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888年,乔纳森·温莱特出生于军人世家,他的祖父、父亲以及叔父都曾在美军部队中服役,从他的祖父到他自己,温莱特一家的军人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1906年,温莱特准尉从西点军校毕业,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活。刚刚毕业时,温莱特也曾立下誓言要为美利坚合众国的荣誉奉献他最后的力量,然而在被困菲律宾战场弹尽粮绝的情形下,为了保全数万名美军将士的性命,他忍辱负重,选择向日军投降,沦为日军的阶下囚。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举动非但没有使将士们得到解脱,却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关于这段回忆,已晋升上将的乔纳森·温莱特,在回忆录的结语处写道:“在我漫长的被俘生活中,我一直想知道日本人怎么能做到那样的惨无人道。他们战前的行为就已经多次显示了他们的文化特点。我曾经试着从他们战前特征中寻找他们战争罪行的线索,但是这实在很难。”

1945年9月2日,温莱特中将在密苏里号战舰上见证了日本的投降,这一时刻对他来说真是百感交集,既惭愧又自豪,当然更非常激动。“我已经为了这一天等了三年多,现在再高兴不过了。”温莱特非常感激美国人民对他投降这件事的理解和同情,还有麦克阿瑟将军给了他这次见证日军投降的机会。仪式上,他和英军中将帕西瓦尔就站在麦克阿瑟的身后。麦克阿瑟签字用了五支自来水笔,他把其中两支留给了他们作为纪念。他甚至跟温莱特开玩笑说,瘦皮猴,如果你愿意,欢迎回来继续带你的那支队伍。

后者,始终沉默不语。

9月7日,温莱特将军返回美国,同时就在这一天,他被晋升为上将。

20世纪50年代,温莱特写了本回忆录,他始终都没有从自责中挣脱。

尽管在之后的日子里投降这件事给温莱特带来的阴影一直缠绕在他的心头,直到他离开人世,但美国人民一直将他视为英雄,认为他是一位勇敢的将军。1972年,他们为他写了本书,名字叫《巴丹英雄》。

临危受命接掌败局

1940年11月,温莱特少将被任命为菲律宾师的指挥官。他与麦克阿瑟是西点军校校友,在1940年至1941年的菲律宾保卫战中屡立战功,成为麦克阿瑟的得力助手。麦克阿瑟将军初到菲律宾时,菲律宾的防务情况非常混乱,在美国总部方面的支援下经过重新部署之后,到1941年菲律宾的防卫力量大有改观。

1941年7月26日,麦克阿瑟接到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的命令,被任命为美国远东陆军司令,授予中将军衔,任务是立即整编菲律宾部队,随时准备应战日军的来袭。麦克阿瑟信心大增,他和温莱特都没有想到日军会那样快的对菲律宾发起进攻。

1941年12月7日(夏威夷时间),日军突然袭击美军太平洋舰队驻地珍珠港,与此同时,准备进攻马来亚和菲律宾的日军部队也正在待命状态。12月8日,日军就开始了对菲律宾的袭击。美军防线被连连击破,全面后撤,马尼拉失陷。就在麦克阿瑟退守巴丹半岛、部队的彈藥和给养都严重匮乏之时,美国军事计划委员会在分析了当时的战局后,决定放弃远东战场,主要支援欧洲战场。之后,麦克阿瑟接到了美国总统罗斯福、参谋长马歇尔和陆军部长的联合电报,命令他转赴墨尔本,统率在澳大利亚的美国部队。

1942年3月10日,麦克阿瑟将温莱特叫到他的住所,将指挥权变动的事情和温莱特说了一遍,又谈到了巴丹的局势。“我们是孤立的,乔纳森,你也知道这一点,”麦克阿瑟这样说:“你知道如果我去澳大利亚,我会带着尽量多的东西尽快回到这里。在这期间,你一定要守住这里。”

温莱特告诉他,守住巴丹是他此生的目标。麦克阿瑟继续说道:“但是我要确定你们在尽全力进行防守。你是一个老兵了,乔纳森,巴丹的防御一定要有纵深,必须有纵深地进行任何拖延时间的防御。”

