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柬埔寨当代史

越南不侵略柬埔寨

历史有其自身的道理,谁违背这个道理谁就被历史淘汰。有史以来,每个朝代、每个政府的兴衰存亡都起源于“得民心则兴、反民心则亡”的这个永恒道理。当代史上也有很多例子证明这个道理的正确。其中,有关柬埔寨红色高棉(Khmer Đỏ)的例子,可以说是最有典型的。当初,红色高棉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游击队,因得民心而逐渐强壮起来,最后,推翻了美国傀儡朗诺(Lon Nol)政府,成为柬埔寨的最高领导机构。但是,执政以后,红色高棉却实行反民心的极为左倾的路线,使柬人生活遭受前所未有的悲剧:在柬全境,阴霾蒙盖;穷人难民,处处挣扎;从天到晚,哭声冲天。所有柬人都对红色高棉的残酷统治恨入骨髓,特别是200万人左右死于红色高棉的暴戾恣睢的亲戚。反民心则亡!红色高棉执政了3年多就被倒台。其兴衰存亡的故事和其背后的未知传奇,在这文章里我将详细地将给你们听!(注意:本文章中的柬共、赤柬、民柬、红高等都是指红色高棉的)

1.60、70年代的柬埔寨

1955年,柬埔寨人民打败了法殖民主义和日法西斯主义的统治,获得的全民所望的独立和自由。独立后,由西哈努克(Norodom Xihanouk)国王领导的柬埔寨政府对外采取中立路线,对内则实行残酷的统治,依靠一个为数很少的地主贵族阶级的支持。

1962年,由柬埔寨共产党和沙络特绍(Saloth Sar)(波尔布特(Pon Pot)的真名)领导的社会反抗运动开始了。国王则以政治谋杀的白色恐怖和日益增强的镇压来对付。

1967年,高棉(Campuchia)西部萨德兰县因地方政府改变稻米征税的计算方法而触发农民暴动,在山中蛰伏多年的那一小队革命萤火虫终于得机出动,领导农民进行武装斗争。事件虽被政府军弹压下去,但已抄家伙走上不归之路的暴动农民成了红色高棉游击队的有生力量。

1969年3月起,因遭到西哈努克拒绝派军协助美军在越南的军事行动的不满,美国开始派飞机轰炸柬埔寨领土,并把目标转向柬军方,开始扶持朗诺将军。

1970年3月,趁西哈努克出访苏联之际,朗诺发动了军事政变,废黜西哈努克,成立由朗诺任总统的柬埔寨共和国。

美国对柬埔寨的干涉为一直在丛林里打游击的红色高棉带来崛起的意外机会。民族矛盾上升为柬埔寨国内的主要矛盾。忠于王室的柬埔寨子民不能接受国王被驱逐的现实,便不甘心屈服于傀儡政府,柬共趁机打着爱国的牌子,扛起打美救国的大旗。

1970年4月,美国和南越军队入侵柬埔寨南部。大敌当前,西哈努克和柬共捐弃前嫌,携手抗美,结成抗美救国统一战线。

1970年5月5日,柬民族团结成府成立,西哈努克任主席,乔森潘(Khieu Samphan)(红色高棉领导人之一)任副首相。民族团结政府得到民众的衷心拥护,抵抗力量如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大批青年、知识分子、僧侣、朗诺政府官员、和军人奔向丛林,加入红色高棉大行列。而朗诺本人庸碌无能,完全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1971年底,抵抗力量粉碎朗诺政府的“真腊二号”军事行动,取得了战场上的主动权。

1973年8月,美机停止轰炸柬埔寨。民族解放武装力量发展到5万人,一举解放了90%以上的国土,完全控制了金边外围地区。

1975年元旦,抵抗力量发起总攻。

1975年4月1日,朗诺以去外国治病的名义离开金边。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完全扳倒了朗诺政府,全金边挂起了百旗,红色高棉取得了抗美救国战争的全面胜利。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Pon Pot)成为柬埔寨的最重要人物之一,执下了金边政权。

