。


在这次钓鱼岛事件中,中国总理温家宝以三寸不烂之舌,就让东京在24日释放船长,可说“不战而屈人之兵”。


美国无意高调挺日


从以下几个迹象来看,北京这次之所以特别强硬,华府比较低调,主要是北京吃定华府不会介入这次的钓鱼岛事件,而华府也看准这次北京不会趁机扩大事端。简言之,中美两国都事先判定这是“茶壶里的风暴”。


美国特使一行,包括国家安全副顾问多尼隆(Thomas Donilon)、美国国家经济会议秘书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白宫国安会亚洲资深主任贝德(Jeff Bader),9月8日才从北京访问返国。为确保访问团见到中方领导人胡锦涛后带回的成果不会生变,华府会在中日钓鱼岛争议上保持中立一阵子。


尽管此次钓鱼岛主权涉及中、日、美与台湾(台湾称钓鱼岛群岛为钓鱼台列岛),但是由于华府对东京与台北具有一定的影响力,相关争议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因此,北京可在满足大陆保钓人士与网民上,大加发挥,而不必担心事端扩大失控;东京却会束手缚脚,既担心过分开罪北京,也害怕华府横加干预。


由于日本不想放手,中国大陆与台湾都宣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更牵涉到美国;因此,这是一个难解的结。


美国立场的反覆不定,也使钓鱼岛主权问题不可能在可见的未来,获致解决。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理8月16日的简报说,钓鱼岛群岛已在1972年随琉球群岛一并交给日本,1960年的《美日安保条约》效力及于日本管辖的领土,因此适用于钓鱼岛群岛。然而,9月7日撞船事件后,他在9日国务院例行记者会上却说,“这主要是中、日之间的双边问题,我们希望问题能够和平解决”。


日本有些误判形势


从美日的观点来看,《美日安保条约》也许适用于钓鱼岛群岛,但是东京充其量只有华府转交给日本的行政管辖权而已。易言之,这只是美日两国之间的私相授受,日本并不对钓鱼岛群岛享有国际法上的主权。更何况,当时这种私相授受的行为并没有取得与美国还是盟邦的中华民国之同意。


不幸的是,没有什麽外交经验的日本新政府,一开始就误判情势扣留人船,扬言要以日本司法审理该案,最后在中方在争议的春晓油气田钻井、取消双方官式与民间多项互访、逮捕4名日本人、据称禁止稀土出口日本,以及奥巴马政府施压之后,才弃子认输。结果,菅直人政府背上了屈服于中方与美方压力与干涉司法的恶名。


在23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温家宝表示,在涉及主权、统一及领土完整问题上,中国绝不退让,绝不妥协,但也绝不走“国强必霸”的路子。尽管如此,他在纽约所展现的大国霸气以及日本菅直人政府的配合演出,却很难不让人联想起未来对其周边国际水域与岛屿,包括黄海、东海、钓鱼岛群岛、南中国海乃至台湾,中国又有多少妥协的空间?


在中方的强势态度与作为之下,日本还要不要在年底与美国举行“夺岛”(针对钓鱼岛群岛)的联合军演?另一方面,五角大厦宣称,美国“乔治·华盛顿”航空母舰也会进入黄海。美国的盟邦与夥伴都将密切注意,华府是否履行对日本与韩国的安全承诺。


中国须防走上国强必霸路子


如果说盟邦与夥伴对美国履行安全承诺的意志力抱持怀疑态度,那也是华府咎由自取。不久之前,奥巴马政府透过管道告诉台北,在2011年以前美国不会出售台湾F-16C/D战机。长期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遵守里根总统的“六项保证”,不在事前与北京讨论对台军售内容。现在,奥巴马政府不仅与北京商量,而且还在北京压力之下暂时不售台湾F-16C/D战机。此外,在7月23日河内举行的“亚细安区域论坛”年会上,中国外长杨洁篪当面抨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南中国海“和平解决”与“航行自由”立场,让不少亚细安国家面临中美之间如何抉择的问题。这些发展,自然已让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信誉受损。


经过这次钓鱼岛事件之后,“大国崛起”论和“民族主义”情绪恐难免会进一步在中国大陆民众之间抬头。对此,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沈大伟教授(David L.Shambaugh)认为,如果美国与中国硬碰硬,只会给中国日益抬头的民族主义“火上浇油”。问题是,如果亚太地区国家一路退让,任由中国大陆“大国崛起”论和“民族主义”情绪无限上纲地发展,动辄以强硬态度来处理它与周边国家的争议,最后反而可能让中国不知不觉走上“国强必霸”的路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