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枪杀广东两名交警嫌犯认罪 称并不后悔

法警将胡益华带入法庭

枪杀广东两名交警嫌犯认罪 称并不后悔

胡益华静静地听着公诉人的指控

今天上午,制造“7·5枪杀交警案”的悍匪胡益华在揭阳市中院受审,此时距离其落网时间正好是一个月零一天。

被害者家属一路走来眼噙泪水

早晨8时刚过,已有大批记者齐集法庭外,广东各家媒体几乎无一缺席,甚至远至上海的媒体也闻风而动。胡益华案所涉及的浙江、福建等地的媒体,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庭审最新情况。

8时20分,羊城晚报记者得知胡益华的家属没能前来揭阳听庭,在电话采访中,胡的姐姐称家属没去旁听的原因是“即使现在去也赶不及了,所以就不过去了”。

8时30分,义乌被害男女的家属出现在现场,面对记者,他们极为低调,欲言又止。他们称数天前已来到广东,目的就是“想看看他(胡益华)为何如此丧心病狂?”

8时35分,被害交警黄伟江的妻子、叔叔和哥哥来到庭审现场,他们一路走来眼噙泪水,一言不发。被害两交警的同事和领导陪伴家属一同出现。

8时45分,揭阳市8名人大代表、8名政协委员以及政法部门有关人员陆续来到现场,他们受邀旁听庭审。

胡益华进法庭仍带“胡氏微笑”

9时整,胡益华被带上法庭。他穿着拖鞋,上身穿着黑色短袖衫、套一件朱红色囚服,在进入法庭一刹那,脸上依旧带着经典的“胡氏微笑”。在听法官宣读法庭规则时,胡益华斜坐着,不时扭头向旁边及往后看。

9时5分,公诉人在法庭上指控:今年7月3日凌晨,胡益华在浙江义乌一商场的停车场持枪抢劫一对青年男女朱某、王某,劫取现金2800多元、诺基亚手机和索爱手机各一部及银行卡等财物。在胁迫两名被害人说出银行卡密码后,胡益华又劫持两人前往异地取款。三人前往金华市曹宅镇取款途中,“雷克萨斯”轿车意外熄火,胡益华胁迫朱某、王某下车徒步往曹宅镇行走。凌晨4时许,当行至金华杭金衢高速公路与杭金线高架立交时,胡益华见天色渐亮,害怕抢劫行为被发现,遂将两人杀害,并将尸体抛到桥下水渠并用杂草掩盖后离开现场。

7月4日凌晨1时,胡益华租车返回抛尸现场,从死者身上搜到“雷克萨斯”轿车钥匙,后驾车往广州销赃,途中将车牌卸下扔掉。

7月5日23时左右,胡益华到达深汕高速公路惠来服务区并在车上睡觉。惠来高速公路交警大队执勤民警周喜来、黄伟江驾车巡逻途经服务区,发现此车无挂牌即上前盘查,并扣留胡益华身份证和驾驶证,要求其跟随警车回交警大队调查处理。胡益华害怕在浙江的犯罪行为被发现,遂起杀警念头。胡益华喊黄伟江停车并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朝坐在驾驶座位上的黄伟江头部开枪,又朝准备从副驾驶室下来的周喜来背部开了一枪,后绕过警车朝爬上花圃的周喜来连开数枪,最后返回警车,朝正在打开报警器的黄伟江开枪。随后,胡益华将黄伟江尸体搬入花圃,从警车内找回自己的身份证和驾驶证,并开车往厦门方向逃窜。民警黄伟江当场殉职,周喜来身负重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7月8日12时30分,胡益华被厦门市警方抓获,并缴获作案的手枪和其他赃物。

胡益华对指控供认不讳

胡益华对上述指控供认不讳,以数声“属实”的回答配合了公诉人的提问。据胡益华交代,他劫持义乌男女时没有遭遇任何抵抗,他当时把他们铐上,然后开车往偏僻地方驶去。到郊区后,才将两男女的随身包抢过来,翻找里面的钱财和银行卡。在起杀人灭口念头后,胡益华选择在立交桥下面下手,因为“立交桥附近很喧闹,开枪不易被发现”。他让那对青年男女走在自己前面,先在男子头部开一枪,随即朝女子后背开两枪。胡益华发现男子中枪后仍旧喘气,又朝其补上一枪。杀人后,他寻找掉在地上的弹壳,因为“这是犯罪的常识,为了事后不被人发现”。他称自己总共开了四枪,只找到两个弹壳。

庭上,辩护律师询问胡益华:“你对这两宗案件有什么认识?”

