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


六十一、国民革命军第18军

李锋和黄剑在河南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发动什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毕竟自己的兵力并不是很充足,只有一个师而已,而且李锋和黄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首先就是完善自己的党组织。

以前在军区特种大队的时候,李锋、陆海涛还有黄剑都是政治军官,而且对于枯燥无味的党课听起来也是狂打瞌睡的哪一类人,所以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们对于如何建立一个强大而有号召力的党组织显得有些苍白。当初党课不好好上,党史不好好学习,现在李锋和黄剑两个有些抓瞎了,如今解放军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更多的是靠着他们三个的个人魅力和良好的人格在支持,在更多的时候,李锋他们三个是更加是一个纯粹的军人。

如今解放军已经猛然扩大,而且根据地的面积也增大了,新囊括的陕西也需要大量的党员干部过去工作,一时间合格的党员干部数量缺口很大。历史已经证明了只有GCD才能救中国,自己成了的这个马甲党自然得奋力赶上,并且如今这个时候的GCD还只是一心想搞暴动,对于根据地建设这些方面还稚嫩得很,而且GCD和GMD挖人的本人都很强,李锋不想自己努力了一场全给他人做了衣裳。党组织建设搞不好,革命迟早会完蛋,因此李锋和黄剑暂时放下了其他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党组织建设上来了。

当陕西方面解放军第一师成功击败镇嵩军接触西安围困并且将陕军改编成解放军第三师的消息传来后,作为国民政府联络员的赵普方这下子有些坐不住了。赵普方是一个热血青年,他很向往在战场上建立不朽的功勋,本来这一次他被派来河南联络解放军一是因为他和解放军的三个首领打过交道,二是因为他自己也想主动请缨,毕竟如果放在北伐军里,他顶多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连长而已。他更像成为像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那杨的人物。

不过豫西解放军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失望了,整天埋头练兵和搞思想政治教育,但是仗却几乎没打一次,仿佛解放军和直军已经是井水不犯河水了。

为此他找到了李锋,问他为什么解放军不主动出击?难道这些坐着观看就能把军阀打倒了?

对于赵普方的这种求战心理李锋和黄剑是很了解的,因为部队里面也有不少人要求打出豫西去。不过李锋和黄剑可没这么傻,如今第一师去了陕西,陕军刚改编成第三师,形成战斗力还要等一段时间,整个豫西根据地只有一个第二师,敌人不打过来都已经要烧香拜佛了。河南的直军虽然战斗力不强,但好歹也有近6万兵力,加上吴佩孚急急忙忙从湖北战场撤回的一些残兵败将和临时新扩编的部队,根据情报,现在河南境内的直军兵力已经达到了8万人左右。其中2万人的兵力由吴佩孚直接指挥,据守在河南于湖北交界的京汉铁路战略重镇武胜关一带。其余6万人分散布置在河南主要的大、中城市和交通干线上。至于广大的县城和农村,现在吴佩孚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兵力去管理了。

因此出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解放军的游击区已经大大扩展,各种地方游击武装几乎遍地都是,吴佩孚的直系名义上还管理者河南,实际上很多地方都已经不听他的命令了,要么归顺了解放军,要么成了独立王国各搞各的。

李锋对于北伐战争当然不会让解放军搞静坐战,那样自己岂不是一点政治分都捞不到了。如今吴佩孚主力在和北伐军的两场大战中几乎烟消云散,剩下的一些杂牌部队李锋还真没怎么放在眼里。解放军现在掌握的地盘也不算少了,但是李锋他们一直刻意的控制着部队的规模,主要原因就是解放军如今控制的这些地盘大多数都是农村和山区,比较贫瘠,提供不了太多的军费,如果强行扩充部队,兵员数量上肯定没什么问题,只要李锋他们三个振臂一呼,豫西根据地估计应者成千上万,要知道当解放军的待遇可是相当不错的,每个月军饷从不拖欠不说,那身行头也是相当光鲜的。

但是李锋他们不像广东的国民政府,至少他们占据了一个富庶的省份,税收方面有保障,人家收一个季度的税就超过了豫西根据地全年的税还多得多,而且还有苏联人提供军事顾问和军火援助。但是解放军什么都没有,那样一来估计连步枪都会配不齐,又得回到大刀长矛的时代了。那样部队的战斗力反而会下降,徒有数量的部队并没有多少战斗力,这个问题陆海涛在陕西和数量规模庞大的镇嵩军交战就已经明明白白的证实了这个道理。

