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两个细节 日方释放中国船长背后耐人寻味

9月24日,在日本冲绳县那霸,那霸地方检察厅检方负责人铃木亨出席记者招待会

2010年9月一定会和2005年4月一样记入中日关系史册。

24号接连发生两起重量事件,编译组忙的不可开交。先是日本舆论对于中方扣押四名日本人进行大幅度报道,我们专门打电话到东京藤田公司总部确认了此事,藤田公司称这四名员工是来华从事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的处理工作的。下午,突然看到日本《读卖新闻》曝出消息,称日本那霸市地方检察厅已经决定释放中方被拘押船长詹其雄。随后,那霸市地方检察厅和日本官房长官仙谷由人召开记者会,先后对此消息给予证实。24日深夜,船长詹其雄终获释放,并于25日凌晨抵达福建,轰轰烈烈的这场中日交锋终于暂时告一段落。

24日日方的举动事发突然,大概也出乎了中方的预料。不过,其中有两个细节,作者认为大有深意。

第一,此次作出释放决定的是那霸市地方检察厅。24号,记者曾打电话至石垣地方检察厅证实释放一事,但得到的答复是“请直接询问那霸市检察厅”,打给后者,后者却表示不愿对此事发表评论。

但是,回到本月初,拘留中方船长的决定是由日本冲绳县石垣地方法院做出的。当初的报道原文是“据日本海上保安厅向日本媒体介紹,针对漁船和14名船员的调查于12日结束,因为石垣地方法院10日作出了对船长拘留10天的决定,因此那霸地方检察机关石垣支部将继续对船长进行调查”。19日,日方声明延长船长拘押期限10天,至本月29日,这个决定同样是日本冲绳石垣地方法院作出的。

依常理来说,明明石垣地方法院已经做出了拘押到29日的裁决,况且尚未作出对船长起诉或是不起诉的决定,离法院决定的29日的期限尚有4天,结果检察厅就已经宣布将其释放,这在日本国内已经引起了大规模的“不理解”情绪和抗议的声音。毫无疑问,日本政治高层的行政干预主导了检察厅作出的释放船长的决定。

第二,此次日本官房长官以及其他几名内阁阁员的表态令人回味无穷,他们极力避免留下行政干预的印象。仙谷由人在记者会中谈及那霸地方检察厅的释放决定时,竟然用了让人大跌眼镜的“了とする”,意思就是“知道了”,“明白了”,大有咱们中国官员批示文件时常用的“已阅”的意味,等于不置可否,什么都没说。仙谷还说,那霸地方检察厅释放船长的理由是考虑到事件给中日关系带来的不良影响,检察官基于这样的判断作出释放决定,“也是有可能的”。记者会上仙谷除了陈述事实之外,似乎都没有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只是使用了“知道了”“也是有可能的”这样的字眼,似乎在故意表明没有对此进行政干预。更有甚者是法务大臣柳田稔更直截了当的称“这是检察厅当局作出的决定,我只是在检查厅发布决定前收到了相关报告。作为法务大臣,我并未履行检察厅法第14条赋予的指挥权”。首相菅直人和外相前原诚司25号在纽约召开记者会又重申了仙谷等人的立场,称“这是地方检察厅依照日本国内法作出的严肃的决定”。言外之意,即民主党内阁与放人事件无关。

在中方反日情绪不断高涨的同时,日本国内对中国的反对情绪同样不减。撞船事件逐步升级到今天,中方态度异常强硬,在很多日本人看来,释放船长就意味着对中国妥协软弱,民主党作出释放船长的决定不得不考虑政治风险,日本民众也会因此质疑民主党的危机处理能力。自民党方面,谷垣祯一总裁就批评说,检察部门应该以法律为基准,“以影响中日关系”为理由释放中方船长完全不应该是检察部门说的话。前首相安倍晋三更直言“与其说那霸地检释放,不是说是菅直人政权释放了船长,这是极其愚蠢的决策,明明是中方侵害日本主权,菅直人却向中国屈从”。民主党的松原仁、中津川博乡等五位议员甚至发表了要求收回释放决定的抗议书。这使得民主党即使希望缓和中日关系,对中国“服软”,也必须通过一些地下的渠道秘密知会那霸地方检察厅,避免承担“对华妥协+行政干预司法”的双料罪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