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870年,明治政府模仿幕府的“长崎海军传习所”,在东京的筑地开设了“海军操练所”,第二年改名为“海军兵学寮”,到1876年改名为“海军兵学校”。1888年搬到了广岛县的江田岛,在东京的海军兵学校原址上办了海军大学校。中国人通常把在江田岛的海军兵学校称为“江田岛海军学校”,这要归功于林立果在《五七一工程纪要》里使用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日本电影《啊,海军》里面的翻译,其实那所学校应该称作海军兵学校,简称“海兵”。

“兵学校”的意思不是“培养士兵的学校”,而是“学习兵学的学校”,所谓“兵学”,顾名思义,就是“用兵的学问”,这种名字很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和“海军兵学寮”同时设立的还有一个“兵学寮”,那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前身,但是“海军兵学寮”改名字比陆军晚了两年,这么一来“士官”这个词被陆军用了去,只好凑合着用“兵学”这个学究气十足的词了。其实陆军有点怪,在除了“陆军士官学校”这个校名之外再也不用这个词,用的是“将校”。可是海军除了学校名不用“士官”这个词以外,在其他场合则是大量使用这个词。

在日语中,“士官”不是指的“下士官”,而是相对于“士兵”而言的反义词,也就是“军官”的意思。少尉是“士官”,大将也是“士官”。

日本陆海军从一开始都采用法国式军制和军事教育,因为当时法国是日本的友好国。但是法国在1873年的普法战争中失败,所以日本陆军从1887年开始由法国式转为普鲁士式教育。海军的转型更早,从海军操练所设立开始就从原来的法国式转到了英国式教育。1873年开始,英国派出以道格拉斯(后来一直做到北美舰队上将司令官)少校为首的34名教官到日本教学。英国人在日本一呆就是17年,合计69人次,道格拉斯本人就在日本呆了两年,如果不是有人警告他如果再不赶紧回国可能会影响到晋升的话,可能还会继续逗留下去。

当时的日本是一个很穷的落后小国,培养海军人才最简单而又便宜的方法应该是送人去欧美留学。其实在一开始日本人也是那么想的,比如东乡平八郎就被送去英国留学,还一去就是八年。

但是有一件弄不明白的事情是:日本的海军留学生到处被人拒绝,到底是看不起这些被欧洲白人老爷称为“猴子”的黄种人,还是为了保守海军机密?没人知道!反正日本人到哪儿都不要。像东乡平八郎想进英国的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到了那儿别人才对他说不行,结果只能上商船学校。

日本在没办法之后才只好自己办学校,而且还是斥巨资全部请英国人来帮忙。日本人请英国人的最主要原因不外乎英国是当时第一海军大国,更直接的原因就是日本人在1863年的英萨战争中,知道了英国海军到底有多厉害。

日本人办海军兵学校是非常认真的,认真到了什么程度呢?连为什么海军兵学校会搬到广岛的江田岛区都能够说明问题。随着经济的逐步繁荣,海军省认为学校办在繁华的东京会引起学生们思想堕落,所以才找了这个当时是鸟都不来做巢的广岛荒岛,迁校之前还和当地豪绅签订了一个名为《江田岛取缔方始末书》的合同,里面规定,在江田岛指定范围内不得有“猥艺丑行”,就是说不能开娼馆妓院,以保持教育环境的纯净。而一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为止的57年间,江田岛还确实是做到了这一点。至于到后来日本战败以后学校设施被美军接收,飞燕流莺从全日本和全世界各地云集江田岛,繁荣娼盛则是以后的事情了。

和所有海军名校一样,江田岛海军兵学校最豪华的建筑就是学生宿舍“生徒馆”,是当时在工部省(相当于后来的铁道省)铁道寮任建筑副长的英国人约翰.迪亚克(John Diack)主持设计的,全部英国风格不说,所有的红砖都是一块一块地包好了用军舰从英国运来的,原价是0.2日元,要知道那年头木匠一天的工资也就0.1日元。运到日本后折算下来一块红砖要花1.5日元以上,当时三日元能兑换二两白银,换算成现在的价格,那些红砖一块在150美元以上!