2.乱世英雄

波尔布特在1928年,出生于远离金边的北部农村,家境不算殷实。笃诚信佛的父亲将儿子送进佛寺,剃度出家。只是少年波尔布特不守寺规,未几就被逐出门墙,他到底触犯哪条戒律已无考,不过参照他日后的作为,波氏能洗心向善、诵经说法倒是怪事了。

波尔布特当然不是池中之物,他出落得高大健硕,见惯了五短身材的东南亚土著,在乡间猛地撞见这尊大汉,还以为是寺庙里的护法金刚跑出来了。从相学上论,此乃典型的“南人北相”,会有很多故事的。

波尔布特读书成绩不怎么好,后考进金边的一所职业中专,学的是木工,那却是“细木匠”的精巧绝活,王宫里的雕栏玉砌,寺院里的莲座金身,不是科班出身都揽不下来这活计。不知是什么缘分,他这农家子弟竟得到了王室的奖学金,于1949年前往巴黎留学深造,学电子工程。他在宗主国法国学业如何,已不重要,因为他和另一学友乔森潘(Khieu Samphan)都在巴黎奠定了自己的人生路向——参加了共产党活动。

1952年波尔布特归国,当然算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他在一家私立学校任职授课,至于革命那一摊子也没闲着,他居然能扔下学生不顾,奉组织的派遣秘密潜往中国南方参加了某期军政训练速成班。次年法国结束了在高棉的殖民统治,柬埔寨王国独立了,波尔布特随即不知所终,潜入地下了。

1953年波尔布特归柬成立共产党并在暗地里活动。然而,这时的柬共仍属子虚乌有,因为法国人过去把自己治下的越、柬、寮三国统称印度支那,所以共产国际协助组建东南亚的革命政党时,就不去分得太过琐碎了,由胡志明草创的印度支那共产党于1930年成立,自然是超越国界的,是越、柬、老三国人民的共同共产党的。

1957年,波尔布特再次潜往中国南部的游击战训练营地深造,不难发现波氏的智商其实很高,他的中文说听能力与阅读能力都很强,就是写作不行,他勤奋通读了毛泽东的全部军事著作,从武装割据到农村包围城市,他认定毛泽东思想是柬埔寨革命的必由之路。波尔布特在华训练成绩优秀,但营地里都是东南亚地下共运的菁英,他并不显赫出众。何况,当时中国最器重的是来自越南的军政干部,他们堪称本门第一代嫡传弟子,至于高棉,首先是革命火种太过稀零,一小撮游击战士只龟缩于与越南接壤的山林之中;其次是中国与高棉王国关系良好,在东南亚一大片反共仇华的声浪之中,西哈努克亲王是个异数,中国对波尔布特并无特别的兴致。

1960年独立的高棉共产党正式竖旗,此时波尔布特已是柬共的三常委员之一。1962年,他当选柬共总书记,他的铁杆左右手是英萨利(Ieng Sary)和松成(Son Sen),至于巴黎同窗桥森潘则在金边搞白区工作。不过,波尔布特总是规避抛头露面,以至金边政府都不晓得这个人的存在,而他就像魅影一般,强有力地控制着这个由一群死士组成的铁血政党。

1967年高棉西部萨德兰县发生农民暴动,波尔布特领导农民进行武装斗争,反对政府的增税政策。斗争一直延续到1975年,总共为8年。

1975年4月17日,由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推翻了美国竖起的朗诺傀儡政府,开始了所谓的“元年”,柬埔寨历史从那天起开辟了新篇章。

3.英雄变成恶煞

1975年4月17日是柬埔寨人民在抗美救国的革命斗争中取得最后胜利的日子,理说应该是充满幸福、快乐无比的美丽的一天,没想到,它偏是柬人刻骨铭心、难以忘却的黑暗的一天。

