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6.狂魔末路

因红色高棉和波尔布特在国内外恶名昭彰,柬共于1979年末在其“革命根据地”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解散共产党,废除社会主义宪法。前“民主柬埔寨”总理与柬共总书记波尔布特的头衔自然不复存在,他只保留了赤柬游击队总司令之职,但不久这个总司令的头衔也必须让给了乔森潘(Khieu Samphan)。然而,只有红色高棉核心圈子的人才晓得波尔布特的控制欲何等强大,无论是赤柬的盟友或是敌人都不相信波氏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

1981年12月柬共正式宣布自动解散。

1982年7月9日西哈努克亲王、乔森潘和宋双(Son Sann)三方决定成立民柬联合政府,西哈努克和乔森潘分别任民主柬埔寨正副主席,宋双任联合政府总理。这里要注意:上诉的政府与在金边的由韩桑林(Heng Samrin)和洪森领导的亲越政府是两个不同的政府。

1985年波尔布特、农谢(Nuon Chea)、和切春宣布退休。这些举措改善了红高的外部形象。实际上柬共仍然存在,而且这一些退休者仍决定着红色高棉的一切。

1988年8月26日越南宣布从柬埔寨全部撤军。越南开始撤军,高棉各方又扭打成一团。民族和解的症结在于红色高棉未来的定位很难摆平。乔森潘曾代表红高到金边谈判,会议未开,他们已被暴怒的老百姓打得鼻青脸肿,不得不抱头鼠窜。

1990年2月3日西哈努克发表声明宣布国名改为柬埔寨,政府改名为柬埔寨民族政府。

1990年9月民柬、西哈努克与宋双三方同金边方面的代表在雅加达会晤后宣布组成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

1991年10月23日柬埔寨问题国际会议在巴黎复会,柬冲突四方正式签署了《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通称“巴黎和平协定”。

1992年2月起,联合国陆续派出22000工作人员,花费近28亿美元来帮助柬埔寨实施和平协定。这是联合国冷战后最大的一次维和行动。

而作为协定签字方之一的红色高棉却拒绝与联合国合作,抵制大选。它先是不让联合国维和人员进入其控制区,后又拒绝裁减军队,不断采取军事进攻,并多次发生扣留和伤害联合国人员的事件,最后是在大选前撤走在各地的联络站。

1993年5月23至28日柬埔寨在联合国驻柬临时权力机构的组织和监督下举行大选。除了红色高棉外,其他19个政党都参加了这次大选。西哈努克派的奉辛比克党(Funcinpec Party)得票45,7%,出人意料的战胜了洪森派的人民党(Cambodia People’s Party)。大选后,柬埔寨组建王国政府,因奉辛比克党和人民党没有一个占压倒多数票而要联合起来成立新内阁。奉辛比克党和人民党达成妥协联合执政,西哈努克儿子—拉那烈(Norodom Ranarith)任第一首相,洪森任第二首相。从此,一个有2个首相、2个国防部部长和2个内务部部长的史无前例的政府问世了。

拉那烈与洪森的“双头”政府成立之后,中国对豢养多年的红色高棉已生倦意,援助连年递减。而像柬共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团伙,它能生存下来,一是靠强大的外部压力来维持自己内部的团结,二是凭借后台靠山取之不竭的外援。现在,强敌已去,外援不来,他们之间就嫌隙骤生了。

1994年7月7日柬议会宣布红色高棉是非法组织。在政府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击下,红高内部思想混乱,官兵厌战思乡,开始逃离。对此,红高强硬派领导人始终没有制定切合实际的对策。波尔布特迷恋军事斗争的魅力,对外政策坚决与政府军抵抗,对内政策仍然保持抗美时期的做法,反对自由经济和私有财产,强化他的绝对领导,清除不同意见者,结果激起了内变。

