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参赛]奸情败露 残害三条亲人命(3)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电扇,喝着茶、翻看着报纸,与生产一线冬练三九、夏战中伏的车间工人相比,那真是天壤之别。

W××不由得心花怒放、踌躇满志:“这真是家庭、事业双丰收。终于熬出头儿了,在这个厂里,无论走到哪里,见到我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即便是参加过建厂的老前辈,也都高看我一眼。权力这东西就是好。如此看来,下一 步更要积极向上靠拢,争取到总厂担任领导职务。”因此,W××在工作上更加卖力。

当时国家的舆论正在批判“唯生产力论”、“批林、批孔、批周公”,他就紧跟形势,创作了多期《简报》、《黑板报》和《宣传栏》,在厂广播室宣读大批判文章,显得十分积极活跃。由于工作上的关系,再加上团委与广播室只有一墙之隔,所以,W××与厂广播室的女广播员J××接触很多。有的时候,J××在顺稿件时,看不清W××手写的字,就把他叫过去辩认;还有的时候,W××加班写稿子,J××主动帮着领导打开水。一来二去,两个人逐渐热络起来。

俗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孤男寡女时间长久了,犹如干柴烈火。在他俩中间,产生了一种超出正常同事之间关系的感情。这个时候,办公楼上开始有了一些议论。特别是在女同事中也传出了风言风语。

有的好心人曾经委婉地提醒W××:人家J××是个未婚女青年,你是厂级领导,又是有妻子儿女的,要注意影响。但是这个W××,开始鬼迷心窍了。不但不听别人善意的劝告,反而对此动肝火、发脾气,嫌别人“咸(闲)吃萝卜淡(蛋)操心”,没事找事。看他这样的态度,别人又能说什么呢?只是替W××的妻子和J××担心。

这种畸形的关系持续一段时间后,风声终于传到了同是本厂职工的妻子耳里。她开始规劝丈夫:“你不为我,也得为了两个孩子着想吧?”丈夫怒气冲冲地矢口否认:“你别听他们瞎说,我和J××是正常的工作关系。根本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回事儿。”“没有更好,但是我相信无风不起浪!”

后来,厂的书记也听说了,开始时不相信。架不住不是一个人这样议论。所以,就采取了一些措施:把W××的妻子调到仓库当保管员。而仓库就在办公大楼的一楼。看到周围的人这样对待自己,尤其是妻子在身边全天候“监控”,W××开始心生怨恨。于是,一个丧失人性的计划在他“聪明”的大脑中逐渐形成。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8/9/2010 4:48:40 PM 被叶单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