持下了金边政权,红色高棉的领导人波尔布特,实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他发出一号命令,以战备为借口把城市居民遣散出城。这项决定是在红色高棉进城前两个月作出的,但他们对相当高级的干部都严加保密,并且欺骗老百姓说美国人要轰炸金边,谁也不准留下,不准携带行李,用不着带出城市的东西,三天之内就可以回家。在士兵的强行驱赶威吓之下,四天之内,所有金边人被迫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放弃所有财产,成为彻头彻尾的无产者。素有“东方巴黎”之称、并有两百万人口的金边,数日之内就成了死寂的空城。正是从这一天开始,柬埔寨的百姓开始陷入水深火热且极其荒谬的处境之中。

红色高棉的军人荷枪实弹,强迫城市居民迁往乡下改造,实践所谓的农业乌托邦计划。同年9月,全国所有城镇的人口被全部迁出。红色高棉认为这在世界上是个独一无二的“创举”。而大部分的金边人没有料到,此次的离开,竟是一条不归之路。体弱的人还没到达目的地,就病死在去乡村的长达一个月的徒步跋涉中。有幸到达目的地的,一落脚便开始了刀耕火种的日子。眨眼间,柬埔寨禁止私有制,没有工业,不准商品买卖,不准货币流通,连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许,而波尔布特策划的这次两百万人的大迁移,事先毫无物质准备,直接导致几十万人的死亡。

波尔布特掌权之后,开始了长达四年的血腥统治,并宣布要在十到十五年内使国家实现现代化。首先要把每一个城里人改造成农民。红色高棉把人分为“旧人”和“新人”。“旧人”是攻克金边前已在解放区的人口,主要是农民。“新人”则是旧政权的军政人员、知识分子、僧侣、技术工人、商人、城市居民,“新人”必须通过改造才能新生。每位新人必须重新登记,交代以前的历史。凡在朗诺政权服务过的人、对新政权不满者、地富反坏、不愿自动离开金边者,一律格杀勿论。接着是清理阶级队伍,有产者、业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及其他专业人士都不是无产阶级,属于清理之列,连戴眼镜的人也不放过。然后是种族和宗教迫害,会说外语也是死罪。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关闭或摧毁所有的教堂和庙宇,佛教徒被迫还俗,回教徒被强迫吃猪肉。除了整肃党内异己,普通百姓以越南、苏联间谍、美国特务等罪名遭疯狂屠杀,大多数遇难者全家都被斩尽杀绝。

红色高棉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只准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缔传统歌舞戏剧,严禁西方文化传播。人们不能自由流动。全国没有邮政电信,也没有医院。“新人”在“旧人”的监督和管制下,食不果腹地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强迫所有百姓必须放弃原来的民族服装和服饰,男女老少一律穿上黑色革命装或者军装。妇女不论多大年纪,必须剪清一色的齐耳短发。红色高棉成员的脖子上则多了一条红白相间的长布围巾。被放逐的“新人”和原先的乡下农民都按军事编制分为男劳动队、女劳动队,一律强制劳动,男女分住在各自的营房,连夫妻也只能在获得批准的前提下一周相聚一次。

吃饭在公社大食堂,每人配以碗筷,定时去集体食堂排队打饭。刚开始时一天三餐,到后来认为吃三餐多余,改为一天两餐,没过多久,粮食配给越来越少,干饭变成了稀饭。野菜、草根、树皮,蚱蜢、甲壳虫、蟋蟀、壁虎都成了果腹的美味佳肴。很快连这些“美食”也找不到了。每天都有人饿死,发展到最后,就像中国古书中记载的大灾之年,人甚至吃死人的肉。

新人们被迫学习农活,种地修渠,为了完成规定的劳动限额,白天必须在田里干十几个小时活,晚上还要开会学习。居住的条件尤为简陋,用竹子搭成无法遮风雨的吊脚楼,家徒四壁,没有任何家具。辛辛苦苦打下的粮食,必须全数交公。允许种蔬菜瓜果,但收成归公。偷吃瓜果被定为偷窃罪扭送村委会处治。据不完全统计,在此期间,至少有一百多万人因为劳累、饥饿、营养不良和疾病而死去。

