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1年4月11日下午5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美国政府处理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事件的全权代表、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向中国外交部部长唐家璇递交了关于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的致歉信。

中国政府和人民在“撞机事件”上与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取得阶段性成果,但搜寻王伟的工作还在继续。

4月14日,搜寻中国飞行员王伟进入第13天……

南中国海连着中南海

王伟跳伞落水的消息迅速传到北京,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对这位海军飞行员的生命安危极为关注。

4月3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在会见卡塔尔国首相时强调,人是最可宝贵的。我对这名飞行员的人身安全十分关心,已多次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进行搜救。

4月4日,江主席在动身前往拉美6国访问前,又当面听取了海军司令员石云生的汇报,再次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继续搜救跳伞飞行员王伟。他深情地说:“我心里一直惦着被美国军事侦察机撞毁的那架飞机上的飞行员。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胡锦涛以及军委其他领导同志,也十分关心王伟的生命安全,多次打电话询问搜寻情况。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部署,海军司令员石云生上将、政委杨怀庆上将亲自坐镇指挥搜救行动,并每天亲自掌握进展情况,研究确定搜寻方案。海军副司令员么兴远中将、海军航空兵司令员马炳芝中将,于4月1日事发当天即赶赴海南陵水机场一线指挥。南海舰队司令员安文庭少将率舰参加搜寻行动。

空中海上紧急出航

王伟在飞机被撞毁后从高空跳伞会不会受伤?落水后会不会被恶浪吞噬或受到鲨鱼袭击?大海茫茫他又会漂向何方?时间就是生命!早一分钟找到王伟,他就多一分生还的希望!

海军紧急行动!4月1日9时10分,在美军用侦察机撞毁我军用飞机、飞行员王伟跳伞后3分钟,搜寻活动即迅速展开。我海航某团张建军机组驾驶运输机正从西沙飞往海口,接到命令后立即改变航向,飞往出事海域搜寻;与此同时,海航某团直升机从邻近机场紧急升空;由北京飞来陵水执行任务的海航某运输团赵青松机组,迅速起飞前往搜救;正在某海域训练的南海舰队舰艇编队,全速驶往搜寻海域……

国家海事局紧急出动!他们以最快速度发布航行通告,通知过往船舶注意目标搜寻。

海南省海上搜救中心、省渔业厅紧急通知和部署附近作业船只立即赶往出事海域,搜寻救护我海军跳伞落水飞行员,并主动提供24小时无线电联络。渔政、渔监等执法船为搜救渔船全力提供了各种帮助。

据统计,事发当天,军队和地方就先后出动飞机12架次,舰船11艘,昼夜不间断地在海上实施严密搜寻。

立体式海上大搜寻

举世瞩目的事件,空前规模的搜寻。据设在海南陵水机场的搜寻指挥所负责人称,这是迄今我国规模最大、强度最高的一次海上搜救行动。至4月13日晚6时,已出动飞机113架次,舰艇108艘次,救捞船、渔船等民用船只1000多艘次,5.5万多人次,在事发海域进行拉网式搜寻,搜寻海域范围扩大到8万平方公里。同时,数千民兵沿197公里的海岸线一步一步搜寻,并登上附近19个岛礁、沙洲仔细察看。

海上救援不同于陆地救援。陆上搜寻一般按方位便可找到目标,而海上遇险者无法与大海抗争,只能随波逐流,在海里一般只能露出头部,不易被发现,搜寻人员只能通过肉眼目测观察。而南海海域水文气象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区域之一,4月是南海季风时节,平均风力5到6级,浪高达3米左右,风向、海潮、海流变化较大,海上飘浮物一昼夜可漂流数十海里,漂流方向无规律可寻,这给搜寻带来很大困难。

每天晚上,指挥所里都灯火通明。大家仔细分析海区风向、风速、海潮、海流等资料,完善搜寻方案。一天又一天,搜寻海域在不断扩大,搜寻兵力在继续增多。空中,侦察运输机、直升机,从低空、超低空不同高度拉网式观察;海面上,驱逐舰、护卫舰、猎潜艇以及救捞船、渔船,按照划分的海域犁田一般来回搜寻,不遗漏一片海面,不放过任何细小的飘浮物。

一天,搜寻的飞机观察到海里有像降落伞一样的东西,急忙召唤军舰打捞起来,原来是渔网。还有一天,打捞起一件救生背心,经过仔细辨识,却并非我海军飞行员的装备。大家一次次失望,又一次次燃起希望。

万众情牵子弟兵

年轻的海军飞行员王伟跳伞落水,全国人民都在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忧。国家有关部门和海南、广东两省政府和人民积极出动力量,加入这次凝聚军心、民心、爱心的海上大搜寻。

国家海上搜救中心,交通部部长黄镇东亲自坐镇,指挥富有海上搜救经验的3艘救捞船在重点海域日夜搜寻。广州救捞局在事发当天派出“穗救202”船之后,又于4月4日晚派出设备最先进的“德跃”号轮从广州起航,昼夜兼程赶往出事海域。海南海事局派出“航救182”救生船加入搜寻行列。8日下午4时,交通部又电令“嘉山关”号、“开拓9”号、“进取3”号、“明泽湖”号等多艘船只,向出事海域集结,在更大范围内搜寻。

王伟所在的海军航空兵某部陵水机场,就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境内。从4月3日开始,陵水县新村镇就出动71条渔船出海搜寻王伟。这儿的渔民很少出远海,可这次不同,县委书记一动员,260名渔民马上放下捕捞和养殖作业,驾船赶往100多公里外的出事海域。有许多渔民连续七八天吃住在船上。随后几天,从陵水到万宁、琼海、三亚等县市,参加海上搜寻的渔船已增加到870余艘,有的港、澳、台渔船也主动加入到搜寻的行列。茫茫大海上,只见众多渔船一字排开,两船相距500米,并排推进,仔细寻找。

在三亚濒海的村镇,民兵和群众还自发地沿着海岸寻找王伟,希冀他能被海浪推送回来。沿海岸的村村寨寨都设立了瞭望哨,不停地观察海面。4月10日上午,有人报告附近石洲岛还是个“空白点”,三亚市武装部长立即命令海上快速反应民兵小分队乘快艇前往搜寻。驾艇的是“天涯海角”风景区经营旅游快艇业务的个体老板,他已连续几天放下生意参与搜寻。快艇刚启动,一位中年妇女喊“等一等!”她递上一个保温瓶:“王伟跳伞已10天啦,这里是冰块,要能找到他,让他含上一块,他渴啊,可不能猛喝水。”

战友,你在哪里

王伟的安危,更时刻牵挂着战友们的心。4月1日晚,正在陵水机场训练的某飞行团副团长赵勋主动请战。从第二天开始,他们每天连续飞行八九个小时。副团长张建军机组,第一天最早开始搜寻,连日来一直高强度、超负荷飞行,一天多次起飞,飞行长达11个小时。

一连几天,海面上云层很低,又有风浪,搜寻工作异常困难。参加搜寻的机组都是领导干部亲自驾机,仔细搜寻,不放过海面上任何一个可疑目标。飞行团长王绍军驾驶直升机,还大胆地降到离海面10米的高度仔细观察。

“深圳”号导弹驱逐舰舰长李晓岩亲自带着观察望组,站在视野开阔的后甲板,冒着烈日,顶着海风,一天又一天地搜寻观察,盼望着海面上出现他所熟悉的飞行员头盔,亲手放下舷梯,救起亲爱的战友。

13天过去了,茫茫海空,仍有千千万万个声音在深情地呼唤:王伟,你在哪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