胡益华回答:“没认识。”

辩护律师继续问:“你有没有后悔?”

胡益华回答:“自己既然走这条路,就不后悔。”

胡益华家人没请律师

父母双双病倒,没有家属来揭阳旁听庭审

胡益华身后的旁听席上,黑压压的人群里找不到一张胡益华熟悉的脸孔,他的家里人没来。

昨天一整天,羊城晚报记者多次尝试与胡益华的父亲胡敦本联系,然而他家的电话一直传来忙音。胡益华家所在的金华市婺城区岭上乡塘头村村委书记胡根生称,胡益华的父亲在胡益华事发后,就将家里的电话线掐掉了。

今天早上,记者电话联系上胡益华的姐姐胡美红,胡美红说,自从胡益华背负滔天命案的消息传回到宁静的小山村之后,胡益华的父母便双双病倒不起,连家门都出不了,更不用说远赴广东揭阳参加庭审了。

胡美红坦承,他们没有给胡益华请律师,现在家庭条件也请不起律师。“请律师有什么用呢?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谁也保不了他。”胡益华从一个乡亲眼里的上进青年,蜕变成一个杀人狂魔,带给所有人太多的震撼。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由于胡益华家属一直未申请辩护律师,根据法定程序,揭阳司法部门指定揭阳市法律援助处的一名律师担当胡益华的代理律师。

胡益华已被开除党籍

曾是村里最年轻党员和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

今天上午,羊城晚报记者在法庭外获悉:胡益华的家乡金华市婺城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已作出决定,给予胡益华开除党籍处分。现年29岁的胡益华,于2002年12月入党,是村里至今为止最年轻的共产党员,也曾经是村里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被推荐去参加婺城区政府组织的乡镇干部培训。

婺城区纪委认为,胡益华的行为已构成妨害社会管理秩序错误,情节严重。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七十四条之规定,经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胡益华开除党籍处分。

■链接

胡益华作案两起身负四命

逃亡途中,竟用真名开房

据介绍,7月8日上午8时许,厦门市公安局组织了3000多名警力,对全市的酒店、停车场、娱乐场所进行布控和排查。两小时后,民警在厦门思明区吕厝附近发现了可疑车辆,此车正是浙江失窃的车。之后警方发现犯罪嫌疑人胡益华在“鑫如家酒店”用真名开了房,随即组织便衣警察对该酒店进行布控。据曾接待过胡益华的一名保安称,当时胡进酒店后,没说太多,就点了一间豪华大房入住。

当天中午12时30分许,胡终于走出了天虹商场,但右手依然插在裤袋里。警方立即调动警力跟踪男子,到一个偏僻处时,两名便衣警察从男子正对面走来,另外4名便衣警察紧跟男子身后,就在三方交叉的瞬间,6名便衣警察一拥而上,将男子按倒在地,将其抓获。

为何在揭阳受审而非义乌

揭阳警方先于浙江警方立刑事案,因此须押回案发地广东受审

广东揭阳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抢劫罪对胡益华提起公诉。

据胡益华供称,其第一次杀人是7月3日凌晨在浙江义乌枪杀一对情侣,而在一般刑事案中,是按照犯案第一属地的原则在该地审判,为何胡益华不留在浙江义乌受审呢?法学专家介绍,浙江义乌那对情侣遇害后,由于亲友以“失踪”报警,义乌当地警方起初未寻获尸体,无法完全确认案件性质,因此以“失踪人口”立案。7月5日深夜,胡益华逃亡至广东深汕高速惠来服务区时枪杀了两名交警,揭阳警方以凶杀刑事案立案。随着侦查进一步展开,广东警方向邻省通报了嫌疑人及驾驶赃车的情况,才引起义乌方面对两案件的串并调查。从案件性质看,揭阳警方先于浙江警方立刑事案,因此须押回案发地广东受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