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俗话说:老子英雄儿好汉,很有道理啊,可是有那么些人自己的先辈闯荡的很是回事,到了他们是这里就成了混蛋,有时候我们知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勇敢的表现,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这不是个好的表现,比如老毛奇那个出名的侄子小毛奇,虽然称呼这么像,但是老辈的威名不但没帮他赶走敌人,还使得家族蒙羞,这样的人真是无法想象他的叔父竟有那样的光辉!看来不是老子就是不行,谁让老毛奇不是他爹是他叔父来着,所以小毛奇啊安息吧,你的洞察力还是很敏锐的,虽然用的不是时侯!所以这么一来老毛奇的人生更加令人好奇,我们不能不奇怪,是什么仍这个家族诞生了两个迥然不同的统帅,先前小毛奇已经被我彻底批斗了,而老毛奇同志还是要为他开一个光荣表彰大会的!

仗剑而行,雄才大略[蓝剑军团]

赫尔姆斯.卡尔.毛奇,俗称“老毛奇”被人们公认为是德意志乃至全世界近现代以来最伟大的军事家之一,可以说他的理论和作为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德国和欧洲的未来,对世界军事史的进程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抛开政治来说,老毛奇是一位杰出的拥有极高军事造诣和天赋又被命运之神所眷顾的职业军人!在他的人生中拿破仑的影子随处可见,正所谓“学之者生,似之者死”老毛奇就是把拿破仑的思想吃透而后总结出自己的理论的杰出代表,他是一位长寿的人,在他长达91年的人生中,有长达近70年是和长枪度过的,他的时代德意志使整个欧洲的焦点,在他和其他两位杰出人物的带领下,德意志帝国终于结束了散漫的形态,普鲁士的铁蹄得以在大陆上纵横驰奔,可以说在德意志统一过程中的三次王朝战争中,老毛奇的角色是最关键的,我们可以确定,是老毛奇的军事天赋以及当时铁血宰相俾斯麦以及军政大臣罗恩的努力创造了德意志帝国的统一,这种人物的光辉并非是一夜之间所绽放的,在他的人生中处处都放射着睿智的闪光,只是随着地位的提高才逐渐被人发现而已!

仗剑而行,雄才大略[蓝剑军团]

在1800年的10月末,在易北河畔的小城帕希姆,毛奇出生了,假如他能生的早个十几年会很顺利富足的度过自己的人生,至少他的父母是这么想的,他的家族作为一个古老的容克贵族一直是以家奴式的封建领主经济支撑日常生活开销的,但是拿破仑战争的打击使得这个家族的底子日渐不支,而政治上的解放家奴的经济改革给这种危如断枝的模式放上了最后的一片雪花,就如同呼啦啦似大厦倾,这个家族也面临着昏惨惨似灯将尽的悲惨局面,当然人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毛奇的父亲在无可奈何之下移居丹麦,在丹麦军队服役,就这样1811年刚满十岁的毛奇被送进哥本哈根的皇家军事学校,也就是说这位日后在普鲁士叱咤风云的统帅竟然先成了丹麦的军人,最后他以皇家近卫军少尉的身份进入军队服役,但是他的骨子中毕竟是容克贵族的血液,天性是人最不能反抗的力量,1822年卡尔.毛奇通过了考试加入普鲁士军队,起初他在法兰克福的近卫步兵第八师服役,虽然身份仍旧是少尉可是这时的毛奇却如鱼得水一般在军营中混得颇有风采,在这里他积极的积累了大量的基层资料,在考试中多次获得好的成绩,仅仅一年过后,毛奇就被他的上司推荐到柏林军官学校进修,而这次宝贵的机会被历史证明正是毛奇光辉一生的真正开端!

来到学校,毛奇见到了对他一生产生了巨大影响的第二个人,首先的一个是拿破仑,假如说是拿破仑告诉毛奇新的军事轨迹的话,正是这第二个人告诉了毛奇什么是真正的高效管理和指挥机制,此人就是时任此校校长的克劳塞维兹将军。在这里毛奇对军事理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单单对自己校长的理论吃得很透而且对很多当时看似不羁的论调也有了浓厚的兴趣,比如利特尔先生的地理学中对军事的阐述,这些理论在日后被毛奇发展成为著名的毛奇军事地理学派,可是过度的透支使毛奇的身体日渐不支,1826年回到法兰克福军队中的他开始了新的爱好,写小说!此间他出版了一部小说而且通过翻译一本书转到了25英镑,虽然这和他的理想薪水还差的很多,可是从这些记载于毛奇自述的文字中我们不难看出,年轻的毛奇是一个有着广泛爱好和出色毅力的年轻人,这就造就了毛奇日后面对各种岗位和各种困难时都可以毫不慌乱而且反应机敏的最根本原因。但是这时的毛奇还欠缺一个很重要的资历,在欧洲这被称为:社交或者交际!

可是毛奇的机会并不比别人多,但是他善于把握,在1828年毛奇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正式的军事论文《论军事测绘大纲》,时至普鲁士开展军事改革,毛奇的理论正是高层所希望的,于是借此机会他申请到柏林总参测绘局工作,很顺利的就得到了批复,在这时他真正的接触到了高层的人,凭借他出色的理论和素质,时任亲王的威廉[后来的普鲁士国王]和他建立了友好的关系,1839年离开了总参前往土耳其服役四年结束的毛奇回到了柏林,现在经历了战火和理论双重熏陶的他真正的体现出了一个成功军人的风范,虽然在1842年毛奇才得到少校军衔,但是这时的他已经处于即将翱翔前的那一刻,很快他就将飞龙在天!

