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牺牲在我们身边的战友[蓝顿豪爵杯]

牺牲在我们身边的战友 (青春岁月之六)

1972年6月30日。这是一个对我一生产生巨大影响的日子。时年19岁的我经受一次与死亡迎面相遇的事件。那天的日记里,我是这样记录的;

“6月30日。我们亲密的战友唐忠跃,陈金和,廖丛容同志壮烈牺牲了。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回忆起他们的往事。我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热泪滚滚而下。我想起我们共同生活,战斗的日子….

无论在渠江之畔,还是在胡家山区,我们都是极其亲密的战友,结下难以忘切的友谊!我脑海里总是回想起我们在一起度过的那些难忘岁月。唐忠跃,你那爽朗热情的笑声回荡在耳旁,久久不会散去,每当我遇到困难和烦恼,都是你那乐观的情绪,开朗的性格和奥妙的歇后语感染着我,使我解脱烦恼,使我心情愉快的投入到工作和施工中去.…

在我们一起度过的艰苦岁月里,你是我的老大哥,是我的好老师!你是革命乐观主义的最好典范。

可是,你竟先我而去了,你是为革命事业献身的,无比高尚,无比壮烈!我会永远把你记在心中,在以后幸福,快乐的日子里也不会忘记你们! —亲爱的战友唐忠跃永垂不朽!….”

38年前,还是年轻气盛的我在铁道兵35团一连服役。由于新建铁路路基需要大量道砟,我们连队奉命来到位于四川省合川县的三汇坝,在这里开辟了一个石渣场,生产石渣。

这里仅有我们一个部队连队,还带了一个地方的女子民工连。主要工作就是开凿石灰岩山体,并将开凿下来的石头敲成规格大小一致的道渣,再装上火车。这是个具有危险性较大的工作。特别是开采一段时间后,山体呈陡立状,人在此施工极易发生摔下,和被松动石头砸伤的事故。每天施工前,都有安全员先爬上山顶,检查有否松动的石头,然后再投入施工。

72年,6月30日上午。因为昨夜一场大雨使工地积水,无法进入施工,连队没有出工,只安排唐忠跃等四人到工地进行施工准备。连长安排了全连实施军事科目的训练,由个排组织进行。我被指派为连队的射击科目的小教员,到连部的会议室准备教材。摊开教材正准备写字,突然,上午到施工现场准备的一个战士跌跌撞撞的冲进来,浑身泥水,一脸惊恐,语无伦次的向连长汇报:“塌!….塌方了!…”就说不出话来。

连长一惊,急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人呢?”

来人结结巴巴的说:“….都没了!…”

“什么都没了?说清楚啊!”连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大声询问。

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一场不可避免的大祸临头了。对于铁道兵来说,生生死死的事情经常发生,但是,真正降临到自己连队自己战友头上的时候,却是多么的不幸和痛苦啊!

还来不及多问点什么具体情况,紧急集合的哨声已经吹响!慌乱的全体人员一边互相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操起耙子,撬棍等工具向工地狂奔而去。就在这一短短的时间里,大家已经得到了这样的信息:工地山体塌方,唐忠跃,林金和,廖丛容三人被塌方埋没,虽然此时三人生死未卜,但是,经验告诉我们,三人已无生还的可能!

果然,来到工地,此情此景令人大惊;此前傲然矗立的30多米高的山体居然倒塌了一半,已经清空了的石渣堆场积满了巨大的块石,两条斗车轨道还露出一段,而轨道上的斗车已被巨石埋没,稍远一点的碎石机也被飞起的石头砸的四分五裂。工地供水供气的管线被砸的七零八碎。哪还有我们三个战友的踪影?

连长通过对惊魂未定的那个幸存者的仔细询问,才知道当时灾难发生时的事情:上午,他们四人来到工地。先检查了山体顶部,没有发现什么松动的碎石。便走下来,唐忠跃准备修理厢板开裂的斗车,而陈金和和廖丛容则准备接长压缩空气的管道。幸存者走在后面,他是抽了一根烟才下来的,所以走在后面。

他刚走到离塌方现场还有十几米的地方,忽然觉得天一下子暗了下来,抬头一看,难以相信的事情发生了!巨大的山体正慢慢的倒塌下来,无声无息,却遮住了刚爬上半空的阳光。

常年的施工经验使他立即感觉到发生了什么,行动比思维还快,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呼:“塌方了,快跑啊!”….

唐忠跃显然还没反映过来,蹲在那里的他还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手里的工具还没没丢掉,更没有迅速逃离的姿态。显然他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毫无思想准备。这时慌乱中的廖丛容还大叫了一声,拔脚就跑,然而遍地的碎石和不平的地面却无情的把他绊倒,一线生机悄然而去。陈金和离塌方现在稍远,听到呼叫,也看到山体塌方,惊恐万状的起身跑开,瘦小的他跑的极快。如果他不是在跑开的那个关键时刻又回头看了一下的话,急促的脚步突然的停止了一下的话,也许厄运就会与他失之交臂,他现在还会与我心有余悸的谈起那次可怕的灾难。

然而没有。他还是回头了,就在生存与死亡的一瞬间。无法算计出那一瞬间发生的时间有多长,但是那一定不是用秒计算的。幸存者清清楚楚的看到,就在陈金和回头的一瞬间,一块飞起的石块击中了他的头部,倒在了离塌方碎石仅一米多的地方。怎么会这样?!哪怕他再跑出一步,飞石击中他腿部,也许残疾但还不会致命。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无情,当时的一切猜测和如果已经没有意义。

当我们赶到现场时陈金和还有呼吸,头部鲜血淋漓,眼睛紧闭。我们大声呼叫他,已不能回答了。卫生员和另外五个人立即把他抬上卡车,迅即向医院驶去。仅行驶了十几公里,就发现他已没有了呼吸,紧闭的双眼始终没有睁开,一句话也没有留给我们。生命就这样离他远去….

