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早报中国今日头条-中日对立料长期化

图大,需加载,请稍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附原文:


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观察人士:日本民族主义被煽起 中日对立料长期化


(2010-09-29)



韩咏红 报道


北京特派员


被日本扣押的中国籍船长詹其雄已经回家,但两国围绕钓鱼岛主权的僵局没有缓解的迹象。观察人士警告说,日本国内出现民族主义被煽起的危险信号,预示中日对立将长期化。而在另一方面,中国则呼吁日本拿出“务实坦诚的行动”以修补两国关系。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姜瑜昨天在记者会上,也间接证实中国将继续在中日出现争议的钓鱼岛海域派遣渔政执法船进行巡逻。在回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有关提问时,姜瑜强调,这是依据中国法律法规开展的渔业管理活动。她说:“我们希望日方停止对中方渔政执法船的干扰、跟踪的行动。”


但她也承认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她说:“中方重视中日关系,但是中日关系保持稳定健康发展,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需要日方拿出务实坦诚的行动。”


至今中日两国都加强了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逻的力度,以宣示各自对该海域的主权,过去几天里双方船只的对峙有增无减。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过去两天里,中国两艘渔政船在钓鱼岛海域巡航期间,与八艘日本巡逻舰对峙,日本舰以高危险动作追踪阻拦,差点酿成冲撞。


前天(27日)上午,中日双方船舰仅仅相距一个船位对峙了一个小时,现场气氛紧张。


两国政治僵局未解,双方领导人在国际场合中也互不相见。在被问到中国总理温家宝下周出访比利时参加亚欧首脑会议和中欧领导人会晤,中日首脑是否可能会面时,姜瑜昨天回答说:“我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谈到中日之间的对立气氛,新加坡日本问题专家、日本龙谷大学教授卓南生受访时担忧地指出:“问题还在升级,到目前为止我看不出有解决的曙光。”


日本民主党

出现强烈主张


卓南生介绍说,昨天的最新形势显示,日本民主党内出现强烈主张,一些鹰派议员将日本被迫释放中国船长比作甲午战争后的“三国干涉还辽”事件,这个提法的出现,反映日本民族主义已被煽起,事态往严重方向发展。


日本在甲午战争之后,于1895年与中国满清政府签署《马关条约》,占领辽东半岛,但是6天后,俄国、德国法国介入迫使日本放弃辽东半岛。卓南生解释说,中国将甲午战争后的割地赔款视为奇耻大辱;在日本的角度看,辽东半岛得而复失亦被视为日本国难。


在涉及钓鱼岛的具体问题上,中国要求日本为抓人事件赔偿道歉,日本要求中国赔偿修补受损巡逻艇的费用,彼此都拒绝对方要求。另外,日本外长前原诚司也放言,如果再有中国渔船闯入钓鱼岛海域,日本坚持逮捕。


这起海上冲突及其后续发展,也将中国曾经认为存在的钓鱼岛主权“搁置争议”中日共识,彻底打碎。一些中国舆论提出,中国政府正在检讨前领导人邓小平所主张的搁置争议政治路线,但是卓南生强调,日本当年就没有明确承认接受这个共识,如今它的实际行动更是表面,这个共识本来就不存在。


他相信撞船不是偶然事件,这些年来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出入,日本新政府有意通过事件宣示对钓鱼岛的主权。撞船冲突超出中国的预料,中国于是采取非常强硬的态度;中国的强硬又让日本措手不及,于是民主党领导人被迫放人,结果又引起国内强烈不满,目前日本两党许多人都摆出强硬姿态,让情况更为复杂。


他总结说:“简单地说,扣押渔船逮捕船长,日本进了一步;释放是退了半步;中国(要求日本道歉赔偿)希望这半步日本继续退回去,但日本不但不愿意,现在还要拿回原来失去的半步,他们将放人比喻为三国干涉事件,是还想拿回多半步。”


而且相对于1996年发生过的钓鱼岛冲突,以及日本前首相小泉时代两国为参拜问题而发生摩擦的情况相比,这次的事件更明显地涉及到亚太区域政治格局问题。卓南生预计,日本会通过钓鱼岛事件完全向美国靠拢,而且美国也会利用机会更全面地控制日本,这又给问题增添了复杂性。


目前,中国国内媒体对于中日关系的报道依然保持了低调与克制,显示当局小心地把握舆论控制,以免事件挑起民众的反日情绪,反而使官方陷入被动。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主动展现强硬态度,也被认为是中国民间情绪为平静的原因。


中国官方与学界

姿态稍调整


在日本放人后,中国官方与国内学者对外表姿态时有所放缓。例如外交部昨天的使用措辞是“我们希望”、在表述中也提出保持中日关系健康稳定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在评估这起事件时,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刘江永受访时批评说,日本虽然放了人,但是依然强调是按国内法处理,而且又不坚决不承认东海存在领土问题,那中日之间就没有了可以讨论解决问题的空间。


但刘江永的访谈也显示,他认为可以往积极面去看待中日关系发展。


“不管怎么说,日方是放人了,放人总比不放好。日方和中方都强调两国要继续战略互惠关系,这样一讲,双方还不是完全对立,而是局部对立。所以要防止问题扩大化。”


他说:“我觉得日本新政府还是缺乏执政经验,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把握好机会,外务省官员也比较年轻,对问题了解不是很全面,态度还是很僵硬,解决问题还是需要一个过程。”


本文内容于 2010-9-29 9:32:21 被jackfanjiawe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