仗剑而行,雄才大略[蓝剑军团]

在此后毛奇历任过亨利王子和威廉王子的侍从官,在这样的岗位上他真正接触到最高阶级的意志,也为他军人的思维方式烙上了政治家的睿智,此期间他还对武器和交通对军事的影响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此间他提出了一种简单却真实的军事理论即现在很著名的“时间空间决定论”他认为军事上的一切都是被时间和空间的条件所影响的,只要控制了这两者中的一个就可以保证在行动中不至于陷入被动。威廉王子早就观察到了这位侍从官的才华,无论是以前的交集还是现在的关系都决定了他将成为毛奇的贵人,果不其然,1856年毛奇在威廉的提议下被晋升为陆军少将军衔!现在的毛奇羽翼已满,真正鹰击长空的一刻到来了,虽然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战争包含了一切,包括荣誉也少不了苦痛,但是没,毛奇却成为这种舞台上的杰出大师,这是很难能可贵的!1857年,毛奇的贵人威廉王子成为了摄政王,首先他就任命毛奇为参谋长,虽然现在看来这个任命包含了极多私情在其中,甚至有几分慌乱的情绪,但是我们必须承认的是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作为最早设立总参谋部的军队,普鲁士的总参谋部主要负责搜集情报,考虑战略战术,并没有多少实际的军事指挥权,而这一切的终结就在毛奇上任的那一刻,在上任之初他就改革了普鲁士总参谋部的机制,现在的这个机构已成为全军的指挥中心!

仗剑而行,雄才大略[蓝剑军团]

可以说,毛奇对自己的总参谋部的改革是顺应当时历史要求的举动,他观察到了当时国家政治对军队的要求,到了1964年普奥联军发起了对丹麦的进攻,在这时发生了一个令人好笑的事情,我们知道毛奇担任总参谋长时资历尚浅,现在这位普鲁士军队前线司令员对毛奇所制定的作战计划显得很不同意,并且自作主张,结果使得被围困的丹麦军队逃出生天,到嘴的鸭子飞了,毛奇自然很不痛快,毛奇于是毛遂自荐担任起了前线司令部参谋长,担任总司令的查理王子也和毛奇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这次总长主动降职为前线参谋长的行动使国王看到了这个人的魄力,于是他成为了国王的军事顾问,直到他死的那一年,他都在为国王出谋划策。第二次王朝战争的进行更加使得毛奇如日中天,1866年中,国王宣布总参谋长具有和军政部长同等的军事决策权[至此总参谋部才成为军队最高机构之一],而等到普法战争爆发时毛奇由于军工煊赫被国王赋予了在军队中用普王名义下达命令的权利。而总参谋部体制也是在这一战后在全球范围内发达的,后来的军事史家几乎都认为在当时的欧洲普鲁士的这一体制是最为优越的。

毛奇对于军队行动的主要要求可以概括为两点,其一:进攻;其二:思考。对于毛奇来说进攻开始后的战术制定是必须在瞬间完成的,必须要达到整个行动的一体化,而这一切的先决条件就是在之前极其详尽,周密,谨慎的制定出一个大纲,所以他主张战争应把政治的,地理的,经济的,民情的甚至天气的等各个方面考虑进去,所以他总结得出的结论是防守是导致最终失败的原因,当然他得出的结论只适合于当时的普鲁士,军队强悍内政外交有俾斯麦,军队由他和罗恩主持自然会有这样的结论,而且相对于别的军事理论家,毛奇并不追求全面的完美,他认为战争的真理就是以优击劣,他在技术方面也是先行者,比如在普法之战中他的军队已经大规模列装了快速来福枪,而在他的军事地理理论上,他特别注重交通的作用,他曾经为普王上书建议修建大量铁路,并且被采纳了,他自己也拿出了全部积蓄赞助柏林至汉堡的铁路修建,毛奇的这一建议把普鲁士军队的反应速度提高了数倍,而毛奇的分进合击决战于外围的思想也是基于军事地理而建立的。

毛奇是克劳塞维兹的忠实实践者,他也同意政治是目的而战争是手段,但是毛奇也为这一理论做了一个后续,并且在今天的全球广泛的施行,他说:假如政治目标已经确定,那么为了不妨碍行动政治应暂时让位给军事,直到战争结束。而他的这一理论和当时俾斯麦的主张相映衬,也可以说这就是德意志统一的思想基础,这种论点虽然使得德国极具侵略性但是的确为德意志人带来了他想要的东西。

正如普鲁士国王在凡尔赛镜厅加冕为德意志帝国皇帝时说的:“是您,罗恩将军为我磨亮了宝剑;您,毛奇将军仗剑而行,攻城陷地;您,俾斯麦伯爵多年以来主掌我的军政策略,想到今天我就特别感谢三位和我们的军队”

仗剑而行,雄才大略[蓝剑军团]

毛奇毕生几乎都献给了军队,他对于军事的感情就像面对自己的家人一般,他的一生除了把侄子小毛奇推荐给国王是有些错误之外也许没有什么是不对的了,但是我们要记住他的一句名言:战争的目的就是尽快结束战争,而最快结束战争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使用最残酷的手段!没错战争是为了和平,但是残酷是他的衍生品,为了人类的未来我们不向往战争,但是为了祖国的利益我们不害怕战争,老毛奇如此,我们岂能例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