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家住在大兴安岭林区,大兴安岭原始森林有一亿九千万年的历史。面积相当与整个奥地利和135个新加坡,建国前很少有人家。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地球上最后一片未被人类触及的土地。现在已成为国家的最大国有林区。我家以前靠山吃山,我爷爷是打猎的好手,参加过六几年全国的灭狼行动。杀死的自己都数不清。九几年全区收枪,由于我爷爷是建国前老干部又是一个老猎户,就没收我家的枪。直到06年由于要开奥运会为了安保,才把我家枪上缴。不过一年还是有三次机会政府发枪,批准有经验的猎户上山狩猎,因为我家附近是鄂伦春聚集地,为保持民族习俗才特设此项。我家是汉族人但资历老也可以一同狩猎。

我八九岁就同老人上山学习打猎,因为在老人眼里。男人要想养家就必须学会狩猎和捕鱼。可现在不同了工作很多,但我还是学到很多狩猎的经验。我记得那时打猎用的是56半。六几年我爷爷就用这枪打猎,这枪很准射程远。但是打到猎物后,如果不打头猎物还能跑一段时间。不如以前老式的猎枪,就是装黑火药再装铁砂顶上底火。使起来声音大50米之内对付狍子和野兔相当管用,一枪撂倒。不过射速慢声音大震得耳朵疼对付不了熊和狼。打猎是一项很麻烦的事,要挑一处合适的地点,主要是看猎物的粪便和脚印,并判断有可能下次在哪里路过,最好选择在在下风处。在狩猎的地点要选择两到三条路线,一单遇到狼群,好有序的撤退。我们打猎跟你们不一样,首先性质就不同,我们为了生存你们为了娱乐或利益。我们打的猎物通常不外卖,你们不管公母见着就打我们只选择老的猎物。尽量不破坏生态平衡,这在我第一次打猎时爷爷就教我。我记得的第一次打猎时瞄了半天不敢下手,结果爷爷一把枪抢来,站起来就是两枪。才没有让白跑一次。

狩猎是一项苦活,很少骑马主要是怕狼把马吃了又不适合汽车行驶。一般是靠两条腿,自己徒步狩猎来回就要一天,蹲点又要一天。夏天蚊子叮,那打大蚊子叮上要痒半个月。在我家附近有个小孩被蚊子叮死,这绝对是真的。主要是过于瘙痒,就不停的挠结果整条腿水肿的和大腿一般粗,没等送到医院就已经不行了,口吐白沫。有时还被草扒子所叮咬,这小东西跟普通的甲虫一样,只不过吸血。钉在在身上可以吸几天的血还可以传染传染病,我12岁时上山就被订在噶计窝,叮上后不能硬揪也不能用刀切。这样它的嘴还能继续往里钻,只有上医院。可当时在山里,我爷爷用火机的外焰烧草扒子的屁股烧到草扒子一动就立即用手硬拽。这样它的小嘴才不会留到体内,弄的我一个星期胳膊抬不起来至今还有伤疤。到了冬天零下三四十度滴水成冰的三九天,打猎才困难。我的耳朵和手就被冻过8次几乎年年有冻伤。听我爷爷说以前有人耳朵被冻掉过,轻轻一拜就掉了。还有被冻死野外的猎户。要是冬天迷路,就是再有经验的猎户也难活。

这只是我狩猎的记忆,以后还会写狩猎的经验和技巧。不管写的好坏请不要恶语相加。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这就是我的家乡,我就生活在这大森林里。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我儿时的狩猎记忆

这就是我说的草扒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