当时,撤回柬西部地区以后,各部赤柬游击队分据山区不同地带,为生存而自祈多福。红高头目之一的英萨利(Ieng Sary)一部守住了肥缺,是出产宝石的矿脉,他们早就垄断了泰柬边界的宝石走私和木材贩卖生意。英萨利与波尔布特原是同舟共济的好兄弟,两家又是姻亲,波尔布特指派他占据那块洞天福地,自是信得过他的。在当初的种族灭绝大屠杀中,他起的作用极坏,故被金边政府列为第二号“人民公敌”。没想到,1996年8月,英萨利与波尔布特分道扬镳,宣布向政府投诚。拉那烈和洪森马上与他达成和解协议,允许他在自己控制区享有自治权利。甚至,西哈努克国王还下令特赦英萨利。

英萨利的分离使红色高棉丧失了4000人的精锐部队,又失去了重要的木材和宝石等经济来源。波尔布特那边则通过电台揭露英萨利侵吞了属于全党全军的财产,这恐怕不会假到哪里去。但波尔布特已系人借曰杀的恶魔,追随着他又有何盼头?英萨利拥兵反水,其他各部军心浮动,加上政府既往不咎的和解政策使红高官兵的心理防线被推垮了。红色高棉的解体已是不可避免。不久以后又有十几个师脱离波尔布特,改组并入政府军队。到1997年5月红色高棉已丧失了近80%的作战部队,大势已去。

1997年6月民柬国民军总司令宋成(Son Sen)密谋投诚,波尔布特得知后派人枪杀宋成夫妇及其8个子女。灭门之后还要用卡车来回碾压尸体,观者为之发指。波氏杀害铁杆战友的行径使红高官兵忍无可忍,第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一号大哥”。波尔布特仓皇逃命,但陷入其部下漫山遍野追缉的困境,终于他和最后几个亲信喽罗被抓获了。

1997年7月25日纳特.塔耶尔(Nate Thayer)一位美籍记者被红高允许到豆蔻山(Along Veng)根据地的一个秘密地方参加由柬共举行的判处波尔布特的公审会。回来后,在7月28日,他把拍摄波尔布特被审判的录像带交给ABC电视台,让其在全球播放。柬共希望通过此举改善形象,寻找出路,保存组织的力量,但因波尔布特是红色高棉的灵魂和象征,对他的审判显然更使红高军队士气涣散,无所适从。

就在1997年那年,奉辛比克党和人民党明争暗斗(如6月17日人民党军进攻拉那烈官邸事件、7月3日双方在金边街道上交火事件等等)又给红色高棉一线希望。他们一方面巩固了自己的“革命根据地”,另一方面一部分红高官兵还与拉那烈结盟,一起反对人民党。然而,不久后,拉那烈因犯了扰乱治安秩序、武器走私和联系红高灭种团伙等三罪而被起诉了,他只好逃跑到泰国。于是,红色高棉的如意算盘又一次落空了。

由于有美国和日本的插手,拉那烈案件转向新的轨道:拉那烈要被判处,然后,西哈努克国王将按宪法的规定为自己的儿子签发特赦令,让它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国进行竞选活动。按上诉的剧本,1998年3月17日拉那烈被处30年有期徒刑,并处罚款5千万美元(拉那烈手下Nhiek Bunchhay 和他的2个同伙被处20年有期徒刑)。1998年3月21日西哈努克在拉那烈特赦令上签了字。拉那烈立刻返回金边准备参加第二次大选。

拉那烈逃生了,但他的同伙Nhiek Bunchhay没有这个幸运。为了躲避执行20年有期徒刑的刑罚他率领1万奉辛比克军逃奔到泰柬边境山区并在O’Smach建立根据地,发动了针对柬警察和政府军的进攻。此情对红高来说无疑是大吉之讯,若他们与Nhiek Bunchhay联合起来,反对政府的武装力量就更加强大了。

1998年4月16日红色高棉参谋部发出波尔布特因心脏病而死的消息。两天后,在新闻记者拍摄完照片,证明他却是死亡以后,波尔布特尸体就被火化了。几个破旧的汽车轮胎,生前床垫、椅子等等都成了加速他尸体燃烧的工具。