河南是必须拿下来的,鉴于面前的这种局面和形式,解放军势必无法避免城市攻坚战,李锋他们肯定搞不到重炮,所以只能学习第一师攻打凤翔的经验,搞坑爆破作业。第一师攻打的凤翔只是一座小县城而已,但是如果面对和西安齐名的洛阳这样的大都市,那么解放军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不过李锋他们还是有办法的,以前部队里没有专门玩炸药的人才,现在有了,河南的宝丰县(今平顶山市一带)一带是著名的产煤区,有许多煤矿,同时这一带也是解放军的游击区。恶劣的工作环境使得煤矿工人几乎是在当牛做马般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并且宝丰的煤矿也是河南督军寇英杰手底下重要的资金来源,不打击一下简直对不起这些煤矿工人。所以解放军第二师组织了一次针对宝丰煤矿的大规模破袭战,当然为了以后能够接收这些煤矿,李锋和黄剑绝对不会想不通去炸毁它们,只是击溃了煤矿驻军和保安队,收缴了煤矿资金分发给了工人,另外还吸收了许多煤矿工人参加解放军。

这些煤矿工人简直让李锋他们捡到宝贝了,他们有的会使用炸药,有的对于坑道构筑有经验,完全就是一支训练好了的工兵队伍,因此李锋把他们安排到了军直属的工兵营,让他们好好发挥自己的专项特长。

对于解放军的这种打一棍子就跑的战术,吴佩孚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如今北伐军气势汹汹的杀过来,自己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摆平这些讨厌的苍蝇,至于寇英杰,他更没有这本事,能守好他的那一亩三分地就已经是对得住吴佩孚大帅的栽培了。

李锋和黄剑暂时没有发动大规模进攻就是在等待陆海涛率领的第一师回师河南。第三师是陕西子弟兵,而且正在改编之中,在没有完成坚强的思想改造以前李锋可不敢把他们送上战场,说不定敌人几发银弹过来第三师就倒戈反水了。这一点不得不防,尤其是生活的西北贫苦地区的陕军更是要加强思想改造。想想冯玉祥当年的西北军势力何其庞大,中原大战反蒋,结果被老蒋扛着机关枪把银弹像不要钱似的打过来,顿时偌大的西北军立即土崩瓦解灰飞烟灭,冯玉祥这个大帅从此就再也没等来咸鱼翻身的日子。

所以第三师暂时留在陕西一带接受各种训练和思想政治教育,同时也负责清剿陕西境内那些不听话的小军阀和土皇帝,稳固这个重要的后方。

不得不说李虎臣和杨虎城二人还是很支持人民党的工作的,人民党在陕西开展工作都没有受到这两个人的阻力,尽管杨虎城是个GMD人,但是对于人民党却没有恶意,而且在某些方面还帮助了人民党的工作。陕西的形势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各种人民党的组织机构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建立起来。李虎臣没有什么政治眼光,对于人民党的活动也没怎么关心,但是关于人民党开展的土地改革运动他是举双手赞成的,因为他就是穷苦出身,知道土地对农民的重要性。但是杨虎城却从中看到了一些端倪,杨虎城本人是GMD党员,三民主义中间就有平均地权这一条,但是往往这一条却总是被GMD人挂在嘴边光说不干,甚至连广东的国民政府现在也没办到,而人民党却办到了。他们大规模的发动农民群众同地主阶级做斗争,以至于许多地主阶级不得不交出多余的土地以换来少得可怜的现金和一张白条,据说这张白条以后能获得利息,但是谁他妈会相信这种狗屁白条。当然也有些地主是不愿意这么轻易的就被泥腿子们翻身当了主人的,他们有钱有势,迅速向省政府告状,不过换来的确是李虎臣和杨虎城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有些地主就铤而走险发动叛乱,残杀了许多人民党的土改工作队和农民,这样一来改编后的解放军第三师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了。

