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


北京总部 9∶00 am


郭进在总部地下的囚室里,躺在坚硬的船板上,他在等待陆德伦的消息,希望他可以尽快赶到,叛徒已经一手遮天,在这样下去将会完全控制整个组织。

两个看守人走过来,其中一人拔出枪对准他,说:“站到墙边去, 面靠墙壁,双手放在后面!”

郭进照做了,另一人拿出钥匙打开牢门,然后进去给他戴上手铐,两人把他带到审讯室了。

“我说过了我不是叛徒,你们从我这儿得不到什么东西,还是安安心心的去做调查吧。”郭进对着监控摄像头大声吼道。

“教授”此刻正看着监控屏幕。

“把录音和摄像头都关了,我要让他在放松的状态下和我交谈。”他说,见他们关了,他才走进审讯室。

郭进看到是他来了,一言不发。

教授坐下来,看着他,说:“他们希望我来劝一劝你,让你好好的交待,我们法律的一贯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同样适合在我们组织。如果你跟我们说清楚,你是被谁收买,有什么企图,组织内部还有多少人是和你一伙儿的,他们会考虑给你减轻刑罚。”

“哼!”郭进将头歪向一边,不去理他。

“你这种态度是很不合作的,放心,我已经把摄像头和录音设备都关掉了,你可以毫无保留的和我说一说,毕竟我们共事这么多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你的。”

“你知道不是我,你也知道是谁。”郭进说。

“是谁?”

“就是你。”郭进紧紧盯着他。

教授愣了一愣,“哈哈哈……是我,你居然说是我?”

“除了你还有谁,只有你能把这一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我倒想知道,你的美国主子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安心做狗?”

“哼,”教授变了脸色,“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叛徒是你,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我。”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这是陷害,叛徒除了你便是我,证据这么明显,难道我有这么笨?只是调查组的人瞎了眼而已。”

“呵,呵呵呵,”教授干笑着,“现在被审讯的是你,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呢?”

“你别得意的太早了,别忘了还有一个人在为揭露真相而四处奔波,你们想要对付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谁?陆德伦?我一点儿都不担心,没错,他很厉害。所以我不打算亲自对付他了,我把他交给别人了。这个人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叫潘时启。”

“哼!”郭进不屑的耸了耸鼻子,“潘时启又能把他怎么样!”

“是啊,不能把他怎么样,不过我听说,他已经从香港请了三个一流的杀手来对付他。相信今明两天便有消息了,我只需要坐在办公室,等着他的尸体运回来罢了,至于你呢,现在的证据起诉你足以,叛国罪耶,不算轻哦,死刑是起码的。”

“哼哼,三个一流的,那加起来岂不是三流。”郭进说完,用脚顶住地面,推动椅子向后倒退了些,然后抬起脚猛地蹬在桌子边缘,桌子撞在教授的胸前,把他撞得两人带椅子向后倒去。郭进哈哈大笑起来,坐在椅子上并没有继续向他动武。

教授爬起了,咳嗽几声,捂了捂胸口,吐了口唾沫,说:“就算你叫郭进,也别以为就会降龙十八掌了,你就好好呆在这里等着你的死期吧。”他整理了下被弄乱的衣服,打开门出去了。


重庆 2∶00 pm


陆德伦来到潘时启的这家机械制造厂。现在重庆各个地区都在大力的招商引资,工厂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但是重庆的地形特使,因此需要很多的重型机械。潘时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在重庆投资半场,还在重庆买了地产,经常在重庆住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陆德伦看见工厂的电子门是开着的,连保安都没有,于是便直接走了进去。他以为里面一定有很多员工,所以打算偷一套员工的衣服,然后混进仓库去。但是,进去后发现,里面什么人都没有,静悄悄的,哪像是一个机械制造厂。看来潘时启是不顾损失,停止生产,就会了等陆德伦。既然如此,陆德伦干脆也不伪装,直接向写着仓库区的地方走去。

陆德伦进了仓库,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重型机械以及零件,但是没有人。只有管理室有点儿动静,陆德伦拔出枪,慢慢向管理室走去。管理室是圆形,一米以上的墙都是玻璃。里面坐着一个人正在玩着电脑。

门没关,陆德伦悄悄地走进去,那人还丝毫未察觉。

“你就是阿豪?”陆德伦问。

“对,我是,你……”阿豪回过头,看到他手上的枪,立刻胆战心惊。

“别杀我别杀我!”

“是谁把我的行踪告诉你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根本不认识他,一个穿黑衣服的高高的人叫我把一些东西给潘时启,然后,然后,让我每天向潘时启报告你的行踪,这不关我的事!”阿豪站起身来,摇着双手示意和自己无关。

“他通过什么方式和你联系的?”

“手机短信。”

“小心!”陆德伦刚说完,一枚飞刀已经从阿豪后颈射入,刀尖从喉结处露出少许。

陆德伦蹲在地上,只见阿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只吐出了大口的鲜血,然后慢慢倒了下来。陆德伦从他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短信。

“**,10086,算你狠!”原来阿豪手机上的那些报告他行踪的短信都是显示的由10086发出来的。

陆德伦双手持枪,弯着腰冲出去,躲在一台机器后面。他现在还是连人影都没看见,不知道对方是何方高人。

这时候他突然听见“哐当哐当”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很快,声音就从他右边出现了,陆德伦将枪指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然后就看见一个人“飞”出来,陆德伦对着他连续开枪,但是这个人身手极快,从这台机器跳到那台机器,有时候是像正常人一样用跳的,但是有时候就像猴子一样四肢并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