波尔布特死后,农谢(Nuon Chea)和塔莫(Ta Mok)成为红色高棉领导班子剩下的两个最高领导人。1998年6月15日,下令杀光想向政府投诚的宋先及其全家人以后,塔莫带领8000士兵来O’smach与Nhiek Bunchhay军队进行联合,一起监督和保卫木材走私活动的采伐、加工和运输。这就是红色高棉历来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塔莫已走,在豆蔻山(Anlong Veng)的红高部队都由农谢(像塔莫和波尔布特一样,也是一个残忍凶暴的恶魔)一手指挥。红色高棉内情基本稳定,他们又抱着死灰复燃的希望。

1998年7月26日在国际的压力下,柬埔寨再次举行大选。这一次,人民党战胜了但也不占压倒多数票所以要与奉辛比克党联合成立新政府。可是,怎样联合又是一个难解的问题了。双方就这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谈判。红色高棉当然非常关注这个事件,因拉那烈与洪森若能重新妥协、和解矛盾,同心协力、联合执政并建立一个“真正”的政府,就意味着红色高棉对前途已完全绝望。

1998年10月12日拉那烈才同意组建新政府:洪森任总理,拉那烈任国会主席。重登政治舞台后,拉那烈想方设法增加势力,他就与Nhiek Bunchhay联络。不久后,Nhiek Bunchhay率领1万奉辛比克军回归金边,一回来就被拉那烈任命为其特别顾问。这样,红色高棉再一次独树一帜、无所作为了。

1998年11月16日洪森签发了奉辛比克军、投诚的红高军和政府军合并的法令。柬埔寨新政府的军队从此更加强大。这对红色高棉来说无疑是大坏消息。强敌更强,红高残军败亡之日已到前头。截至1998年底,如果不把死亡、逃离和投诚官兵计算在内,红色高棉只剩下由塔莫和农谢领导的1万军。

1998年12月5日肯农等8位将军率领红高最后一批武装力量向政府投诚,25日民柬前主席乔森潘和前人大委员长农谢回归社会。红色高棉作为一支政治、军事力量已经终结。1998年成为红色高棉的投诚年和终结年。

7.红色高棉阴影何时消失?

1998年以后,红色高棉实际上已不复存在了,但对于柬埔寨人民这个恐怖的名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完全忘记?

有灿烂古文化的柬埔寨到上个世纪60年代仍然是中南半岛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现在已变成那么贫穷薄弱,这一切大部分是由红色高棉的错误路线和暴戾恣睢所造成的。红高与政府之间的20多年的内战使柬埔寨的老百姓变得谦卑,甚至失去了自尊。虽然战争已过去了好几年,但似乎这里的百姓还没有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元气,加上外国游客的涌入,更加大了贫富之间的反差。

在柬旅游,无论在哪里停留,一群小孩、乞丐、残疾人立刻涌过来,团团围住你,伸手向你要钱、要东西。旅程上,出租车司机、导游、甚至那些乞讨的小孩都不断向你讲述柬埔寨的历史,讲述他们的亲人在红高统治时期被折磨致死的故事。与当地的百姓接触,你就了解上个世纪70年代红色高棉给人民造成的深重苦难。红色高棉及其领导人波尔布特对柬埔寨人民人来说犹如挥之不去的阴霾。

若想深解柬民大祸,请你到位于金边以南15公里处的编号为S21的红色高棉杀人场(Choeung Ek)。S21杀人场又被称作“钟屋”,是柬埔寨所有“屠宰场”中最著名的一个。红色高棉执政时期,有大约17000人在这里被处死。如今,“钟屋”被修建成一座纪念馆,以用树枝玻璃构造的一座佛塔为标志。佛塔里面陈放着大约5000个左右的被红高杀害者的骷髅,底部几层向参观者开放。像这样的佛塔在柬埔寨有很多,但在S21杀人场是最大的。塔前会有几个小孩子在兜售一本柬埔寨人Loung Ung写的英文自传,书名叫《他们先杀死我父亲》,书的封面上依次排列着一张张一寸大小的男女老幼的照片,所有这些照片都是在红高保留的档案中发现的被红高杀害的人。站在这座佛塔面前,一边睁睁地看那些骷髅,一边听导游详细将给你的红高时期惊心动魄的杀戮故事,你就认识到红高阴影蒙住了柬使一段时间,它永远不可磨灭、永远不可消除,像红高所造成的最黑暗历史阶段永远被记载在柬史上一样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