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10)

028 真树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真树华(1923―1948),原籍福建省浦城县,1923年5月(农历四月)出生于福州一个官宦家庭(其父真尧恭,曾任福建护法军少校参谋、浦城县县长、福建省国民政府财政厅和建设厅专员,省参议会议员)。1935年在福州前山小学毕业后随父到上海就读中学,期间参加了声援北京“一二九运动”的罢课斗争。1937年9月回到浦城县立南浦初级中学读书,在闹市创办壁报(名为“街头教室”),宣传抗战救亡,并立志要“脚踏实地,苦干实干,用自己精力、知识,为被压迫的农民呼喊,为抗日救亡服务!”

1938年8月考入省立福州中学(时内迁沙县)。1939年10月参加民教工作团回到浦城从事民教服务,期间团结一批青年在浦城城关及古楼、枫溪、西乡等边远山乡,自编、自导、自演小话剧、小歌剧、小演唱,宣传抗日救亡斗争。是年冬,受共产党员林涧青引导,开始阅读进步书刊。1940年春参与筹建书报社,组织进步青年读书会,学习进步书籍和抗日歌曲,研讨抗日救亡局势,并与限制书报社、读书会活动的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

1940年8月结束“民教”后回到沙县的省立福州中学继续上学。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国民党福建当局公开限制共产党活动,政治环境险恶。真树华撰写文章揭露国民党消极抗战、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行径,并刻印传单广为散发。是年春,在外出散发《驱逐陈仪救福建》小册子时被国民党特务抓捕,押解到三元(今三明)的梅列集中营关押审讯。在狱中,国民党当局软硬兼施,试图从真树华身上打开缺口,破坏共产党组织,但真树华一口咬定,这是个人行为,使国民党特务一无所得。此后,在其父亲真尧恭四处活动后得以交保释放。

出狱后,真树华因从事“危害民国”活动被省立福州中学开除,转学到当时内迁顺昌县洋口镇的福州英华中学继续求学。在英华中学期间,他潜心攻读进步书刊,调查社会现状,写出心得体会,留下了10万余字读书笔记,也记录了他从一个爱国青年转变为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的思想轨迹。

1943年9月,真树华从英华中学毕业后考入福建农学院。其时,福建农学院内迁国民党的战时省会永安。当时的永安荟聚了东南各省的文化名流,号称“东南抗战文化之都”,进步文化活动十分活跃。真树华积极参加抗战文化运动,并与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此后在共产党员简印泉领导下从事革命活动。

抗战胜利后,真树华随福建农学院迁回福州。1946年初,由孙道华、简印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当选为中共福建农学院支部宣传委员,1947年2月任中共福州第一市委委员兼福建农学院党支部书记。期间,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开辟“第二战线”,发动大规模的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运动。真树华悉心协调安排,成功组织福建农学院与福州各学校的学生爱国运动。

1947年6月,真树华受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派遣回浦城开辟工作。回到浦城的第二天,他就与浦城的地下党员王刚、李明取得联系,随即成立党小组,任小组长。随后以浦城农业职业学校教师身份为掩护,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开展武装斗争,打开了浦城革命斗争的新局面。是年9月,组建城工部浦城支部,任支部书记。为了筹集革命斗争经费,真树华把任教收入全部捐献给党组织,还从家中“骗取”钱和物资、变卖新婚妻子的首饰等,用于党组织的活动经费。

1947年12月,组织上调真树华等人到中共闽浙边地委工作,真树华任地委机关总支书记,并随地委机关参加闽北游击区的游击战争。

1948年4月“城工部事件”发生后,真树华受到牵连,被调到崇安游击区接受审查并蒙冤罹难。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后为被错杀的同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真树华为革命烈士

029 陈宗珪

陈宗珪(1925-1948),字炳炎,福建省泰宁县杉城镇(城关)和平街人。1925年出生于福州一个官宦家庭,1937年小学毕业后随父母回到泰宁。1938年考入邵武初级中学,1941年考入省立福州高中(时内迁沙县),1944年考入厦门大学(时内迁长汀县)化学系。其时,日寇侵占闽海,激发了陈宗珪的爱国热情,他积极参加学生抗日救亡活动。

