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综合日本《读卖新闻》等媒体的报道,菅直人首相在即将访美前,接到中国对于撞船、抓人反制措施的一个个报告,急得团团转,向有关者叨叨:“就是因为民主党里没有人能和戴秉国说得上话的,才会搞到这种地步!”

骑虎难下

骑在虎背上的菅直人和他的亲信们开始感到有必要“找台阶下”,是在9月19日所谓决定延长对船长的拘留之后。从这天开始,中国开始了真正的“反制”:决定禁止对日出口稀土类产品;四个日本人因非法拍摄军事设施而被逮捕……

菅直人到了美国,新任外相前原也来了。在与国务卿克林顿会谈时,前原告诉克林顿:(抓人事件)就快解决了。而就在半天后,日本时间24日下午两点半,那霸地方检察厅表明:决定“释放”中国船长。而这一决定在公布的5分钟前,才通知位于东京霞之关的海上保安厅总部。“海保”人士说,听到消息,简直就像“寝耳灌水(睡觉时让人从耳朵里灌了水)。”

日本政府高官24日夜,痛苦地表示:(这种结果)总比战争好。这样下去,中国召回大使,两国断交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天下午,官房长官仙谷在会见记者时表示“(放人的)决定是那霸地检的判断,(政府)只是知道了而已”。 还一个劲儿地重复“是(那霸)地检的判断”,唯恐舆论指责政府介入司法。法相柳田也对法务省记者团照本宣科:“作为法相,没有援引检察厅法第14条行使指挥权的事实”,但是不回答记者的任何问题。

日本虽是所谓“三权分立”,各级检察官在以检察总长为顶点的指挥系统中,独立行使检察权。但由于唯恐检察官专权过大,同时,检察厅又是行政机关,所以作为法系统的最高之长的法务大臣对检察官有最终的“指挥权”。

战后,行使这一指挥权的只有一次:1954年,检方因涉嫌造船疑案,要逮捕当时的自民党干事长佐藤荣作,法务大臣犬养毅发动指挥权,要求等到国会结束后再行逮捕(结果没有逮捕)。

悔不该当初

放人决定发表后,首相官邸电话响成一片——都是抗议政府“软弱”的。好容易再次当上民主党党首,菅直人改组了内阁和党内领导层,正要过一过真正执政的瘾,却在国内舆论上大大失态,看来支持率又要直转急下了。

就是这样,菅直人还是作出“放人”的政治决断,其主要原因在于当初没有料到中国的反应会如此强烈——

19日决定延长拘留10天。20日中国就逮捕了4个日本人;21日开始对日禁止出口稀土类产品;22日晨(华盛顿时间21日夜),温家宝总理在美国对在美中国人的讲话中,强烈要求日本马上无条件放人——“这下可麻烦了”,成了政府内的共识。

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事的政府官员表示,这件事从一开始就错了:“没想到中国会强硬到这种程度……当初同意海上保安厅的逮捕(船长)的方针时,可能过于草率了”

暗地磋商

实际上,检方于外务省很早就开始就这一事件进行磋商。当时放14位船员回国,就是外务省对检方大大地“做了工作”的结果。而检方也就“如果(对船长)起诉,对日中关系产生的影响”,向外务省征求过意见。但当时,并没有明确反对起诉(船长)的意见。而政府开始动摇,是在19日决定延长“拘留”之后。

同时,大阪地检主任检察官因篡改证据而被最高检察厅逮捕的丑闻,也使动不动就拿出来的“检方独立执法”的挡箭牌,不管用了。

放人的决定又是在日美首脑会谈之后发表的,有人认为,一定是美国施加压力,教训日本,不能再使日中关系恶化下去的结果。

而日本政府和执政的民主党内对放人决定也是议论纷纷。有人表示理解:在中国,“间谍罪”可以适用死刑。这可是有关4条人命的事啊!而反对意见则是,禁止稀土出口,一旦告到WTO,中国一定输。(放人)就是让中国觉得只要(向日本)施加压力,就可以赢……

外相冈田虽然表示“应该尊重检方的判断”,但也表示“如果被认为是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就有损于国家利益”。

以民主党右翼议员松原仁为首的5名议员发表抗议信:“不能容忍对法律秩序的蹂躏,要求检察当局撤回‘释放’的决定”,云云。

只有公明党党首表示,不能将损坏日中关系的事再继续下去了。与其打着法的旗号,不如转向政治解决。

日本放人鉴

日本终于决定释放被其在钓鱼岛海域非法逮捕的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了。今天(九月二十四日)下午,消息一传出,日本舆论一片哗然。

