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编者按:8月12日,人民币大幅贬值247个基点,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从上一个交易日的6.7768上升至6.8015.8月13日,人民币继续贬值20个基点,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升至6.8035,人民币一周内的贬值几乎回吐了今年6月19日汇改以来大半的升值幅度。8月16日,人民币继续贬值29个基点至6.8064.

人民币汇率或可以升得慢,但如此幅度的贬值自2005年以来还是头一次,人民币为何在此时一反常态?是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弹性汇率制度的体现,对中国出口下滑的担心,还是另有其他玄机?

中国门口,美国航母耀武扬威,是恐吓?还是另有阴谋?奥巴马突然穷兵黩武的背后,人民币汇率成为一把双刃剑,它是美国与中国谈判的筹码,也是中国绝杀奥巴马的利剑。

没有任何理由支持人民币兑美元突然贬值,尤其是在美国公布它那不大让人放心的经济数据的当口,贬值像一把剑直指奥巴马——这让人联想起美国航母逼近中国,而中国拿什么应对?……

8月12日,人民币大幅贬值247个基点,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从上一个交易日的6.7768上升至6.8015.8月13日,人民币继续贬值20个基点,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升至6.8035,人民币一周内的贬值几乎回吐了今年6月19日汇改以来大半的升值幅度。8月16日,人民币继续贬值 29个基点至6.8064.

人民币汇率或可以升得慢,但如此幅度的贬值自2005年以来还是头一次,人民币为何在此时一反常态?是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弹性汇率制度的体现,对中国出口下滑的担心,还是另有其他玄机?

市场供求决定汇率VS弹性汇率制是幌子

8月11日,由于美国6月份贸易数据公布加剧了人们对美国经济放缓的担心,美元指数当天大涨近2%。8月12日早间,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大幅飙升至6.8015。美元指数在连续下跌了近两个月后,连续五日上涨,涨幅达3.1%。而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也并非只是8月12日才上升,之前两天已经开始小幅上升,只是幅度较小,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中国人民币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8月12日在日本参加会议期间表示,“人民币贬值属于正常现象,也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的一部分。”

此前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文宣布汇改重启,“决定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进一步解释指出,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重在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人民币汇率更有弹性显然不是仅指升值,而是根据情况有升有贬。

虽然欧美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并不存在直接的贸易竞争关系,因为欧美出口的优势是高科技、高技术产品,而中国出口的主要是低端制造业产品。中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新兴市场国家,诸如印度、俄罗斯和东南亚等国家。当美元贬值时,人民币升值,人民币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升值幅度将缩小,这有利于减少贸易竞争力的损失。

另外,从防止热钱大规模流入的角度,人民币汇率的变化越迷离越好。人民币持续升值的一大危害就是热钱的流入。2005年~2008年间,人民币持续升值近20%,热钱大幅潜入,不断推高股市和房市,通货膨胀也被抬高。

而此次汇改的时机和汇改以后人民币的走势,都让投机资金有些摸不着头脑。4、5月份,欧洲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全球经济二次探底说法弥漫,中国贸易顺差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市场普遍预计人民币升值将延后,央行却一反常态,在G20会议之前宣布汇改。

在汇改之后,除了开始10天出现人民币大幅升值外,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一直维持稳定,并未出现明显升值的迹象。据“远见杯”中国宏观经济预测,24家机构认为今年年底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为6.6757,较7月初将仅升值2%。

虽然央行在汇改声明中指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但人民币本就不是可自由兑换货币,何来市场供求呢?如果人民币兑换是受到严格管制的,人民币就不存在真正的市场供求。

如果在美元升值的时候,人民币贬值是合理的,那么在美元贬值时,人民币理应升值。可是自汇改重启以来,除了初期连续大幅升值至7月2日的 6.7720外,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都是小幅波动。而在整个7月份美元指数贬值幅度超过5%,欧元兑美元升值了6.68%。

海关总署公布的中国贸易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贸易顺差为287亿美元,为18个月以来的最高点,连续三个月贸易顺差维持高位。虽然仅以短期的贸易情况看汇率有失偏颇,但如果以“实现国际收支大体平衡”为基础的话,人民币汇率仿佛更应该升值,而不是贬值。

热钱进入中国,追求人民币升值的收益仅仅是小菜,真正的大餐永远都是瞄准中国的股市和房市。人民币升值的迷踪拳,最多只能降低投机性资金在升值上的一点收益,很难决定热钱的本质流向。市场资金对此次人民币大幅贬值的反应并不大,美元兑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NDF)几乎未受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上行的影响。

人民币绝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其背后政治的推手挥之不去。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7月底明确表示,“人民币升值幅度还有待进一步探讨。”如果人民币汇率仅仅是经济条件所能决定,又何须进一步“探讨”呢?人民币重启汇改之路,与其说是受经济条件左右,还不如说是今年中美第一次战略会谈后的结果。

汇率正常波动VS警示美航母逼近

就在人民币大幅贬值的前一天,美军核动力航母“乔治?华盛顿”号与驱逐舰“麦凯恩”号一同在越南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而“乔治?华盛顿”号在7月已经参加了美韩在日本海的联合军事演习。

虽然“麦凯恩”号驱逐舰指挥官杰弗里?金(Jeffrey Kim)指出,these drills were arranged several months ago“(演习在几个月前已被安排好),但美国试图遏制中国在南海的势力表露无遗。美国国务卿希拉里7月23日在越南曾发表声明指出,”The United States has national interes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美国在南海具有核心的国家利益)。