“我知道,我正在努力依据地形和部队的人数展开纵深部署。”温莱特坚定地说。

麦克阿瑟临走时送给温莱特一包雪茄和两大罐刮胡膏,这些在温莱特的战俘生活中都派上了用场。

“只要我活着,我会一直坚守巴丹的。”温莱特发誓说。

这次在克雷吉多岛上最后与麦克阿瑟见面之后的几年时间中,温莱特多次想起他自己做的承诺,一个他没能坚守的承诺。

被迫投降身陷囹圄

日军在得知麦克阿瑟的离开之后,加紧了对巴丹和克雷吉多岛的进攻,想尽快结束在巴丹的战斗。日军调来远程大炮,对美军的海岸防线展开猛烈的攻击。在美军歼灭了日军的一支摩托化部队之后,日军更是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对巴丹进行更加猛烈的轰炸,并且炸毁标有明显标志的战地医院,部分地方还展开了白刃战。

但是,美军面临着更大的困难是粮食和彈藥的极度缺乏,每天的给养不足正常标准的一半,并且伴随着疟疾和痢疾等热带流行病的爆发,部队的作战力量渐渐枯竭,饥饿与疾病的双重折磨使战士们没有了力气。

温莱特于1942年3月20日被晋升为陆军中将,成为驻菲美军总司令。在这种情形下,温莱特想尽一切办法为部队争取给养,还积极组织进攻和防守,坚持与日军作战。因为,他记得麦克阿瑟的命令——“一定不能投降”。

在温莱特的指挥部搬到克雷吉多岛上之后,他的部下金将军就是在巴丹岛上美军的最高指挥官了,他带领着7万多美菲士兵在战斗。在战事急剧恶化的局势下,温莱特一直和金将军保持着联系,指挥着一次次的反击。但日军的轰炸打开了一个个口子,将美军防线截成几段,最后金将军的指挥所都已经被日军攻占,他失去了最后的反击能力。金将军为了不使这数万人的性命在两三天之内化为乌有,他在没有向温莱特请示的情况下于4月9日向日军举起白旗投降。

温莱特得知这一消息时惊呆了。“回去告诉他不许投降。”温莱特大喊着。但已经晚了,温莱特很快意识到在那种情况下只能选择投降。

在巴丹岛陷落之后,日军继续对克雷吉多岛发起进攻,5月5日深夜,总攻开始了,克雷吉多岛上的防线被日军一点点攻破。温莱特拍电报给罗斯福总统和麦克阿瑟将军说明了他已经尽最大努力进行战斗,无力抵抗只有投降。5月6日中午12点整,为了保存在克雷吉多岛上全体官兵的性命,温莱特被迫选择了投降。

成为战俘饱受摧残

温莱特将军被俘后,先后被辗转关押在6个战俘营。最初是在菲律宾的打拉战俘营,后来是在中国T灣,在那里的一年时间里他曾被先后关在花莲、玉里和木栅三个战俘营。直至1944年,温莱特和一些盟军高官被秘密转到位于当时的四平(今吉林)省郑家屯和西安(今辽源)县的奉天俘虏收容所下面的第一、第二分所。

从被俘一开始,美军将士们就开始挨饿,食物成了战士们疯狂想要的东西。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去,战俘们整日想的就是得到更多的食物。逐渐的,战俘身上的脂肪被一点点的消耗光了,开始消耗肌肉组织。每周在公共浴池洗澡的时候都会看到惨不忍睹的景象,战俘们个个瘦得皮包骨。繁重的劳动用光了他们臀部里面的肌肉和脂肪,臀部的皮陷落在腿部的骨头上,像两个深深的口袋。他们已经完全忘掉了尊严,除了食物什么都不想。梦境中出现的丰盛的宴会会使战俘们醒来时更觉得饥饿难耐。

在这里,战俘经常遭到毒打,就连温莱特将军也没能逃过这样的命运。毒打对他来说也成了家常便饭,甚至一个普通的日军士兵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也可以将他毒打一顿。温莱特将军在回忆录中这样写到:“正当我从厕所里走出来,要到营房后面的水池去洗漱时,看见了一个日本兵就在附近。他个子不高但很健壮,并且肌肉发达。我转过身,忍着胃疼向他鞠了一个躬,然后准备走开。但他却对我喊叫着什么,并示意让我靠近,于是我走了过去。‘什么事?’我问。这时几个附近的美国军官停下来看着我们。那名日本兵迅速冲上来给我一个耳光。这一击使得我的脸上针刺一样的疼,内心厌恶和绝望的情绪顿时升腾起来。我仍倔强地站在那里。接着他打了我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每打我一下他都喊着‘为在美国的日本人。’这种殴打使我站都站不稳,但是我努力坚持不让自己倒下去。他看见我没有倒下,就冲上来给了我的左下巴狠狠的一拳。我终于倒下了,已经神志不清。但是仅有的意识告诉我,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