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九八年的那年夏天

今年我国很多地方又发起了洪水,包括我的家乡也一样,供水管线被冲垮了,全市停水近一个星期。看着在江边参加抗洪抢险的解放军战士,和那熟悉的橘红色救生衣,仿佛又把我带到了98年的那场大水中,当时我们属于2线部队乙级师,所以去的比较晚8月中旬才到前线,短短的半个多月的时间,记了几篇日记,今天翻出来简单的改了改怀念一下那逝去日子。

1998年的夏天是个让很多人都永生难忘的夏天,也就是那一年的夏天让原本不熟悉军人的人们从新认识了的军人理解了军人

那一年我国长江,嫩江,松花江等地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根据资料记载“1998年洪水大、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洪涝灾害严重。全国共有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农田受灾面积2229万公顷(3.34亿亩),成灾面积1378万公顷(2.07亿亩),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内蒙古、吉林等省(区)受灾最重。

当时已经是我当兵的第2个年头了,我们每天晚上7点都在关注着中央台的《新闻联播》,看着电视上那群当兵的扛着沙袋一个个累的筋疲力尽的我们每个人都很着急,看着他们在为抗洪救灾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同样是军人的我们着急啊就好比人家部队都上前线打仗了,而我们确在后方悠闲自在的呆着,我们于心不忍啊。

1998年8月17日 星期一 天气 晴

现在我国长江和吉林等地连降大雨,全国上下好像都在抗洪抢险,听说凤城那头的190师也去了,上午营里开了动员会说我们马上也要出发了,但去哪不知道,等通知吧。中午老爸给我来了电话问候了我一下,说全家上下每天都在看电视关注抗洪救灾的事,问你们部队没动静吧?我说没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说是等通知,放心吧我没事这么大了都是老兵了不用总挂念我~。中午吃过午饭我们把所有的战备电台和电台车全部提出来了,充电的充电调试的调试,我负责六瓦电台代号为“04”我总觉得这代号不太吉利,整整一下午我们都在忙着整理个人物品,可能最近几天就要出发了吧,说是去黑龙江但到哪不知道,爱去哪去哪吧反正都是抗洪抢险,我也不准备再告诉家里人了省得他们再不放心。

1998年8月18日至25日(期间实在是忙坏了没有写日记都是凭记忆写的)

说走就走了,一点准备没有17号晚上就出发了但好像一直都在集结,我们在车里基本什么也不知道,让走就走让停就停,到了天亮才登上火车,传说中的“闷罐子”真不是一般的爽啊,光溜溜的车皮板儿上铺一层草席,然后把随行的褥子铺在上面就OK了,我呢其实很惨的,去年年底老兵复员的时候我要了俩褥子,为了睡起来暖和一点,我把三个褥子缝在了一起,说实话,睡起觉来确实爽很软,可背包打不上了- -! 太厚了,由于当天走的时候是紧急集合走的,我只好把铺在床底下的毡子当褥子打进了背包,就这样一路上我都是躺在嗷嗷扎人的毡子上太难受了。。。。。。。闷罐车开的很快,不是一般的快用现在话讲嗷嗷快~~想尿尿了,没地方尿啊,只能来到车厢拉门的地方,把门留一道封后面让俩人把着点防止吊下去,然后把JJ套出来对着外面尿,车开的那么快刚开始谁也尿不出来,吓都吓回去了,有的人拿来了方便袋在车厢上往袋里尿,可是塑料袋还是有限啊,咋整?那也得尿啊,那可真比顶风尿尿过瘾多了,想尿直线?开玩笑,那就是一个漫天飞~~~~~ 大便太恶,就不恶心大家了啊.

中午饭口的时候我们到了本溪,在站前的军政招待所吃的流水席,4菜一汤伙食相当不错了我记得当时有个软炸里脊,在部队很难吃到的啊,吃过饭后我们又继续行进,当火车到达沈阳的时候车厢里沈阳籍的战友沸腾了,高喊着到家了到家了,记得当时一个战友叫王浩,他站在门口对我们说,你们快看那个楼就是我家,第几个窗户,我看到我家了,当他说完这句话以后我们都沉默了,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而我们呢?谁的心里都没有底,只知道我们要去抗洪救灾甚至不知道目的地,为啥?因为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呗。