抗战胜利后,陈宗珪随校迁回厦门。1946年夏秋之交,陈宗珪结识了福建农学院学生、共产党员真树华。在真树华引导下,陈宗珪接受了马列主义,并由真树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12月24日,北平发生美军强奸北大学生沈崇的事件,厦大学生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开展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抗暴运动。陈宗珪积极参加抗暴斗争,当选厦门大学抗议美军暴行委员会委员,负责宣传科的工作。他组织宣传科的同学四处寻找资料,编写宣传材料,印制宣传品广为散发,揭露美军的暴行和国民党当局的卖国行径,为1947年1月7日厦大师生和厦门市民大规模的抗暴游行请愿斗争打下了坚实的舆论基础。

陈宗珪的革命活动受到了国民党特务的关注。为保护陈宗珪的安全,党组织安排陈宗珪于1947年3月离开厦大,前往江苏省江阴县祝塘镇力行中学任教隐蔽。是年8月风波过后,陈宗珪回到福州与党组织接上关系,受命回泰宁组建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泰宁特别支部,任特支书记。陈宗珪回到泰宁后,以泰宁县立初级中学教师的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迅速联系各地党员、并秘密发展党员,恢复和壮大党的组织;同时组建了读书会和秘密农会等党的外围群众团体,联系和发动群众;组建武装工作队开展游击斗争。

其时,泰宁的国民党当局仰慕陈宗珪的才干,也为探明陈宗硅的政治倾向,由CC派特务江友仁出面,邀请陈宗珪主编国民党县党部的《正义报》。针对敌人的阴谋,陈宗珪与特支委员研究后,将计就计,以此为“护身符”出任国民党报纸主编,并借此出入国民党县党部,掌握了难以得到的油印机,暗中用来印发革命的宣传材料。同时,利用敌人派系间的矛盾,制造“狗咬狗”的斗争;利用敌人玩弄的假民主,揭露敌人的黑暗内幕;利用国民党的电讯消息,有意识地介绍解放战争的有利形势和全国各地的民主爱国运动。陈宗硅对江友仁说:既要办报,就得像个样子,要笼络人心,就得要有点民主味道。在征得江友仁的同意后,有意识地把一些敌特分子聘为编委或通讯员,周刊改为三日刊,并扩大了时事栏和地方栏。陈宗珪白天教书,晚上编报,夜深人静时则在敌人的《正义报》编印室内悄悄油印共产党的材料,以“皮耳”的笔名撰写文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勾当。期间肺病发作,以至吐血,仍然坚持工作。

在国民党大演“国大”贿选丑剧那段时间,泰宁国民党内部争夺剧烈。陈宗珪抓住时机,每天晚上收集当天情况,漏夜撰写文章,印成传单,冒着杀身危险广为散发。敌人两派见了传单都大为恼火,彼此更加憎恨竞选对手,矛盾激化到剑拔弩张、形成了“狗咬狗”的严重对立局面,而人民群众则进一步看清了这些丑类们的真面目。

随着斗争的深入,闽北、闽西的游击队先后进入泰宁腹地活动,掀起抗丁抗粮抗捐税的群众斗争。同时,由《正义报》引发了国民党派系内讧造成混乱,让敌人对陈宗珪产生怀疑并严加跟踪监视。1948年2月2日,国民党特务决定逮捕陈宗珪。中共闽西北特委获得情报后,果断安排陈宗珪迅速离开泰宁,使特务们扑了空。

此后,陈宗珪转入南沙尤(南平、沙县、尤溪)游击区坚持革命斗争。1948年4月“城工部事件”发生后,陈宗珪受到了牵连和审查,同年5月在南沙尤游击区蒙冤罹难。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后为被错杀的同志平反,中共福建省委组织部于1957年6月26日作出决定,追认陈宗珪为革命烈士

