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向南、向南,一直行进到宁明的xx乡(那时叫公社)停下来。“我们在此地休整,更换和补充武器装备……使用新的部队番号53309,第71分队。可以给家里写信报个平安,内容不能涉及部队的情况—就说到这里执行战备训练任务……班长检查战士写的(信)、排长检查班长—检查完之后封口,统一交到连部寄出去……”指导员开会时这样布置。

按照连队布置的口径写好家书,总觉得意犹未尽,不能把到广西的真实情况告诉家人,总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家里人收到报平安的家书,或许会天真的以为我们来到广西仅仅是“战备训练”。但是,南下一路上的政治动员,已经让我感觉到战争不可避免,流血牺牲就在眼前。怎样才能把这些告诉家里人呢?

想来想去,终于一个点子想了出来。

把真实的情况写在邮票的背面,贴在信封上就可以“逃过”检查。

于是我把平时保留的各种各样的“花邮票”(纪念邮票)拿出来,在背面写下我想告诉家人的话,每次寄信贴两张。而后又在信中装模作样的写到:“知道二姐平时很喜欢集邮(其实根本就没这码事),虽然我们寄信不用邮票,盖个三角戳就可以,但是我觉得这邮票寄出后才有收藏意义,请二姐务必仔细收藏”云云。这样一来,家里人肯定会按照我的意思,把邮票从信封上揭下来收藏,这样就能看到我写在邮票后面的东西了。

按这种方法,我先后写了三封冠冕堂皇的家书,寄出了六张带有泄密性质的邮票。(注:这6张邮票果然被家人发现邮票后面的秘密,但是只有一张幸存下来,其它5张邮票,被老公安的父亲看过后认为不妥,当时就销毁了,只有1张他认为关系不大,保存下来,现在发出来,给大家看看当年的泄密手法)

这是邮票正面,当年寄出一封平信只要8分钱,我一次贴两张,很奢侈的。

越战亲历(4)我用邮票向家人透露参战的秘密

邮票后面的文字(有点模糊)“我马上就要到第一线去执行侦察任务,请家里放心,保证狠狠打击侵略者”

越战亲历(4)我用邮票向家人透露参战的秘密

虽说是部队休整,实际上比一级战备还要紧张。除了睡觉之外,全部时间安排满满的。请被越南当局驱赶回国的华侨控诉越南当局的暴行,这些控诉的华侨大多来自南越……

一天,越语翻译教我们战场基本用语,人手一册双开面教材。当晚,伊伊呀呀背着这些战场用语的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正在擦手枪的排长:“排长,我看这战场用语,就像是我们这仗打起来,就一定能打赢越南鬼子。”

“哦?说说看。”

“你看看,”我晃动着手上的越语战场手册:“这上面都是‘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举起手来’……这些都是胜利者的口气。看介绍美国佬在越南作战的资料,那美国佬打仗,每个大兵都有一块手帕,上面用好几种语言印着什么:‘不要杀我’、‘请给我食物’、‘我要喝水’……一副随时准备当俘虏的腔调,所以他们才打不过越南鬼子。”

美国兵是雇佣兵—政府花钱买他们打仗,所以他们怕死…..其实,是人都有怕死的一面,但是因为怕死、投降、当了俘虏,那就生不如死……”排长说着,把擦好的手枪塞进枪套。

听排长这样说,我连连点头:“我好像没有当俘虏这个概念。”

其实,那个晚上我想了很久,有个念头老是跳出来—侦察兵执行的战场任务极为危险,而且是小分队活动,如果陷入敌众我寡的地步—甚至绝境—如何才能绝处逢生……

战前的强化训练内容很多,野战医院的军医过来教我们如何使用战地急救包,如何进行包扎止血,军医告诉我们,在战场上受伤,导致死亡的最大一个因素是没有正确止血,结果导致失血性休克,最后死亡……

