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邱永峥

“哒!哒!”两声清脆的AK47射击的声音,正在向一个当地老农介绍美军作战任务的连长托马森上尉和副连长拜考克中尉立刻从地上抄起了头盔和枪,低着头,猫着腰,向枪响的方向跑了过去。同时,连长托马森用插在胸前布袋里的步话机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9月5日,我们一大早就从101空降师的某连所在的诺兰基地出发,步行巡逻清理基地南侧的一条乡间小路。据副连长拜考克说:每天晚上塔利班都会在我们的基地周围埋下自制炸弹,“这里不是我们的领土,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这里。”果不出其然,我和老邱跟着一个大约25人的巡逻队(其中8人隶属阿富汗国民军)走出基地不到200米,嗅弹犬就发现了一颗土制炸弹。

我们用了大约1个半小时,等待拆弹专家小组排掉了这颗炸弹,然后就发生了上述的那一幕。连长托马森和副连长拜考克同时冲到了枪击发生的地点。原来在对面绿茵茵的一片葡萄丛中藏着两名塔利班武装分子,他们发现了这边有动静,立刻朝美军巡逻队的方向射击。我们正打算看连长如何下命令的时候,连长自己端着枪走上前去,借助一堵破败的土墙作为掩体,用架在M-16上的望远镜观察敌情。这时,副连长拜考克在距离连长托马森左侧大约5米的地方也举起了M-16步枪,收起了平时的笑脸和贫嘴,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前方。

“啪!”连长托马森开枪了,然后是对面AK47的射击声,却没有子弹打到我们这边来,幸好对方不是一个好枪手,否则我们早就有人被爆头了,因为双方之间仅有150米的距离。双方激烈的交着火,美军这边只有连长和副连长在开枪射击,其他人都保持警戒位置。另有一名阿富汗国民军士兵,也许是压抑太久了,或者想发泄一下,端着手中的机枪胡乱扫射了一通。后来连长问他在打什么的时候,他说好像看见有人在跑。

我们也许是太走运了,对方只有AK47,美军这里不仅有M-16,还有RPG,还有迫击炮,甚至还可以呼叫直升机支援。但是美军担心对方在道路上埋地雷(因为经验证明,从发现到成功排除一颗土制炸弹至少需要1个半小时),所以也不敢轻易突击或者试图从侧翼包抄对方。连长托马森又叫副手递上了枪榴弹,不断地调整方位进行射击。由于我们一直躲在一个掩体后面,并不知道对面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大概二十分钟后,塔利班的枪手被打中了,连长和副连长带了七八个人从两片葡萄园中间的小路冲上前去,因为“塔利班总是很快地抢走伤员或尸体,几乎从来没有留给过美军任何蛛丝马迹”。

这一行人马趟过一片水塘,却不敢走墙根边上的干燥地,因为塔利班会在干燥的地段埋上炸弹。只可惜,经过这一番紧张和忙碌之后,最后连长和副连长只发现了一片血迹,一只据说是塔利班枪手仓惶逃走时留下的拖鞋,还有几枚AK47的子弹壳。但是顺着塔利班逃走的方向又是一片葡萄园,连长托马森这次不自己冲了,先是叫阿富汗翻译朝葡萄园喊了几句话,说:“你要是不出来,我们会朝你开枪的;你要是出来,我们会医治你的。”没有收到任何回应,连长叫两个兵往里走了十几米就喊回来了,因为“沿路可能又埋下了炸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