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國女醫生在阿富汗被殘殺,父親是香港人,母親是英裔,這位叫伍凱倫的女性,原來是混血兒。伍小姐三十六歲,本來打算回國就結婚。男友是愛爾蘭裔的退伍英軍,在阿富汗相識。西方文明的白人男主角,混血兒主角,淪落蠻荒的異國舞台,戰火紛飛。以一大堆面目模糊的土著為背景,完全是韓素音流行小說《生死戀》的風格,因為像五十年代的荷里活小品,所以看上去很美。雖然女主角並無當年珍妮花鍾絲的濃艷,反有點鍾芳婷或姬白朗芝般的簡素,博客裏的伍小姐,人物性格還是很鮮活地飄香着,在阿富汗那種野蠻的國度──不錯,很政治不正確地,我Prefer用「那種」來冠指耶教文明之外一切殘暴而黑暗的「文化」,如果有人硬要稱之為文化的話──她披着紗巾的照片,帶着點薄荷氣。這位女生三十六歲仍未婚,應該是香港所謂「剩女」一族。女人三四十歲,如果有內涵和自信,則仍不算老,在這個時候,有點本事,世界到處走,不但一點也不「剩」,應該是最瀟灑的時期。伍小姐在博客裏的圖文,充滿陽光般的歡悅和自信──她不僅行醫,還喜歡當模特兒、跳舞、攝影。出色的女子是從來無所謂「剩」的。當然,她的父親是華人,未嘗不想她下嫁「中國人」,但相信她到倫敦的唐人街一看,會有嘔吐的感覺。英國也有許多身穿名牌一身珠光寶氣來掃貨的北京男人──看到他們小手指留着的半吋長的指甲,可惜伍小姐已經不在了,我會上她的博客問她:在她父親原來一半的那個世界,做一個他們所謂的「剩女」,你知不知道,其實還很光榮?中英混血女醫生跑到阿富汗,遇上了愛爾蘭的退伍軍人,在另一個世界狹窄的視野裏,這只是小說電影的一場夢境。「剩女」其實是放棄了尋夢的權利的女人。換一個中國角度看,伍小姐很傻,本來她可以選擇大城市的冷氣辦公室,擁有一個秘書。開視像會議,拿着一枚雷射筆講述Power Point的連卡佛CEO生活,這是香港一切女強人的「中環價值觀」。但她的另一半血裔令她拒絕此一選項。「寧化飛灰,不作浮塵」。人總要死的,躲在蝸居裏庸順一生,也會遇上泥石流或地震,化為一團數字,毫無意義地殞滅。關上伍小姐的博客,我看見窗外的一丸落日,霞彩漫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