工兵来了,教我们识别越军常用的制式地雷,越南人独特的“木壳地雷”,微型探雷器的使用、探雷和排雷技术……

防化兵过来教防毒面具的穿戴,还有xx弹的种类以及使用方法,万一中毒如何使用解磷针剂进行自救……

天黑后,支起银幕放电影—都是和战争有关的,国内、国外的都有,不放电影的夜里就安排夜间射击训练。射击三个基本练习过关的新兵,进入应用射击训练……

应用射击中的抵近射击训练由我示范教练。

“抵近射击是在近距离内与敌遭遇时做到先敌开火、杀伤敌人的最为有效的射击动作,而先敌开火的最关键一点,就是做到‘首发命中’,不能做到‘首发命中’,那么‘先敌开火’的意义大打折扣,因为你给敌人留下了反击的机会,代价是你的生命!”我没按照射击教程的套路照搬讲授。

随后实弹演示,操着折叠式冲锋枪,对着30米开外的半身靶目标实施正面、侧身、反身射击,由下向上和快速行进中射击,“砰、砰、砰、砰!哒哒、哒哒哒……”单发、点射……一个弹夹的子弹全部打出。

报靶员将靶子扛到队列前,数了数弹洞—“报告,30发,全部命中!” 靶子上弹洞密密麻麻,有子弹击中了固定靶子的钉子,靶身向一侧松垮歪斜。

“下面,由我讲解抵近射击的动作要领和射击动作是否准确的检查方法……”

晚饭后二排的5班副(欧阳)溜到我们班,拍拍我的肩膀:“伙计!今天听班里的新兵讲,你把那个抵近射击都打出花来了!把我们那些新兵唬得一愣一愣,你是不是背对靶子,撅着屁股从裤裆下出枪射击呀?”5班副与我是同一年入伍的同乡,我俩凑到一块就爱互相调侃。

“你从裤裆下出枪试试呀!枪里飚出来的弹壳飙到你裤裆里……烫你个xxx……”我反唇相讥。

两人正在相互嘻嘻哈哈的贫嘴,5班有战士跑过来:“班副(欧阳),叫你过去领装备呢!”

5班副离开,排长过来:“广州军区给我们补充的装备到了,二排领了装备就轮到我们三排,你们三个正副班长跟我来。”

去领装备的路上,我问排长:“听说广州军区这次会发很多新装备,说了很久要装备给我们排的单兵(夜视)雷达这次会发下来么?还有狙击步枪,这次会装备吧?”

“我看到军侦察连已经配了微声冲锋枪,这个肯定有!”7班长兴奋的插话。

“你们的想法很好!我也想有这些东西,到时候领装备不就知道了嘛,问什么问嘛……”排长对我们的话题不置可否。

到了连部,技师给我们发装备,文书在一边登记。

“啊,技师,我们的单兵雷达到了?”我问道。

“单兵雷达?你在做梦吧!给—”技师递过一具望远镜:“配给班长使用,8倍的,上面有红外线感应装置。你那具5倍的(望远镜)配给班副使用。”

我接过望远镜,看了看,樱花牌的—日本货,于是问:“狙击步枪呢?”

“诺—”技师拎出一支枪。

我看了看:“靠!(56式)半自动步枪啊?这、这、这个就是发给我们的‘狙击枪’?瞄准镜的托架都没有安装!糊弄谁呀!”

“有效射程800米,战斗性能稳定,不是狙击枪,是什么?”技师把半自动步枪递到我手中。

“看样子微声冲锋枪也泡汤了!”9班长(黄)在我身子后面悻悻的说。

“你算是说对了,但是我们有比微声冲锋枪声音更小的装备--文书,把砍刀拿出来!”技师把三把前端带有点小弯钩的砍刀往桌子上“哐啷”一放:“每个班一把……笑什么笑?这南方丛林地带,到处是灌木横生,在这种地形开辟通路,少了砍刀还不行呢!”

“靠!广州军区也忒小气……”7班长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我们几个带着“新装备”像泄了气的皮球向班里走去……

第二天夜里,乘着东风卡车,我们秘密向边境区域运动,车辆到了夏石,向左转入另一条道路,这时车队停了下来,连队派人传话:“现在已经接近边境,保持肃静!”……车辆继续向东南方向行进,只开着小灯行驶,没有开大灯。

深夜,我们悄悄的到达了目的地,下车的时候环顾四周,像是一所学校的操场。

有先期到达的人在此接应,每个排发了一盏风灯,安排了一间教室。

连部通信兵过来通知:“各排安顿好铺位之后,副班长以上到连部开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