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日前发表评论,题为《中国如何能让印度安静?》,作者为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文章摘编如下:

文章引述报道称,印度总理发出警告,要防止中国在南亚利用巴基斯坦牵制印度。多年来,新德里对这样的联盟感到不安,但新进的发展显示,新德里似乎已经愈来愈将矛头直接指向中国。

印度媒体的中国威胁论不断,自四月下旬炒热中国垄断喜马拉雅水域的话题之后,居然等了整整一季之后,到了8月底,才又大举发飙,对北京拒绝来自查谟喀什米尔的贾思沃中将(Lt. General B. S. Jaswal)代表印度往访交流,鞑伐有加。

照理,水域问题直接涉及生存,比较重要,但是拒发签证的事,却让若干知华、亲华的学者也一起跟着跳脚。足见在印度这样有悠久文明的国度中,涉及尊严的事,比实质的资源争夺更能刺激情感。这点,同样有悠久文明的中国人理当能体会。

相较于其他国家,印度媒体的中国威胁论最是甚嚣尘上,时而超过日本右翼。自1962年边界战争以降,印度分析家热衷于从对印度最糟的情况来设想中国对印度的战略意图。

即使新德里没有对华的领土野心,也不可能成为中国领土扩张的对象,但是近五十年受制于双边的互信脆弱,政治对峙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两国经济的崛起与全球治理时代的降临,就降低对彼此的军事警戒。

文章说,容或印度舆论界众多发言者不全出自维护印度安全的动机,而间或夹杂着刻意制造印度政府困窘的内部政治意图,也须面对其他印度同僚的质疑,但之所以能引起新德里当局的困窘,其前提仍在于舆论界已然接受中国对印度言行举止过于霸道的刻板印象。

文章指出,印度媒体如此充斥负面报道,之所以也会对中国带来困扰,并不直接攸关军事,毕竟印度的政策文化既不鼓励以战争作为解决纷争的正常手段,也向来不重视从激昂论述到具体落实的操作过程,反而更愿意透过时间来逐步化解冲突,或静待冲突的性质转变。

矛盾的是,这种凡事皆可以再加以等待的政策文化,提供了媒体发挥言论批判的空间,因为政府似乎反正不会立刻积极作为,媒体自也不必担心言论造成严重后果,则火上加油各凭本事。

值得注记的是,印度媒体的激情表现,其实与甚嚣尘上的日本右翼反华声势甚为不同。印度媒体对中国实际的状况兴趣有限,印度学者更不流行到中国进行实地调查,故对印度舆论界而言,中国可以是一个古老而遥远的文明,因此缺乏严肃的对中国从事分析的伦理。

文章指出,日本身处在号称先进的欧美与代表落后的亚洲之间,要如何拿捏自己的角色,这样的焦虑与不确定感在印度舆论界少见,相形之下,后者的焦虑在于,中国怎么总是不能欣赏了解印度的悠久,或印度要不要计较中国人对印度的看似无知。

中国在印度面临的挑战迥然不同,那不是如何让日本或台湾舆论界尊重中国文化,而是如何在维系与巴基斯坦的战略伙伴关系之际,体会印度各界的敏感神经,也让印度舆论界感到中国人尊重自己。否则,印度的抗议迟早会产生那些真正反华势力所梦寐以求的战略效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