没有军队和政府的支持,这些叛乱的地主武装几乎没蹦跶两下就完蛋了,到这个时候李虎臣和杨虎城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手下的部队战斗力何时变得这么犀利了!刚开始人民党派来政工军官的时候,陕军的人还纳闷,这打仗的行伍之中什么时候需要这些耍嘴皮子的人了?然而在战斗中,人民党的各级政工干部表现出了非凡的战斗勇气,每次战斗冲锋必带头,而且经过思想教育的第三师完全不像以前陕军那样只是狭隘的保卫家乡的思想了,他们已经初步明白了自己是为何而战,因此作战异常勇猛,那些叛乱的地主武装如何是这等猛虎之师的对手。而且通过土地改革,不论第三师行军还是打仗,总是有人民党地方干部组织起老百姓过来送军粮、搞运输、抬担架、送情报,让第三师的陕西战士们彻彻底底的成了真正的子弟兵队伍,走到哪里都是如此。

而于此同时,远赴苏联寻求援助的国民军大佬冯玉祥终于回国了,这一次老冯不虚此行,顺利从莫斯可那里获得了价值600万卢布(不知是否属实,估计要等档案解密了)的军火物资和资金的援助,主要就是因为冯玉祥一口一个三民主义,一口一个“联俄、联共、扶助工农”,让共产国际错误的认为此人是个彻底的革命者,应当大力援助,这样可以在中国北方扶持起一个亲苏的政权来。

1926年9月17日,冯玉祥率领国民军在绥远五原县举行了著名的五原誓师,将国民军统一改编成国民联军,宣誓服从北伐,冯玉祥就任国民联军总司令一职。

在五原这个塞外荒凉的小县城里聚集了西北大批败军,除了冯玉祥的国民一军外还有孙岳的三军,方振武的五军。参加誓师大会的国民军士兵军阀五颜六色七零八落,显得十分凌乱凄惨,这幅样子很难让人相信他们能完成北伐重任。

五原誓师后,国民军旧部听说冯玉祥重新上位,纷纷归来。冯玉祥手上握有苏联人的援助,因此部队的装备和服装得到很大改善,并且伺机有补充了不少兵力,一时间国民联军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实力。

本来陕西的陕军是国民三军和二军的余部,但是李虎臣和杨虎城与冯玉祥的矛盾很深,再加上冯玉祥的为人不怎么样,因此李虎臣和杨虎城就脱离的国民军体系成了陕军,而如今都改名叫解放军第三师。本来以冯玉祥的性格,像这种吃里爬外的人他是最痛恨的,是绝对不能留的,(呵呵,老冯自己就是这种人,果然是有什么大帅带什么兵啊,后来西北军被老蒋全部瓦解,没一个人听他这个大帅的命令了,感情都是和大帅学习的。)但是如今人家已经加入了解放军序列,而解放军老早就通电全国表示配合国民政府北伐,比自己机灵多了,如果这个时候去找他们的麻烦那就是破坏北伐统一战线,这顶大帽子一扣下来估计连冯玉祥也会吃不消的。何况管理着援助物资的苏联人估计二话不说所有援助物资就全部停止发放了。

不过老是坐守绥远也不行啊,绥远是个穷地方,冯玉祥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蹲在绥远数星星,不过如今绥远外面就是直隶、京畿一带,那里已经是奉系张作霖的地盘了,当初南口大战,吴佩孚的直军拿国民军坚守的南口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还是精锐的奉军出场才得以搞定。此时北伐,出兵方向只有这么几个,往东、往北?那么国民军就势必和精锐的奉军撞上。张作霖的部队嘛,也不是太多,也就三、四十万的样子,每个人冲过来随便吐口唾沫也就能把他这点国民联军给淹死而已。往南?那里是山西和陕西,一边是土皇帝兼不倒翁阎锡山,此人是个中立势力,没有借口可以攻打,再说阎锡山的晋军也不是泥巴捏的。另一边是已经响应北伐加入解放军的李虎臣和杨虎城部,等于就是友军,更不能打。除了陕北的井岳秀部还在摇摆不定之外还真没什么插手陕西的好机会。所以思来想去只有向西了,西边是甘肃,甘肃的势力简直就是一锅大杂烩,有的接受吴佩孚的命令,有的听张作霖的命令,当然还有一些谁的命令也不听自己干自己的。既然如此,冯玉祥别无选择,只能先把甘肃给拿下来充当一个后方基地再说。