在红色高棉执政的三年八个月二十天时间里,其恐怖程度空前绝后。1976年夏,一直处在幕后的波尔布特出任政府总理。年底他忧心忡忡地指出“党的躯体已经生病了”,此后就以肃清亲越分子、克格勃间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和新混入党内的异己分子为借口开始了内部清洗。在1975年10月宣布的民族阵线的十三个领导人中,就有五个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处决,其中包括内政部长、两任商务部长、新闻和宣传部长、国家主席团第一副主席等。各大区的党政军领导人被处决的更多。最集中的一次是1978年对被认为是亲越派的东部大区干部和军人的清洗,由西南大区的领导人塔莫负责,一次屠杀了近十万名自己人。S-21杀戮场,主要用来审讯、拷打和处决党内敌人。据估计,仅在这个中心一处,就处决了两万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S-21发掘出近九千具尸体。还有许多死人坑尚待挖掘。这些人死得极其恐怖,红色高棉为节省子弹,杀人多用棍棒重击或以斧头砍杀。许多陈列的头盖骨上,留有被斧头砍出的裂痕。1976年1月柬共颁布新宪法,改国名为民主柬埔寨。4月西哈努克被迫退休,随后遭到软禁。他的子女亲属十几人照样作为“新人”下放劳动,最后下落不明。

在大屠杀的同时,民柬对外处于极度的自我封闭状态,国门被关闭,受害者无路可逃,只能束手就擒,惨遭杀戮。到1978年底,只有为数很少的几个国家与之互派外交人员。

在短短不到四年的时间里,红色高棉取消城市、强制人口迁移、取消货币、取消商品、取消家庭,用暴力达成社会改造,建立一个最纯粹的社会主义社会,整个国家没有商店、没有庙宇、没有学校或公共设施,文明被践踏,百姓遭涂炭,国民经济全面崩溃。

1984年获得第五十七届奥斯卡三项大奖的影片《THE KILLING FIELDS》就是描写红色高棉时期的苦难。影片根据真实的故事,再现了红色高棉时期大屠杀的生还者Haing Ngor经受饥饿和严刑拷打、饱受战争恐怖、亲人死亡的经历。

从此可见,波尔布特的血腥统治把柬人战后享受尧天舜日的梦想全部粉碎了,反而,让他们陷入天昏地暗的悲惨社会。全国仇波反波的声浪日益强烈,谁也希望出现新一位英雄来竖起义旗,打败波尔布特灭种政府,帮助高棉人民从劫难中解脱出来。那位人民期待的新英雄终于抛头露面了,他就是现任柬埔寨总理的洪森(Hun Sen)。

4.棋逢对手

洪森(Hun Sen)1951年4月4日,出生于柬埔寨磅湛(Kampong Cham)省的一个农民家庭中。13岁那年,他离开老家,独自一人到首都金边求学,寄宿在一座寺院里做庙童直至读完初中。

1967年,刚16岁的洪森出于对西哈努克的热爱和对美帝国主义的义愤,投笔从戎,参加了红色高棉的部队,很快成为一名手握“重兵”的军官。18岁,开始率兵打仗,23岁统领2000人的部队。他带着自己的部队南征北战,与亲美政府展开殊死的搏斗。

1975年,柬埔寨解放在即,洪森却受了伤。在这一场战斗中,他的左眼中了弹,住进了医院。由于伤势严重,他没能保住这只眼睛。

1975年4月17日以后,红色高棉执政时,眼看波尔布特倒行逆施,残酷镇压人民,他对红色高棉的信心开始动摇。他因拒绝屠杀穆斯林而被红色高棉追杀,从此,他遂起倒戈的念头。

1977年,洪森率部逃往越南,不到2年,他联合越军杀回金边,一举打溃了红色高棉政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