闪电式释放

这一决定是由那霸地方检察厅,于今天下午2时半开始的记者会见上宣布的。关于保留“处分”,予以释放的理由,那霸地检表示:考虑到对我国(日本)国民的影响和今后的日中关系,再继续拘留和侦讯是不适当(日语原文为不“相当”)的。

同时时还表明,(中国)渔船故意冲撞(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艇)是明白无误的。但是,应该承认,“事件”(在中国渔船方面)是没有“计划性”的,其在我国(日本)也没有“前科”。

时事通信社在报道这一消息时指出:作出(应该释放詹其雄船长的)判断,是因为考虑到由于这一事件而产生的(日中)对立已经影响到了经济领域。紧张关系如果再进一步发展下去,可能引出“不测事态”。作出这一决定不能否认有考虑到对华关系的因素在内。可能因此招来国内外的指责。

日本各电视媒体普遍对与那霸地检的决定表示“吃惊”,都在推测这次“闪电”释放,是政府向检方施加了压力的结果。

司法与行政

日本实行所谓“法治主义”,司法独立,政府在表面上是不能干涉司法的。被认为当时在首相官邸直接指挥撞船、抓人的官房长官仙谷,在今天被问到政府是否参与决定时却回答:这是那霸地检的判断,(政府)只是“知道了”而已。

那霸地检和最高检也表示,这一决定是在今天于东京的最高检察厅召开的干部会议上作出的。会议成员只有有检察总长和福冈、那霸检察厅等的负责人。还一再表示,今天开会是好几天前就决定了的。生怕舆论抨击检方屈服于中国的压力。法务大臣也出来辩明,并没有动用检察指挥权,极力避免政府干预检方的印象。

一些专家表示,这种决定并非违反“法治主义”。虽然经过延长的拘留时间是到9月29日,但经过政治考量,今天释放也不违法。不应该以此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有位主持人哀叹,要是释放,不如不延长拘留就好了,引起在场人们的苦笑。


日本各方人士也都纷纷表态。原首相安倍表示,这是一个极为愚笨的判断。谁都明白,这是(日本)政府屈服于中国的各种压力。大家党党首渡边表示,日本陷入了一种危险的状况。右翼名人、东京都只是石原慎太郎说:我认为中国的作法是荒谬绝伦的,不能允许的。(日本)政府作出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判断。

而执政的民主党内也有意见认为,这是“半途而废,要成为国内问题”。

下虎与反省

骑虎难下的菅直人,想要从虎背上下来了。且慢!既然是自愿上来的,就不能让他很快下来。菅直人政权这次是明明知道,挑起如在钓鱼岛海域撞船抓人等与领土、领海相关的事件,中国绝不会善干罢休,但却偏偏要试一试中国政府和国民的决心和意志。所以不能很快地“时过境迁”,而是应该让菅直人好好地“疼”一阵。

平心静气地讲,这次虽然不能排除菅直人不惜挑起钓鱼岛事件,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有为了保住其首相的宝座的因素。但也正好让他的竞选对手小泽一郎不幸而言中——民主党是否有执政能力,国民是有疑问的,需要通过真正担当政权来证明(二〇〇七年)。

而至少这次事件可以证明,菅直人缺乏这种能力。骑虎难下,自作自受。

但同时,也是心平静气地讲,中国这次确实是让日本打了个措手不及。

首先,这是出于对民主党政权,特别是对“没有一个阁僚参拜靖国神社”的菅直人内阁的一种“友好”、“和平”的幻想。没想到,正是这一被某些中日关系学者宣称为可以“开创中日关系新阶段”的菅内阁,不搞毫无实际利益的参拜,却亮出了凶牙,要霸占你的领土了——倒真是开创了一个新的以对抗为主旋律的“新阶段”。

其次,是对以民主党上台为象征的,开始左右政治的日本新一代政治家,一直还是沿用一九七二年中日复交以来的对日方针,而没有意识到,以这次作了充分表现的外相前原为代表的政治新人,已经是对日本侵略亚洲历史不抱“愧疚感”的一代。他们的理想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即使不能与美国平起平坐,也要与中国“平等交往”的所谓“普通国家”。

另外,日本这次诉诸于法,也又困惑于法。但是,重视“法”在外交往来,在领土纷争方面的重要性这一点,我们是不是有些欠缺呢?

既然是与一个“普通国家”交往,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如果因为“友好”啊,“战略”啊,而作出没有必要的姑息,那就贻害无穷。


本文内容于 2010-9-25 8:41:44 被tk99s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