030 陈统安

1947年5月5日的夜晚,位于福州市区中洲岛上的国民党福建省水警总队司令部里灯火辉煌,如同白昼。司令部大门口两旁的哨兵荷枪鹤立。在强烈的灯光照耀下,哨兵的刺刀闪闪发光。就在这戒备森严的福建省水警最高首脑指挥机关里,是夜发生了一起震撼全省的事件:该司令部军械室里的所有轻重武器不翼而飞;司令部警卫排长及八名水警士兵亦不知去向。这起奇异事件,国民党福建当局称为五月兵变,福建史志称为“枪变”。这起事件的直接当事人,是一位名叫陈统安的中共地下党员。

陈统安(1912―1948),福建省南平市漳湖坂镇下坂村人。1912年10月出生于贫寒的市民家庭,其父靠屠宰牲畜养家糊口。陈统安年少时在家乡一边务农一边读书,1939年考入福建省警官学校的水警警官训练班,1942年毕业后分配在闽江口的一个水警队任分队长。他为人正直,不畏强暴,乐于助人,好打抱不平,1943年因为主持正义与另一部分警察发生械斗,被撤职入狱,后经保释返回樟湖坂溪口村开店做小生意。曲折的生活经历,使陈统安认识了国民党的腐败统治,萌发了同情贫苦农民的疾苦、同情共产党的“造反”的思想。为了帮助乡亲,他创办了全县最早的“溪口农民信用合作社”。

1945年冬,陈统安乘闽江客艇前往福州,在船上遇见同乡熟人杨良言。在言谈中流露出企望光明,欲寻新出路的意愿。杨良言为共产党员,时任福州第二市委组织委员,对陈统安的为人处事比较了解。在杨良言的引导下,陈统安认识了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斗争。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由杨良言直接领导,在溪口一带发动群众,组织秘密农会,利用国民党当局的“二五”减租政策与地霸开展合法斗争和抗丁抗税斗争,并以组织国术馆为名吸收20多名贫苦农民入馆,组织一支由中共地下党领导的秘密游击队,搜集闽江沿岸的敌特活动情报,并建立革命据点。

1946年4月,党组织决定陈统安利用在警方的特殊身份打入敌军内部。陈统安受命后取得警校教官的帮助,恢复了被撤的水警分队长职务,不久调任福建水警总队警卫排排长。中共闽江工委因此在水警总队建立了秘密据点,收集闽江沿岸敌特的活动情报,掩护往返于闽北和福州等地的干部,转运物资和情报。期间,陈统安按照党组织的部署,在水警总队中秘密发展党员,组建党的组织,掌握了一支武装,为掩护闽浙赣区党委的水上交通线做出了特殊贡献。

1947年4月,因山区游击战争急需武器装备,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决定陈统安率领水警警卫排一部携武器装备发动兵变。5月5日晚,陈统安按原定计划把武器拆散伪装后,以奉命“剿匪”为由分乘两艘民船,携带水警总队司令部的全部武器(两挺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和二十多支冲锋枪、步枪,8000余发子弹),以及其它军用物资悄然进入闽侯游击区。由于秘密工作要求,同时也因时间紧迫,陈统安没有来得及将母亲和妻子安全转移,其毁家纾难的精神,充分表现了陈统安坚强的革命意志。

此后,陈统安调任中共闽浙赣区党委机关特务连连长,在永泰、闽侯边界地区参加游击战争。1947年底随区党委机关转战到闽北游击区,1948年初调任闽浙赣游击纵队大队长。1948年4月“城工部事件”发生后受到牵连,是年6月在闽北游击区接受审查并蒙冤遇难。1956年中央重新审查“城工部事件”后于同年9月7日获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陈统安为革命烈士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1) http://bbs.tiexue.net/post_4379024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2) http://bbs.tiexue.net/post_4381150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3) http://bbs.tiexue.net/post_4382376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4) http://bbs.tiexue.net/post_4387627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5) http://bbs.tiexue.net/post_4394465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6) http://bbs.tiexue.net/post_4398765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7) http://bbs.tiexue.net/post_4405303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8) http://bbs.tiexue.net/post_4409610_1.html

忠魂可鉴——福建城工部事件牺牲烈士(9) http://bbs.tiexue.net/post_4411099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8-11 20:42:27 被wyjk77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