对于冯玉祥的计划,李锋他们几个基本上也猜出来了,国民联军五原誓师,出兵的地方只有这么几个,如果先和精锐的奉军干上,那冯玉祥纯粹是拿鸡蛋碰石头,这种蠢事谁也不会去干。李锋他们倒对甘肃没有太大的兴趣,主要是因为甘肃实在是太贫瘠了,后世的陇海铁路直达兰州,不过这个时候的陇海铁路才修到了灵宝,连西安都没到呢,拿下来也没多少油水不说而且还比邻这青海和新疆这两个地方,又是一大堆的麻烦事。现在力量不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才好。

留在陕西的李虎成和杨虎城一边整训部队一边积极收拢地方治理权,并且正在积极争取驻扎在陕北的井岳秀部。

井岳秀是北洋政府任命的陕北镇守使,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听从吴佩孚的命令的,但实际上井岳秀却一点也不买吴佩孚的帐。井岳秀反倒是和解放军第三师副师长杨虎城是过命之交,当初杨虎城兵败后退入陕北,全是依仗这井岳秀的多方斡旋才得以保存性命。

刘镇华率领镇嵩军围困西安的时候,也就是井岳秀秘密派出了杨虎城部突击进入西安才使得西安守军实力增加,西安才得以守住。吴佩孚多次命令井岳秀从陕北调兵南下围攻西安、三原一带的陕军,不过井岳秀就是不服从命令,再加上当时由于外蒙古独立,导致内蒙古的分裂势力蠢蠢欲动,所以井岳秀更加不能南下,至少守在陕北能给内蒙古的那些分裂份子一些警告,让他们不敢太嚣张。

为了说服井岳秀,冯玉祥的国民联军派出了说客,不过冯玉祥聪明过了头,他以为GCD的思想工作是无敌的,于是派出的是GCD的工作人员来担任说客说服井岳秀。井岳秀对于GCD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对于苏联支持外蒙古独立一事却非常不爽,因为外蒙古一直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对于井岳秀提出的这种问题,GCD的工作人员根本无法解释。GCD的工作人员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这种问题怎么解释,袒护苏联吧,那就得罪了井岳秀。袒护井岳秀吧,那就得罪了苏联老大哥。

结果井岳秀很不客气的把GCD的工作人员送客了,在他看来,连自己国家的领土都搞不清楚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让自己去投奔效力。

就在冯玉祥说服井岳秀失败的时候,鉴于解放军已经掌握了陕西大部及河南西部,并且作战果敢坚决,西安解围一战令人刮目相看,兵力也达到一个军的规模,为了掌握和团结这支重要的力量,国民政府特意发来电报,协商将解放军改编为国民革民军的事宜。

对于这封电报,虽然有些出乎李锋他们的意料之外但是也在情理之中。从历史上看,国民革民军北伐,初期的时候只有8个军,最后发展到40多个军近百万人,这些部队都是国民政府发委任状发来的。老蒋最擅长这一招,再加上有GCD的帮忙,经常出现对方一个师倒戈反水,混到国军这边摇身一变之后就成了一个军。

本来国民政府对于解放军几乎没有了解,他们认为这只解放军只不过是一支随便拉起来的乌合之众,没什么战斗力,顶多就是给吴佩孚添点恶心而已,犯不着他们这些大人物放在心上。

结果西安一战,解放军以一个师的兵力入陕,最终击溃围城的7万多镇嵩军,还打伤镇嵩军总司令刘镇华,将镇嵩军一路击溃直至陕州附近。这样的战斗力着实能够媲美第4军的叶挺独立团了。更何况不知道这支部队的那三个年轻领导有什么样的魅力,竟然让陕军也乖乖改编加入了解放军,如此一来,陕西就等于落到了解放军的手里,这样等于在吴佩孚的侧翼埋下了一支强大的伏兵了。如今这个世道,没有名字不怎么重要,重要的是要有实力简单点说就是要有枪!

