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远东战列舰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7月23号在越南举行的东盟论坛高调介入南海争端,南海“涉及到美国国家利益”的言论后,半个月之后又派“华盛顿”号核航母访问越南并与之进行联合海上演练。又仅过一周后8月17日,美越两国紧接着又在河内举行了首次副部长级国防政策对话。美越关系急剧升温,共同防范中国的步伐在迅速加快,这标志着中国解决南海问题也更加紧迫。

这正好验证了笔者先前的判断:南海应该是中国战略的主攻方向,南海问题谈判解决已是自欺欺人,武力解决南海问题已是时不待我!但往往总是有人喜欢对现实和核心利益丧失视而不见,对威胁实行驼鸟政策,甚至还作出种种相反或偏颇的解释,令人不敢、也无法苟同。

第一种是“和平说”。和平当然是令人向往的,和平理所当然地是国际间的一种最高价值。而且中国自身的发展离不开和平的国际环境。但常识告诉我们,战争远比和平成熟的早!我们翻阅历史的挂历会发现,从公元前3200年到今天的5000多年历史里,绝大多数年头都是战火丛生,和平的日子只有329年。再从南海方面看,越南早已开始大规模购进最先进武器,并勾结美、俄、印等大国转入南海问题争端,那么未来南海还有和平么?如果还有人为此死争,中国近20年一直主张搁置争议,和平地共同开发,南海岛礁均被越南蚕食,越南何时再受过威胁?那么越南为什么还要大规模购进先进武器呢?恐怕是越南蚕食得到大甜头后想得寸进尺吧?在这种情况下,总不能期待中国像“待毙的鸭子”那样坐等攻击到来吧?为了抵抗或打败迫在眉睫的挑衅或侵略,中国需要一场先发制人式的预防性战争!以戈止战,以战求和则和平存!世界上从来没有静止、不变、永久的和平。

第二种是“大局说”。也就是说不能破坏当前稳定的大局,防止在中国周边发生连锁反应。中国地缘环境复杂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认为中国周边会在中国教训越南,在南海恢复主权时,会对中国群起而攻之,这完全是臆测。当前不存在联合对中国集体行动的基础与可能,这恰恰是中国的时机与机遇。相反,那些放弃中国战略机遇,把问题与矛盾交给子孙的做法是愚不可及的!中国的世界性大国地位不是一天突然降临的,而是一步步行动出来的。中国周围的战略困局也是需要中国的毅力与智慧一个个地化解的,而且这些战略困局决不会因为中国强大了就自动消失,相反会随着中国的发展而激化,将来解决起来只会更困难。当前,我们决不能对此执行视而不见的“驼鸟政策”!

第三种是“美国干涉说”。美国是当今的世界霸主、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视其利益遍布全球,所以美国的干涉是肯定的。但介入程度和干涉的深度值得研究。不过,由此扬言在中国维护自己的南海核心利益的正义行动时“中美注定必有一战”,这肯定是耸人听闻的。应该看到的是,中美双方均没有全面对抗或战争的意志或决心,笔者在先前多篇文章已有充分论述。更何况,笔者一再强调:在维护中国南海主权行动时,中国一定要寻求与美国的战略妥协、合作与安抚,避免与美国直接的对抗,这是中国现实可行之道。

退一步说,万一美国介入南海中国就真的怕么?美国克莱尔蒙特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马克。赫尔普林(Mark Helprin)近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南中国海诸岛距美国的诺福克14000英里、距离圣迭戈8000英里、距离珍珠港6000英里、距离关岛2300英里,但距离中国的榆林港口只有200英里。加上美国在中国周边的假定盟国,既没有实力相当的海军和空军,又担心中国的报复,可能不愿意为美国战机提供停留补给基地。即使美国冒险使用航母,搭载不多于350架战机,而中国能从本土起飞的、数量相当于美方四至五倍的中国战机。所以“希拉里就南海的表态是十分危险的“空谈”,无异于邀请中国进入一场对中国有利的赌局。”

第四种是“战争后遗症说”。战争是有后遗症的,这也是无疑问的,更何况面对越南这种好战、无情无义的国家。不幸作为它的邻国,中国别无选择,也根本没有退路。越南过去的好战冲动,在不同大国间翻云覆雨的行为让越南似乎取得不少成功和尝到不少甜头,所以刺激它当东南亚“小霸”的野心与梦想从来没有停止过。

没有一次真正的惨痛教训可能越南也不会更不可能幡然悔悟。中国南海维权行动的强度与烈度最终取决于越南:如果仅限于南海岛礁的争夺,肯定伤害极小;如果越南心怀不满,继续大肆购买军火,这就可能演变成局部战争;如果越南仍勾结其它大国卷入,这就可能是一场持续一段时间的战争。出现后面两种,中国不得不消灭越南的战争潜力和毁灭性打击。

这应该是中越极力避免的,也看越南到底有没有理性了。而西方真正与中国打一场代理人的战争几乎不可能,在金融危机等持续打击下,西方可以没有这个财力了。更应该看到,战争影响东南亚或其它大国的关系是一时,中国与东南亚的经济整合影响也是暂时的,而失去战略边疆的痛楚是永远的。

而且战争后遗症也是可以避免的。我们在武力解决之后在治理南海时要实行“王道”。对于放弃与中国武力继续对抗的国家,他们的油井等利益我们依照中国法律适度出台优惠办法;我们承诺保障南海商船的航行自由,消除南海的海盗;与相关友好国家经常举行联合搜救演习,甚至组建共同海监执法队伍并对其渔民在困难时提供救助…… 总之,我们要成为南海的和平缔造者,而不仅仅是利益攫取者!

第五种是“困难说”。南海诸岛离中国太远,远离中国大陆1400公里之外,海运补给困难。而距离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仅500公里,均在这些国家空军战机的有效作战半径之内。这种说法其实也牵强。早在1974年,南越西贡当局出动军队侵犯西沙,中国当时在非常贫穷、还在文革的情况下,中国海军自卫反击收回了西沙;

中越1988年再次爆发南沙3.14海战,中国海军以1人负伤的微小代价取得越南击沉2舰、重创1舰的一边倒胜利,这至今仍是中国解决南海争端问题上非常成功的案例。难道中国现在还不如20年、30年前?试想,如果不是1974年解决西沙问题,现在恐怕解决起来要困难得多!相比中国,美国的距离更远,介入或干涉更是力不从心。

最后一种是“越南西化说”。有人说,中越一战,越共必然倒台。这似乎反过来影响中国的执政党及中国的政治稳定。这种观点似是而非。中越一战确实有可能让越共倒台,但也可能加强越共政权。应该看到,尽管越南改革开放是晚中国10多年的学生,但其****已远远超过中国。仔细观察就知道,越南西化的必然趋势是中国无力、也无法阻止的,这也不是中国意志所转移的。

而上世纪的红色中国饱受苏联的威胁和越南的背信弃义并与两者都发生大小不等的战争,如果到现在中国还苦苦坚持意识形态“一边倒”外交,那真是不长记性。如果北京的内外政策均被既得利益集团绑架,到时候搬起的石头砸自己脚也就成为必然。因为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相反,中国当前最需要警惕的正是这们曾经的“同志加兄弟”!如果在越南的斡旋、拉拢下,最终形成了针对中国、围堵中国的“南海同盟”,中国又错失必要的收复南海主权及稳住阵脚的时机,那么中国不仅将永远失去南海的所有权益,而且更无法想象的是,这位曾经的“同志加兄弟”最可能在中国最虚弱、最需要和平时开第一枪!而到那时,前面的种种担心倒真的不请自来,只不过这次是越南彻底将中国拉下了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