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称巴海军将购中国造新式军舰 配HQ16

美国《防务新闻》9月27日登载驻***堡作者乌斯曼-安萨里(Usman Ansari)题为“巴基斯坦寻求拓展在造舰方面与中国的关系”的文章。文章提到,巴基斯坦将在未来十年订购一款较大型化的新式中国战舰,以便替代现役21型护卫舰,有巴专家表示,巴部分战舰配备的LY-60还不足以对抗印度的“布拉莫斯”和“鱼叉”反舰导弹巴基斯坦海军战舰的下一代防空导弹很可能是HQ-16;文章还提到,巴基斯坦已经表达了对中国“元”级潜艇的兴趣。文章还认为武昌造船厂出现的新型号潜艇表明,中国的潜艇技术发展速度比(国外)预想的要快。

《防务新闻》文章说,巴基斯坦海军参谋长诺曼-巴希尔(Noman Bashir)上将向中国表示,巴基斯坦希望在战舰建造方面增加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希望建造更多、更大、配备更好武器的中国造战舰以及潜水艇。在中国为巴基斯坦海军建造的第三艘F-22P护卫舰完工交付仪式结束之后,也就是9月18日,巴希尔在北京的一次媒体招待会上表达了上述观点。F-22P护卫舰由位于中国上海的沪东中华造船厂建造,被命名为“刀剑”级,第四艘也就是最后一艘正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建造。

文章提到,北京提供了长期的、灵活的付款选择,对于巴基斯坦的吸引力是无法让人忽略的,正因为如此,一些与德国和土耳其的只能两者择其一的防务协议被取消了。巴基斯坦此前还与德国的HDW造船公司就3艘214型潜艇进行过商谈,该公司总裁沃尔特-弗雷塔格(Walter Freitag)在2008年曾对防务新闻表示,该公司在那年恰恰错过了签订协议的机会,但有希望在2009年签署。然而,这项提议中协议看起来由于最终的合同价格问题没有最终签署,此后也没有新的进展,而在12月份的会谈中,议题已经转向了可能采购中国的潜艇。

防务新闻文章猜测说,巴希尔将军看似是对分析人士长期以来的预测给予了确认——巴基斯坦将在未来十年,订购一款新式的、较大型化的、中国设计的战舰,以便替代现役21型护卫舰。巴希尔说,这种新式舰艇和潜艇将“根据我们的要求和规格”建造。南非分析家布雷恩-克拉雷(Brian Cloughley)说,对于(巴基斯坦)海军来说,还有其他的益处。中国的产品被证明是“可靠又划算”,而且,与一些西方的武器提供方“家长式作风”的态度相比,中国表现出的是“灵活性和通情达理”。克拉雷表示,有些先进武器由于价格太昂贵或者因为政治原因无法从西方供应方那里采购,而中国就提供了另一种(替代)来源。

巴基斯坦的一家智库——巴基斯坦军事联盟(Pakistan Military Consortium)防务分析家乌斯曼-沙比尔(Usman Shabbir)说,巴基斯坦的战舰,即使是新式的F-22P护卫舰在内,都需要更加先进的传感器和武器系统,以便对抗快速发展演进的反舰导弹。沙比尔说,巴基斯坦海军现役的从英国购进的6艘21型护卫舰中的3艘,已经配备了LY-60型防空导弹(SAM),但还不足以对抗印度的“布拉莫斯”(Brahmos)和“鱼叉”(Harpoon)反舰导弹;巴基斯坦海军战舰的下一代防空导弹很可能是HQ-16, 这是一种中国在俄罗斯SA-N-12“灰熊”(Grizzly)导弹基础上研发的产品,将替代现有的FM-90防空导弹,而FM-90是装备在F-22P护卫舰上的法国“响尾蛇”(Crotale)导弹的一种版本。HQ-16还将配备到正在商谈中的较大型化战舰上面。巴基斯坦在2006年4月份以7.5亿美元的价格订购了“刀剑”级护卫舰。

文章说,巴基斯坦的财政形势和对中国持续增加的依赖,已经让土耳其从***堡获得舰艇建造合同的希望破灭,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安卡拉曾希望与巴基斯坦合作建造4艘土耳其设计的护卫舰,并帮HDW造船公司建造214型潜艇。位于***堡的巴基斯坦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of Strategic Studies)土耳其籍专家萨拉-阿克拉姆(Sarah Akram)表示,尽管最近的(合同谈判)缩水,但这不会对两国的双边关系产生多大影响;他说:“我认为,两国关系是坚定稳固的,我认为这不会有影响,也许,在这些事情上中国是更好的选择。”

沙比尔则说,如果财政状况改善,巴基斯坦海军或许依然对土耳其的舰艇感兴趣;一段时期以来,巴基斯坦已经表达了对中国“元”级潜艇的兴趣。沙比尔表示,采购中国的潜艇将铁定带来益处,他说:“潜艇可以从能够信赖的友邦以较便宜的价格获得,而且它们可以根据我们的规格定做,一旦在后来我们需要增加一些设计的时候,可以允许较大的自主权;试想,如果我们后续打算在一艘U-214型潜艇上增加便于发射较大型巡航导弹的较大发射管,德国人会在诸如‘那些巡航导弹将会用于核威慑’的问题上心照不宣吗?与中国一起合作就没有这样的头痛问题。”同时,沙比尔也提到:“就潜艇设计而言,中国仍然落后于欧洲,中国拥有成熟的潜艇设计和系统还需要很多年”。


文章接着说,但是,在今年的9月份,中国武汉的武昌造船厂出现了一艘或许是新型号的潜艇,看起来,这艘潜艇从最新的俄罗斯设计法则中获得裨益,这也表明中国的潜艇技术发展速度比(国外)预想的要快。沙比尔还说,巴基斯坦有长期操纵潜艇的经验,与西方的技术和一套方法都有接触,可以向中国提供训练(帮助),这也可以作为双方任何潜艇合作协议的一部分。克拉雷则表示,政治压力推动巴基斯坦转向中国,其中包括日益增加的对长期存在的与美国防务合作可靠性问题的担忧。他说,没有人知道11月的选举之后共和党的国会将做什么,印度前期的游说,再有以色列游说的帮助,或许对威胁美巴之间的防务合作有很大的影响。

文章提到,巴基斯坦海军在2010年6月份接收了P-3C“猎户座”(Orion)海事巡逻机,还计划购买配备雷达的P-3B用作执行空中预警和控制(AEW&C)任务。8月31日,美国向巴基斯坦海军转让了“佩里”级护卫舰“麦金纳尼”(McInerney)号,巴海军将其重新命名为“阿拉姆吉尔”号(PNS Alamgir)。目前,该舰正在美国大修,预计将在明年1月份抵达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方面提出的要求是获得6艘“佩里”级护卫舰,但除了上述那艘之外,尚未有其他舰只转让的消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