应该是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好像到了凌晨4点多,我们到了目的地,问当地车站的工作人员才知道,我们到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下了火车以后我们简单的吃了点早餐,然后把每个报务员分配到各个单位就出发了,我坐在大解放车的尾部看到外面还下着毛毛细雨,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偶尔能看见几个冒着小雨晨练的人们在向我们挥手,城里有的地方水很深,已经没到了车轱辘的中间,那时说实话,我真有点害怕了,不知道等待我们的会是怎样的结果。具体坐了多久车记不清了最后我们到了太阳岛附近的一个超级大的仓库,当时我记得仓库大门上写的是“黑龙江省邮政运输总局”。其实就是个很大的车库,大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们一个步兵师都驻扎在那,好像都没住满,全师一共去了3300多人,在一起唱团结就是力量,那场面是相当的壮观了!睡觉当然是睡地铺,光秃秃的水泥地面,铺上毯子,褥子,卧倒,睡觉~那感觉终身难忘。

在仓库没有自来水,平时的饮用水都是哈市各个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团体等慰问来的,可以说当时我们也够浪费的,洗脸洗脚的时候也用矿泉水,没办法不是我们装B而是真的没有水来洗漱,在哈市的那些天可以说是我们抗洪期间过的最幸福的日子,那期间我负责电台车基本没去前线,每天的任务就是简单的电台联络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接当地群众送来的慰问品,那时伙食好的不得了,因为每天来慰问的群众实在是很多,送来的吃的用的多到你想象不到,这么说吧在部队的时候每人每天早上是一个鸡蛋,而在当时我们早餐是炖鸡,还是整鸡,鸡蛋都吃恶心了更不要说当地有名的哈尔滨红肠了,没办法季节在那了不吃也放不住,弄不好晚上就坏了,所以说那段时间是最幸福的,可惜好景不长,只呆了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又接到任务转战到佳木斯桦川县。

1998年8月25日 小雨 桦川县沿江村

22号下午我们从哈市坐火车来到了佳木斯市,然后又坐汽车到了沿江村,中途在一个叫新城镇的地方吃的饭,饭是由当地的老百姓准备的,每个百姓家去了一个班也就7.8个人那个样子,同样是四菜一汤,不过吃起来有种回家的感觉,说真的当地的双拥工作做的真不错。

24号下午我们才到达目的地沿江村,我们直属队警卫连,通信营,修理营,防化连,还有师医院临时组建成了个团的编制,由当时的防化科长任总指挥,还有三个科室的参谋干事,组成了个临时指挥部,我当时跟修理营的一个战士也到了指挥部,他当通信员,我是电台,指挥部是在当时村子的第一家一个三间大瓦房里,当时整个村子里的人除了一家留个看家的男人外已经都撤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也都搬走了,我们临时的这个团就驻扎在这个村子里,一切安排妥当以后我跟随指挥部的首长来到了大堤前查看水情,来到大坝上我见到了很多百姓看到我们来了以后都坐到了地上,当时我还想这帮人咋这样呢?我们是来帮助你们保卫家园的,而你们咋啥都不干呢?太不讲究了吧,后来听村长说,他们已经两天两宿没下大坝了,一直在那干活,看见我们解放军来了以后实在是挺不住了,从首长那得知我们所在的地段至少有三个以上的险段,主要的任务就是防止管涌,因为当时的大坝都是新建的,距离原先的江坝有三百多米远,大坝的土不是很结实,再加上下雨和一些其他的因素,渗水的地方特别多,当时的情况的确很紧急首长下达了集合的命令,当然这个命令是由我来通过电台传达的,在大坝上站在“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的条幅下面,我知道等待我们的是更加严峻的考验!

1998年8月29日 雨 沿江村 指挥部 上午11.30 吃饭间隙

这几天真的没有时间来写日记,早出晚归,部队都在大坝干活的时候,我跟指挥部首长们一样背起沙子参加“战斗”回到指挥部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哪有功夫写日记啊。有时干起活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用压缩干粮喝矿泉水代替了,想想在哈市的日子真是怀念啊。

昨天晚上大堤有个位置又出现了小的管涌,我们各个单位分批上去堵的漏洞,这的蚊子真多,多的令人发指,一群群的,清凉油抹在脸上脖子都不好使,都挡不住蚊子的攻击,昨晚在大坝上感觉脖子后面有点痒痒,用手那么一拍,好家伙,根本看不清楚多少蚊子,血跟蚊子肉的混合体,别提有多恶心了!看着那大坝也真够危险的,每次浪打过来,坝上的土就会掉下去一点点,雨还在下,虽然下的不大,但水位还是在一点点的涨,真够吓人的,不一定啥时候就决口了,如果一决口我们所有人也就全完了,那可真是为国捐躯了,那也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军人呢,早上我在指挥部用外线电话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一切平安,在这个时候还真的有点想家了。。。。

