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一年的雪 下的很大,天气特别的冷 。部队接到命令要参加全军合成军西北大演习。连队经过几天的人员调整,补充给养,整理装备,补充弹药,加装伪装网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们连全体官兵登上炮车,拉着八五加农炮随着大部队就出发了。坐在车上也不知道是往哪走,只看到经过一个个大小城市的时候,沿途的道路和所有的交通路口都实行军事管制。有部队的宪兵在路口指挥车辆,当地的警察向没有事一样在一旁看热闹。车队行驶了一夜,天亮时,车队行驶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我站在车上向车队的前后看,缓缓前行车队延绵几十公里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正行驶着,在路边雪地上走着一队扛着红旗的全副武装士兵,看队伍能有上千人。一打招呼,才知道是师直属的步兵团,也是参加演习的。下午车队在行进中出现一个小插曲。一辆行驶的炮车在转弯时,超车时误入道边的一个大的雪坑。由于积雪太厚驾驶员没有发现这是一个雪坑,一头开进去,误在里面没有开出来。部队接到命令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到达指定的地点打伏击的。没办法,那台炮车的全体人员只好下车,卸下武器装备和火炮。改由后面的后勤保障车来托那门火炮赶到指定地点继续参加打伏击。误在雪坑的那台车,在后勤保障吊车的帮助下才开了出来。赶上大部队继续参加下一阶段的演习。到达指定区域后,接到上级命令,就地对车辆火炮及人员进行伪装。通令第二天有飞机要对这个区域进行侦查。要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伪装做好,天亮前必须完成。每个班为一个单位,负责一辆炮车和一门火炮。大家一起动手就在野外,秋收过的玉米大田里,挖了个很大的坑。把炮车和火炮开进去,上面用苫布盖上,扬上一层薄土,插上玉米茬子,做成大田垄沟状,扫去车轱印。跟原来的大田一样一样的。不知道的就是走到近处,也根本发现不了。战士们都穿上伪装网躲在边上的小树林里,白天不许出来活动,不许开火做饭,怕暴露目标。每人只发面包,香肠和榨菜。到了傍晚接到上级新的指令。命我营开到一无名地区继续进行伪装待命。等到达后发现这个地点,离村庄很近。上级规定所有人员不许下车,不许进村扰民,伪装区域设警戒线,禁止村民通过。当时的村民都很紧张,认为真的要打仗了,主要是被穿着伪装网的军车和火炮,还有战士们全副武装手持冲锋枪身披伪装网的样子吓到啦。部队到达指定地点后马上利用有利地形,就地进行伪装,只见有的把车开到山坡的断崖下,有的开到树林里的河沟边上,上面再拉上伪装网,撒上干树枝,枯树叶杂草等进行伪装,白天不许走出山区,晚上可以出来活动一下。第二天接到命令伪装解除,部队就地休整待命。这时战士们分批进村看看是否能买到可以吃的东西,结果却大失所望,没想到当地的村民生活得如此艰辛,村里竟然还没有通上电,还在点煤油灯,在村口唯一的小卖店里,摆在货架上面只有几包小饼干和几个水果罐头,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一看就知道有很长时间无人问津了,没办法战士们只好回到车上继续吃面包和榨菜啦。第二天接到命令部队继续向战区出发,这时我们已进入山岭地带,车队行进速度很慢,得翻过一个又一个崎岖山坡,而有的地方山路弯得只能通过一辆卡车,如果炮车拉着火炮的话,是不能通过去的,只能先把火炮卸下来,把炮车开过去,再把火炮推过去挂到炮车上继续前进。经过了一天的行军,战士们坐在车上被颠簸来颠簸去的,像是坐船似地,感觉很疲劳。傍晚部队终于到达了指定地点,是一个小山村,由于这里比较偏远,我们与上级部门暂时失去了联系,后来通讯班的战士爬上山顶才终于和上级取得了联系,命令我们原地待命休整,但不许进村扰民,炊事班的战士可以进村与村民们商量做饭的事情。到了晚上战士们终于可以吃到一顿热乎乎的饭菜啦。谁知当晚天气突变,下起了鹅毛大雪,晚上战士们都睡在车里,虽然车上面盖着苫布,但还是感觉刺骨的寒风从四面八方透了进来,到了夜晚气温达到了零下二十七八度。