学生宿舍的豪华,生活排场的讲究是欧洲海军的传统。在欧洲,海军是贵族军种,海军军官都是贵族,讲究的是“Noble s Oblige”(贵族的义务)。那意思就是国家就是你们的,平时好吃着好喝着,到时候就得豁出去为国效力。

出于贵族军种的自尊心,道格拉斯在教日本人的时候,最强调的就是“先成为绅士,然后才是士官(be a gentleman before the officer)”,而这点也应该是个人就挺乐意接受的。到战败为止,只要条件允许,日本海军一直维持着豪华的生活方式。军官和士兵的伙食完全不同,正餐必须穿礼服,边上还有军乐队伴奏。

但要是认为海兵校仅仅是享福作乐,那就错了。道格拉斯把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的课程搬到日本来了,课本当然没时间翻译,也没有必要翻译本来海兵校就把英语放在极高的位置上。老师是英国人,教科书是英语,用英语做作业,用英语回答问题。唯一能用日语的地方,可能就只是偷偷在背后对这种“英语世界”表示不满发发牢骚的时候而已。当然这只是海兵校刚开始时的情形,但海兵校以后也一直没有放松对英语的要求,即使在太平洋战争中,军部要求抵制英语这种“敌性语言”的时候,海兵校还是坚持连查生字用的字典都必须是英英字典。

这种训练的效果呢?从海军次官井上成美大将在战败以后,用来谋生的手段居然是开英语补习班教人英语这点就可以知道了。

江田岛海兵校基本上是英国式的,但是有一条很特别的纵向编成的“分队”制度,却是从美国海军学院学来的。就是由大约40人左右的三个年级学生编成,三年级学生被称为“一号生徒”,在分队里起指导作用,二年级学生是“二号生徒”,帮着一号学徒敲边鼓,所有体力活都是被称为“三号生徒”的一年级新生去干。海兵校学制三年或者是四年,所以有时还有“四号生徒”,这样,一个学生在校期间最多和前后7届的学生朝夕相处,而海兵校除了“坐学”,就是课堂教学以外,所有的生活、训练全部以分队为单位进行,以此来培养海军的向心力和对先辈学生的绝对服从。

为什么要这样?海军有海军的特殊性。首先,在茫茫大海上,要活大家一起活,船沉了大家一起死,可以说,海军是一个从大头兵到舰长长官的命运共同体;反过来说,这些大老爷们成天挤在一个闷铁罐子里,烦躁、不安和狂暴在所难免,因此海军教育的第一条就是人际关系教育,这可是人家大英帝国的皇家海军花了上百年摸索出来的经验。

现在日本中小学学校运动会中有一个很具观赏性的项目叫“倒木桩”,这个项目是将参加者分为两组,在保卫自己组的木桩不被对手放倒的同时,争取放倒对方的木桩,这是一个既拼体力又拼智力的项目,因为攻守同时进行。这个项目的争斗极其激烈,运动会上一到进行这个项目的时候,老师全体上阵做保护,就这样摔成骨折的还是很常见。

学校运动会怎么会有这么激烈的运动?这是从战前的海军兵学校学来的。道格拉斯少校带给海兵校的另外一件东西是体育运动,海兵校在1874年,首次召开了名叫“竞斗游戏会”的运动会,这就是现在日本学校、企业等各团体每年都要开一次的“运动会”的开始,所以运动会中的项目带有海兵的痕迹很正常。

皇家海军的信条是“先成为绅士,然后才是士官”。帮女士开门接帽子拉椅子什么的只是英国绅士的皮毛,英国绅士在骨子应该是一个体育家。不是运动员,而是体育家,玩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而玩不玩却是态度问题,所以海兵和重视智育教育一样地重视体育教育。本来海军就比陆军更需要体力,陆军实在不行了还能坐下来歇一下,海军可没地方歇,一歇就沉下去了,能多坚持一秒钟,生存的可能就会多一点。但有一点,就是道格拉斯少校坚决反对日本的剑道,英国教官在海兵校的时候是没有剑道课的,学生玩的是贵族项目击剑。这点和来指导陆军大学的德国人梅克尔少校的看法正好相反。