29日下午

中午刚吃过几口饭,部队就集合在大堤上,昨天堵的地方又漏水了,我背着电台跟了上去,管涌的地方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远,背着1个10多斤的电台真把我累蒙了,到地方以后电台也基本用不到,跟所有人一样开始干活,沙袋其实比电台重多了。这期间好几个电视台的还采访了我们呢,一想到上电视还有点兴奋呢,~~~干到下午4点多才算把管涌堵上,回到驻地也要到吃饭的点了,晚上开饭前,连长讲话(注:虽然我人在指挥部,但吃饭什么的都回到各个连队,都在一个村离的不远。)我们现在住的村子是非常危险的地段,随时有决口的危险,从今天开始睡觉的时候不管你穿什么睡觉,哪怕光着腚子,也得穿着救生衣,水壶挎包放在枕头边,压缩干粮不够的去文书那领。当时我还问了连长一句,一旦我们被水冲走了电台咋办,连长只是反问了我三个字:你说呢???

1998年8月30日,难得的晴天阳光普照啊 指挥部

今天真是难得的晴天啊,早上跟首长去大坝迅视了一圈,水位也有了明显的下降,上午桦川县文化馆来到沿江村在江边的一艘货轮上给我们进行了慰问演出,节目还可以,在演出刚刚结束后,来了一位盲人老大爷说什么要为我们拉段二胡,听着那悠扬的“二泉映月”看着老大爷那陶醉的表情,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一个普通百姓对我们军人的感激之情。

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但愿晚上没有什么情况这样我们也可以早点回去了。

1998年8月31日 晴 指挥部

昨天晚上又轮到我值班了,跟一连的一个排长还有一个战士在大坝上呆了一宿,到了晚上又冷潮的,想想现在8月的天气到了晚上我们竟然穿着绒衣绒裤,整整一夜没有合眼,就是在大坝上走来走去的,水位这两天明显下降了心情也没那么紧张了,到了早上4点多天亮了以后我们几个人就回来了,回到指挥部随便找了个旮旯睡了一会儿。下午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的来我们这慰问演出,节目相当的精彩,最大牌的明星可能就是“句号”了,没想到他竟然是我们的老乡,他是丹东人,而我们的驻地就在丹东,很亲切~~,也就是在那次演出上我头一次听到了那首《为了谁》,“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脊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听着特激动。演出结束后沈阳军区司令员梁光烈跟政委姜福堂也来到我们这,激动完了,当了两年兵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官,中将啊!

从首长那得知,我们现在的抢险任务随着水位的下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如果这几天不下雨再没什么特殊情况我们就可以回部队了。

1998年9月1日 晴

中午听指挥部的干部说今天晚上可能就撤了,我们把个人物品全都整理完了以后,下午又通知不走了,到底什么时候走上面还没确定下来,让我们在呆几天算是战备值班了吧,平时在帮当地的百姓干点活什么,晚上看电视,是总结这次抗洪抢险的,哪个首长没记住说了这么一句话“通过这次抗洪抢险让我看到了90年代兵是好样呢,能打仗!!!”。呵呵,这话听起来真的很兴奋。

1998年9月2日 晴

这两天都是晴天,水位下降的也比较快,基本上是不用去干活了,下午黑龙江省的“北大荒”文工团又来我们这慰问演出了,晚上突然想吃方便面了,喊了两个战友到村里的小卖部买了几点方便面,回来发现不会烧农村的大铁锅,多亏了房东大哥帮忙才把水烧开,我还很不要脸的去鸡窝偷了仨鸡蛋,回来告诉房东大哥,可人家确说,吃俩个鸡蛋算啥,想吃鸡哥这就给你宰了去~~哈哈~~~。

1998年 9月5日我们无电连因为出色的完成了通信保障任务带着集体三等功的荣誉返回了部队所在地辽宁丹东,一路上不论是走到哪,都有欢送的人群,3号那天离开佳木斯的时候,我们车队一进入市区,道两旁就站满了人,工人学生企事业单位的,我们所经过的路口全部绿灯,交警在向我们敬礼,路过公安局,警察同志向我们敬礼,路过学校,所有的学生在向我们敬礼,百姓往我们车上扔水,罐头等等。那场面让人感动的热泪盈眶,此时此刻我为我是一名能为人民服务的解放军战士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这是我的战友王成,呵呵~~英雄的名字,同样的兵种,背景就是我们所在的沿江村的大坝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抗洪抢险发的大背心子,其实发了好几件都没了!还有一个杯子在单位我喝水用,一个纪念章,让我一个老乡拿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8-12 17:33:14 被king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那段历史,但是我还是想对你们说一声好军人,好汉子!!!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