我们在塌方的石堆里拼命的刨掘,似乎才能解除一点我们心中无比的悲痛,任凭骄阳烈日的暴晒,挥汗如雨。都知道哪怕再迅速的找到遇难战友的尸骨,也无法挽救他们年轻的生命了,却没有一个人懈怠半分。

一座小山似的塌方碎石足足让我们拼命的挖掘了大半天,下午五点多终于挖开碎石,找到了他们牺牲的地方。只能说找到地方,却根本看不到人的整体尸骨,破碎的几乎无法辨认的军衣浸透着已经发黑的血迹,一条腰带还算完整,也断成三截。剩下的仅是离散的白骨,根本已没有肉了。尸骨最近的一把12’’扳手已被砸的弯弯扭扭,扳手上依稀可辨的”T” 的字母证实这是唐忠跃的工具,也就是说,这具尸骨就是他。我们小心翼翼的把能搜集的尸骨装在木箱里,心情沉痛的无以言表,三个鲜活的生命已远离这个喧嚣的世界,令人难以接受。

我们每个人的手都是哆哆嗦嗦的,边装边掉眼泪。。一个战士一抖,把一块尸骨掉在地上,招来连长一顿责骂。 就这样我们把唐忠跃和廖丛容两个人不全的尸骨搜集起来,用白布包好,运回连队,放在活动室里。做完这些,天已经黑了。大家又悲痛,又劳累,都吃不下饭,整个连队死气沉沉,沉寂无声。

当晚,我和司务长一起到三汇坝的川煤三处机械厂联系加工了三副棺木。到那里时,已是7点多了,所有职工都集合在礼堂里开庆祝党的生日文娱晚会。当我们找到该处的领导说明来意时,领导立即安排木工车间的人员,为我们临时加班,做好三副棺木。等拉着棺木回来时,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我们把棺木抬下汽车的时候,忽然吹来一阵旋风,在操场上打转,卷起一阵尘土。老兵们悄声议论;这是他们三人的阴魂啊,徘徊在连队上空,他们不愿就这样离开人世,离开连队。好多人从房间里跑出来,都看到这一极其怪异的状况。面对摆放三人尸骨的房子门口,好多人嚎啕大哭,无人不落泪抽泣。一连三天,悲戧死沉的气氛笼罩着连队,人人都眼眶红肿,言语呜咽。 第三天,他们三个人的棺木就抬出连队,安放在距离铁路不远的山坡上,还有一块小小的墓碑。三个年轻的生命消失在苍茫的巴山蜀水,三个不散的阴魂徘徊在风云多变的世间。

据说,后来唐忠跃的父亲来到此处,把尸骨起出,带回老家去了,他总算魂归故里了。 其他二人的后来我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上级领导来到连队。对此次事故进行了调查和处理。对事故的调查证实:由于石渣场片石开采不当形成岩石过于陡峭的形态,埋下塌方的隐患,加之头天的大雨使一块巨大的岩石缝里进入大量的泥水,造成这块岩石向施工面塌方。万幸的是,那天仅有四人上班,如果全连都上班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每当我在节日欢乐的时候,每当我和家人团聚一堂的时候,每当我享受着现代科技带来的舒适生活,我就会想起逝去的战友,他们和我一样年纪,却早早离开人世,没有享受人生的幸福和美好,没有自己的妻子儿女,更没有温馨甜蜜的天伦之乐,却丢下年迈的父母双亲,让悲痛欲绝的白发人时时痛思追悼黑发的儿子,留下一曲一世也唱不完的悲歌。

时光在流逝,岁月已变迁,历史的长河卷去多少风云动荡的岁月,带来无尽的美好生活的遐想,多少美好的日子还在前头,可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了,世界的一切都与他们无缘。而我,只要回想起逝去的他们,就有一种极其幸运和幸福的感觉。比起九泉之下的他们,辛苦,拮据,病痛又算得了什么?已是生活自足,家庭温馨,子女成才的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常常想, 也许真有一个冥冥的空间,如果真的有的话,他们在那里过的好吗?让我把这并不精彩的短文送给你们,我的战友。寄托我永世不忘的一份情思,愿你们在那个世界里也过得一样好!

参与蓝顿豪爵杯

================================================================================================

还记得你当年的战友吗?为迎接八一建军节的到来,欢迎参加蓝顿豪爵杯“我的战友”军旅征文,将你和战友的酸甜苦乐一并写出来和大家分享,有主题精制军表等你拿哦。

点击查看详情

陆军版面(点击进入)直接发帖参赛

本次活动由广州蓝顿豪爵钟表有限公司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报军表类产品独家运营商,中国最专业军表品牌-蓝顿豪爵军表官网

咨询热线:400-883-8181

官网地址:http://www.1927-81.com/zh-CN/index.html

本文内容于 8/13/2010 11:02:59 AM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