道格拉斯认为英国人的击剑是一项骑士的运动,而日本的剑道则是一项小人的运动,有点卑鄙。道格拉斯认为剑道讲究突然袭击,在发声呐喊的同时剑已经刺到对手的咽喉,这不是骑士的行为。但梅克尔少校最推崇剑道,他对陆大首届学员的教育是:“宣战以后再开始动员兵力,收集粮草那是傻瓜。战争和日本的剑道完全一样,在大喝一声之后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攻击,直指敌人要害。战争必须要在第一击就打出气势”,当时就把正在崇拜“骑士精神”的陆大学生们说得目瞪口呆。

这些像恶讼棍在法庭上解释法律似的言论,使得当时那些满怀豪情要“和国际接轨”的日本年轻军人切实感到了震惊,他们知道了原来这些表面上的“绅士”在骨子里其实就是流氓,而且这个世界好像通用的就是这种流氓逻辑,而绝不是票面面额。

所以日本陆军欣然接受了这种观点,原军令部参谋丰田穣在回忆录中提到,当年陆军教官谷寿夫大佐在海军大学校给他们讲课时就公然说:“抢窃和强奸在一定情况下有助于维持和提高士气”,丰田穣说:“后来听说南京军事法庭判处谷寿夫死刑,我想那是谷中将的思想所带来的自然结果。”

海军兵学校的体育课中加上了剑道还是在道格拉斯离开了以后,应该说帝国海军的军人们确实领会到了日本剑道的真谛,并将其发挥到了至高的境界。从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一直到后来的太平洋战争日本海军确实是“在大喝一声之后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攻击,直指敌人要害在第一击就打出气势”。

英国人口口声声“绅士”,但起码在当时要成为他们口中的所谓“绅士”可不是随便是个人就可以的,要成为英国人心目中的绅士,起码得首先就是上等人,像农民什么的和绅士应该没有任何关系,而道格拉斯少校到了日本觉得最抓狂的一点就是,海兵的学生里居然大多数出身农民,没几个是他心目中的上等人,也就是贵族。

坚持入学考试的严肃性是海军兵学校最重要的特点之一,除了皇族成员外,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没有阶级等级的任何限制。这样一来海兵里农民子弟特别多,实际上不止海兵,陆军士官学校的情况也一样。

明治初年,也就是1870年代的日本是一个极其贫穷落后的国家。像海军兵学校这样,招生公正,学费生活费全免,毕业就是国家保证终身前程的海军军官,立即成为青年人最理想的去处之一,所以和陆军士官学校一样,海军兵学校也能征集到最优秀的学生,海军兵学校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更重要的是,海军兵学校在英国教官撤走以后也没有放松学校的教育和管理,教学质量也没有下降,所以能够最后成为了世界三大海军学校之一。这样,日本海军的军官质量就得到了保证。

海军兵学校有一个很古怪的东西叫做吊床号。日本海军原来是被萨摩藩,就是鹿儿岛的人独占了,为了消除这种任人唯亲的现象,海军先从英国,后从美国学来了一套据说是公平透明的人事操作程序,说可以任人唯贤。首先从海兵的成绩评定开始,海兵的每个人都随时随地知道自己的成绩名次,有个叫做hammock number的东东,也就是吊床号:海兵里面是一个分队睡一个大房间,谁睡在什么位置全有规定,其实海兵不睡吊床,但是按照军舰上的习惯,还是称吊床号。

但这个本来很正常的东西后来就有点变态了,这种名次上升到了神圣的地步。比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优胜组,陆大的军刀组,前五名才能进参谋本部作战课什么的。就这样,陆军和海军比起来那还是小儿科。陆士的名次是不公布的,只有陆军省人事局和参本总务部才知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