冻得我们根本无法入睡,即使是睡着了的,半夜也会被冻醒,没办法只好起来到外面走走,后来竟然发现在村口外面有很多的地洞,战士们进去一看,原来是以前的兄弟部队,在此演练时挖的猫耳洞,里面很干净,比在军车里面暖和多啦,于是,战士们穿上大衣,就在这个洞里休息了。早上醒来发现雪已经停了,到处是白雪皑皑,这时候有的战士已经开始打扫周围的积雪。早饭后就地休整待命。白天大家都没事,我和班里其他战士结伴出村到野外看雪景,走到村外的山坡下,看到一座座不太高的山峰被一片片白皑皑的雪覆盖着,露出一棵棵松树帽子,煞是好看。正向前走着,突然发现雪地上有串小动物的蹄子印,大家心头一喜,是只野兔子,顺着蹄子印向前看,在几百米远山坡上有一只土黄色的野兔正在那里东张西望着,我们三个人决定分别包抄过去抓兔子。我就顺着野兔子的蹄子印向前追去,他们俩也一左一右的包抄过去,由于早上的大雪刚停,积雪太厚,都漫过脚踝了,跑起来很吃力,当兔子发现我们后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搞得我们只好顺着蹄子印追下去,最后围着小山峰转了一圈也没有抓到那只野兔子,到最后我们只好狼狈的回到了驻地,为了追兔子我们都跑了一身的汗,大头鞋也被积雪浸湿透了,穿着很不舒服。没办法也只能脱下来,到村民家里将鞋烤干,再穿上。后来才发现,在追兔子的时候竟然将武装带都跑掉啦,导致在以后的集合中多次都没有扎武装带,受到了口头批评,最后回到了营房,才补充新的武装带。在这个村庄休息了两天后又接到了新的命令,向新的区域集体待命。经过几个小时的急行军,部队进入了演习战区,我们的任务是在进攻主峰后面的山沟里,构筑防预阵地,打增援的坦克。部队进入阵地后,就听见山峰那边传来一阵阵爆炸声,还有飞机飞过的声音,坦克开进的轰鸣声,以及密集的枪炮声,我们守在阵地上,炮口低伸,打开炮栓,备好炮弹,时刻准备着。过了很长时间,只听对面山峰那边的各种声音逐渐弱了下来,最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又过了很长时间,接到了命令,主攻部队顺利攻下了主峰,命令我部转移阵地,对阵地纵深进行打击。傍晚我营经过快速机动,在一片很深的树林的掩护下,构筑阵地。火炮换上间接射击瞄准镜,(我们营的八五炮装备有两种瞄准镜。一是:体视测距瞄准镜,主打坦克。二是:间接射击瞄准镜,主要对步兵进行纵深火力支援。)这时从无线步话机里传来命令,下达了射击诸元:表尺***,高低***,方向***。三发急速射,预备--放。我营火炮一字排开,同时发射。炮声震耳欲聋。从炮弹出膛的一瞬间,大家就一扫几天来的疲劳。立刻激情高涨,你追我赶,快速的传送着炮弹。以最快速度将每一发炮弹打出去。经过不断地修正射击诸元和几个回合急速射击。前方观察哨传回信息,所有炮弹全部命中目标。战斗结束。我营奉命退出战区,向集结地待命。又经过几天的行军,顺利完成演习任务。回到大本营。

这次演习,是沈阳军区三十九军,从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合成军演习。《代号8411》历时二十天,转战赤峰、朝阳等地,部队行程几千公里。84年以前入伍的39军的士兵有可能参加和知道这次演习。

================================================================================================

还记得你当年的战友吗?为迎接八一建军节的到来,欢迎参加蓝顿豪爵杯“我的战友”军旅征文,将你和战友的酸甜苦乐一并写出来和大家分享,有主题精制军表等你拿哦。

点击查看详情

陆军版面(点击进入)直接发帖参赛

本次活动由广州蓝顿豪爵钟表有限公司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报军表类产品独家运营商,中国最专业军表品牌-蓝顿豪爵军表官网

咨询热线:400-883-8181

官网地址:http://www.1927-81.com/zh-CN/index.html

本文内容于 8/9/2010 4:01:59 PM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