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从“将帅让衔”看崇尚荣誉

崇尚荣誉是胡主席提出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崇尚荣誉既是军人道德的规范、职业的要求,更是价值观的体现。最近读到有关新中国将帅让衔的故事,让我找到了崇尚荣誉的坐标和典范。

如何看待荣誉呢?当时那些为新中国的创立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将帅们都是在正确的比较中获得心灵的净化和境界的升华。开国少将王直说:“说实话,授衔时我与许多同志一样并不激动,人民共和国是千千万万个人民英雄流血牺牲换来的,他们牺牲了,荣誉却归在我们名下,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激动呢?”

个人荣获的军衔是千千万万革命者流血牺牲换来的。这是许多幸存老前辈的共同心声。

罗荣桓元帅戎马一生,为我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时任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部部长、掌管全军军衔评定工作,得知自己被党中央提名元帅时,他立即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写信,说明自己入伍晚、贡献小,恳求推辞元帅衔。毛主席和党中央没有采纳他的意见。毛主席说:“罗荣桓同志是我军政治工作的典范,他是秋收起义后上井冈山的老同志,几十年从不为个人名利争短长。他协助林彪同志在解放战争中指挥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这也是有目共睹的。”罗荣桓被授予元帅军衔的命令公布之后,他没有将这看成是个人的荣誉,他说:“我是总政治部的主任,给我授元帅衔,这主要是党中央和人民给予我们军队政治工作者的崇高荣誉。”罗荣桓元帅这种“从不为个人名利争短长”的高贵品质为我们树立了楷模。

“既然革命已经成功,当不当元帅无所谓。”1955年,在授衔前的高级将领中,徐向前第一个提出让衔,并给毛主席专门写信表明自己的态度。第一次穿上元帅礼服、佩戴上元帅军衔的那天夜里,徐向前久久不能入睡。荣誉地位使他感到不安;悠悠漫长的历史回顾使他心如潮涌。他不止一次地对“徐向前元帅传记组”的同志们说过:“许多同志牺牲了,如果他们还活着,元帅、将军应该是他们!”

叶剑英恳求“最多摆在大将的军衔上”;贺龙说服部下戴低衔;彭德怀不但不喜欢别人叫他元帅,还压低侄子的军衔。元帅们都表现出可贵的品格。

除此,大将让衔也成为共产党人的一面明镜。许光达上呈《降衔申请》,被毛主席说成是一面镜子,一面共产党员毫不为己、不谋私利的镜子;徐海东请求授低衔,毛主席称他是一个对革命有大功的人,是中国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中将让衔也被赞颂为没有名利思想。徐立清一再表示不要上将军衔,在他一再坚持下,最后说服了周恩来,终于使自己成为全军首批175名中将中唯一的一名正兵团级的总部副职领导干部,成为在荣誉面前退让的楷模;孔庆德表示“授予校官就不错”,他说:“评衔问题,我个人意见是服从上级,给个什么算什么,能授予校官就不错,大校也行,上校、中校都行啊!”少将们让衔则表现出没有什么权利向党争名争利的高风亮节。李逸民大度不争衔,他说:“我评个少将已经不低了。我们多少同志、多少战友牺牲了,有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想想他们,我们有什么权利向党争名争利呢?”白志文说:“有什么好争的?多少人连命都没了,我的命活下来了,评一个少将就知足了。”颜文斌说:“为了自己肩上芝麻绿豆大的星伸手向组织要,是不光彩的。回想起长征过草地牺牲了的同志们,爬雪山,过草地,吃苦流血就为了这颗星?没有意思!”……

将军们所表现出的“荣誉归功于组织,功劳归功于牺牲的战友”的谦逊态度,令我们折服。

荣誉是军人的第二生命。著名军事克劳塞维茨说:“在一切高尚的感情中,荣誉心是人的最高尚的感情之一,是战争中使军队获得灵魂的真正的生命力。”作为军人,崇尚荣誉就是要合理地追求荣誉、正确地看待荣誉,并用革命气节捍卫军人的荣誉。在这方面,将帅们的让衔故事为我们做出了表率、指明了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