7月15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常设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美国国防部长副助理罗伯特?谢尔在听证会上说:“我们将继续在中国南海执行任务,而且美国的活动将建立在我们在该地区的利益,以及保持西太平洋地区的安全稳定的基础上。”美国国务院官员斯科特?马谢尔说:“北京要求美国及其他外国石油公司停止同越南伙伴在中国南海地区的活动,否则它们在中国的业务将面临严重后果。我们反对任何恐吓美国公司的举动。我们已经直接向中国提出了我们的关切。”

面对中国的强烈抗议,美国无动于衷。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8月9日指出,“乔治?华盛顿”号在2009年10月就在黄海参加过军事演习,今后还将继续参加。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杰夫?莫雷夫(Geoff Morrell)也明确表示,美韩将于未来几个月内在黄海进行联合军事演习

奥巴马上台以来摒弃了布什政府一贯强硬的国际外交战略,试图通过多方面的交流合作来达成美国的利益。但切莫以为奥巴马是软柿子,在上台以来支持率直线下降之际,其态度也愈发强硬起来。虽然奥巴马在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放弃了布什的“先发制人”策略,但仍然将军事作为外交努力无效情况下的最后手段。

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7月底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中美在能源方面应该加强合作,共同应对可能的能源危机。”但能源毕竟有限,你分多了,我拿到的自然就少,恐怕未来中美能源上的主旋律更多的是竞争。

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面对民众的强烈谴责,奥巴马几乎把英国石油公司(BP)逼得退无可退。巨额的赔偿费让BP不得不卖儿卖女,但就在中石化准备出手收购BP一些资产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奥巴马很清楚,美国与BP之间的矛盾再厉害,也属于一条战线上的,而把石油资产出售给中国则万万不能。

奥巴马在阿富汗战场上临时换将,突显出对中东局势和资源控制的急不可耐。而在伊拉克战场上撤军,与其说是对僵持的战局难以为继,不如说是想节省兵力投入另一场争夺中。

福克斯近期的民意调查显示,92%的美国人支持攻打伊朗。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在8月初也明确表示,美国确实有攻打伊朗的计划。

中国在2009年成为伊朗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原油出口贸易创下212亿美元的历史记录。但随着美国对伊朗的全面制裁,今年伊朗对中国的原油出口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伊朗向中国出口了902万吨原油,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减少了30%,是今年唯一一个对中国出口原油大幅减少的国家。

这一系列能源较量,仅是未来中美能源激烈竞争的冰山一角。

人民币自我动作VS直指美中期选举

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与上半年中国不断妥协不同,此次大幅贬值可谓直戳奥巴马的痛处。

在经历了年初复苏之后,美国经济已经开始明显放缓。二季度GDP初步估计为增长2.4%,除了依然疲软的消费外,净出口成为拖累美国经济的元凶。净出口对美国GDP的贡献由一季度的-0.31%下降到-2.78%,在6月份贸易逆差继续扩大至499亿美元之后,不少经济学家预计二季度美国 GDP增长可能下调至1.0%左右。奥巴马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都发出了“短期刺激政策决不能退”的呼唤。

奥巴马年初在国会山信誓旦旦地提出“出口倍增计划”,要求美国出口在未来五年内翻一番,并强调要维护美国全球第一大贸易出口国,“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第一,连半个第二都不允许存在。”

在中国贸易顺差节节攀高之际,美国贸易逆差却不断扩大,创下了2008年10月以来的最大差距,6月份,中美贸易顺差达到261.5亿美元,比5月份扩大了17%。本来期望对人民币汇率施压来改善美国贸易状况,但留给奥巴马的时间不多了。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在即,奥巴马的“出口倍增计划”如何向国会交代,而此时人民币不升反贬,那些一直对奥巴马在人民币问题上颇有微词的议员们能善罢甘休吗?人民币大幅贬值就像一把锋利的宝剑,深深地刺向了奥巴马。

包括舒默(Charles Schumer)在内的12名参议员8月4日在写给奥巴马的签名信中给人民币不断施压,“中国政府毫无疑问在操纵汇率,目的是使人民币币值低于应有水平,从而让中国商品相对于美国商品获得巨大的价格优势。”

一旦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失势,奥巴马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之前被誉为美国金融史上最大的《多德—弗兰克法案》被签署通过,但其在国会也仅以惊险的60票刚好通过。而奥巴马之所以着急在国会中期选举前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卡根和三名美联储理事会成员,就是怕国会中期选举后,如果民主党落败,这些提名将被搁浅。

在中国反击的牌中,握有的天量美国国债是汇率之外的另一杀手锏。欧洲债务危机期间,全球市场恐慌,欧洲花费了1100亿欧元平息希腊债务问题,又掏出7500亿欧元整顿整个欧债链条,危机才稍微平息。

美国人导演了欧洲债务危机,他应该最清楚其中的轻重。如今美国庞大的债务问题已经成为市场虎视眈眈的目标,高盛7月份外汇市场报告中指出,未来市场的目光将逐渐从欧洲债务转向美国债务。美国7月份财政赤字为1650.4亿美元,连续第22个月出现财政赤字,政府预计2010财年的赤字水平可能达到1.47万亿美元。

不是美国债务问题不严重,也不是市场没有注意到,之所以未发生类似欧洲的债务危机,中国和日本对美国国债的长期支持功不可没。一旦美国继续挑衅,中国适当加大抛售美国国债的力度,恐怕比单纯的口头警告更为管用。中国5月份大幅减持325亿美元国债,6月份继续减持240亿美元。

当然,国债杀手锏不能随便使用,在抛售美国国债的同时,中国的美元资产也将贬值。但保持这种威慑力是需要的。(本刊记者李德林亦有贡献)

作者:华山猛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