对于委任状这种东西,国民政府是从来不缺的,但是李锋他们就得考虑考虑了,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要和大家商量商量的,民主程序还是要走一走的。

李虎臣、杨虎城、陆海涛这个时候还在陕西呢,一时间也没法子聚集到一起开会,所以李锋就以电报的形式通知了他们,李锋和黄剑的意见是可以加入国民革民军序列,毕竟用不了两年国民政府名义上就会统一全国,能搭上这趟晚班车这样一来自己会名正言顺得多。

对于李锋和黄剑的想法,李、杨、陆以及部队的高级军官都赞同,如今中国的形势已经已经向着国民政府方面发展了,通过北伐战争各路军阀的虚弱也暴露无遗。而且杨虎城自己就是GMD党员,这种事情当然支持。毕竟大家都是想打倒军阀,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在一个统一的旗帜下才能更好的发挥。李锋他们三个是无所谓的,当年红军还当过国军呢,自己当当也不错,有了这身皮事情就好办多了,跟着蒋委员长混不吃亏!

于是乎经过一致同意,李锋回电: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致同意全体改编加入国民革命军作战序列!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回电:欢迎解放军加入国民革命军序列,即日起番号改为国民革民军第18军!

“嘿!怎么把陈诚的土木系番号给咱们安上了?”收到电报之后李锋觉得有点意思。

“得,咱们这下就真的成了挂狗头卖羊肉的了!到时候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还得给咱们派党代表呢,小心悠着点,别让人家策反了我们的部队啊。”黄剑笑着说道。

“不是我看不起GMD,他们要有这个本事就不用转进到台湾那个小岛上去了。”李锋满不在乎的说道。

“算了,还是抓紧时间增加自己的实力最好,现在咱们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老蒋倒精明,知道管不了咱们,就给了一个空番号,其他的什么都没给,咱们到底不是人家的嫡系啊!”黄剑笑着说道。

“可别背后说蒋委员长的坏话啊,咱们以后还得多多仰仗委座的栽培呢!”李锋说道。

“行,等老蒋把黄埔搬到南京去改成陆军大学的时候,咱们三个也进去混一张文凭来怎么样?”黄剑说。

“算了吧,北伐战争并不算成功,只是消灭旧军阀,结果产生了新军阀,等到30年还有中原大战呢,都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打得这么起劲,搞得张学良都南下出关,一个9.18事变,不抵抗结果丢了东三省!”李锋叹口气说道。

“头,上天让我们回来或许就是要我们来改变这些的。”黄剑说道。

“但愿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走多远,我也不知道啊!”李锋说道。

而在南方战场,武昌城已经被包围,武汉三镇中的汉阳和汉口因为刘龙佐师(后改编为第15军)的反水已经被北伐军攻下,刘玉堂和龙承元已经彻底成为了瓮中之鳖了。北伐军为了武昌城内居民的安全着想并没有使用重炮攻城(其实也没有),反倒是第4军和第8军发动了好几次敢死队攻击,结果损失惨重。

老蒋本来想一口气攻下武昌,把自己的司令部搬到武昌去爽一爽的,结果刘玉堂和龙承元两个人守得很死,北伐军又缺乏有效的攻城武器,所以干脆围了再说。

退守武胜关的吴佩孚这个时候手头上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调用的兵力了,他不想放弃武昌,因此渴望孙传芳的援兵犹如大旱之望甘霖,把自己的参谋长将方针都派出去找他求援了,但是孙传芳这个兔崽子就是按兵不动,隔岸观火。

孙传芳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的皖系是从直系里面独立出来的,当年吴佩孚还是他的顶头上司呢。不过两人之间互有矛盾,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表面上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北伐军干掉了我吴佩孚,那下一个肯定就是你孙传芳了。

但是孙传芳可不这么想,他自己手下有近20万的军队,老直系里面,曹锟早倒了,如今吴佩孚又一蹶不振了,这样以后就轮到自己姓孙的皖系唯我独尊了。所以孙传芳希望吴佩孚和北伐军打个两败俱伤他好从中渔翁得利。

吴佩孚怎么也没想到孙传芳会有这样的心思,孙传芳和他是同乡,而且当初孙传芳在直系里面毫不起眼,还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就算如今他也有了一片地盘称起自己为大帅来了,但是这个恩情总不能忘吧,更何况这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不会不懂吧?

但是很不幸孙传芳就是这样的小人,吴佩孚的告急电报和求援信一封接一封飞到孙传芳的司令部,而孙传芳本人呢?他压根就没在司令部,而是在南京城和江南的文人墨客们把酒言欢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