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广州进行大部制改革,在重组城市管理委员会的过程中,拟在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中增加城管特勤大队,协助和配合城管执法。前日,由城管系统的负责人对外公开了这一信息。该负责人满怀期待地认为,今后警察就可以随城管上街执法,不仅有效减少暴力抗法,也能从根本上解决城管队员在暴力抗法中被动挨打的尴尬局面。截至目前,广州警方尚未就此表态。

尽管这仅是城管方面的一家之言,但通过该名负责人的描述,城管向往甚久的城管警察的职能俨然成型,那就是:城管警察主要负责维护现场治安,防暴抗暴,也负责侦查城管队员被打伤的刑事案件。至于所谓的“捉走鬼”,仍然由城管执法队负责。由于相关文件并未下达,城管警察的装备情况还没有最终结论,特别是配枪与否,也没有确定说法。

城管对城管警察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这从负责人对新警种的欢呼心态上可见一斑。基于一种没来由的不安全感,城管追求彻底控制“走鬼”的愿望始终强烈。广州早就成立了城管机动队,配置了一系列特殊装备,力求在驱逐“走鬼”的过程中占据上风,保持高压态势。依循这一思维进一步发展,通过增设警察力量来护法,尽可能地提高城管执法的威慑力和战斗力,也就不足为怪。

如果城管警察真的成建制,就将证明原本只在城管内部流行的强力治理模式,已经被政府权力系统承认并接纳,亦即:诉诸暴力正成为广州对待城管困局的指导原则。如此,城管部门得以成功地强化自有实力。将城管警察化,所凭的依据是宣扬“走鬼”威胁论。城管警察已达到行政许可的暴力最高级别。

城管警察浮出水面,这被城管方面看作莫大的胜利成果,却无视行政暴力根本不能纾解“走鬼”困境这一实情。执法权力自我膨胀,防护与攻击力层层加码,但摆摊是游商赖以存活的方式,城管警察也不可能将其扫荡一空。而让警力主动卷入城管与“走鬼”之间的纠缠,不仅不能缓解两者间的紧张对峙,反而可能导致滥用警力,激化民众生存权与警察权的矛盾与冲突。

尊重“走鬼”的合理诉求,将他们的身份合法化,并以真诚的举动引导他们进入固定营商区域,这是化解“走鬼”问题的长效之策。组建城管警察,体现的是堵塞,而不是疏导问题。有关部门舍本逐末,无心于应有的建设,迷信用行政暴力解决社会问题,实质上走进了城市整治“走鬼”的迷途。在这种情况下,仍不惜用警察权去迎合懈怠积久的城管职责,其间的后果乃至危险不得不察。

假设用城管警察为城管队员护卫,警察被迫站在“走鬼”的对立面,办案自然失掉中立的立场。此种境况下,“走鬼”与城管的矛盾极容易被装饰成袭警事件,甚至有意无意扭曲矛盾的性质,从而将“走鬼”统一置于严重刑罚的处境,以苛严之法压制。这定然在城管与“走鬼”冲突之外,制造警民冲突的高发领域。城管认为这种代价民众应该领受,但这代价显然不是警察和政府能够承担的。

城管与“走鬼”之间的对立,既不在于权力大小,也不在于暴力强弱。事关两者任何程度的纠结,法治都可在现成的权属下予以顾及,根本没有必要成立城管警察。呼吁组建这样的“安全部队”,不过是为了盲目巩固自身安全的需要,绝不是想要解决问题。无论如何,筹建只听命于部门利益的警察队伍,以弹压民众为目的,这个头永远不要开。既然让城管负责人出面放风,有关方面也当迅速予以澄清。

(转自南方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