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俄罗斯再继苏联解体后,有可能再次被解体吗?这个话题是一个很深入的话题,为此老军精英群中精英网友小文、在路上、司空平西和老军001就这个话题展开了辩论,我们总结了以下几点,供广大军事爱好者讨论用。

先从俄罗斯最近的大火谈起吧,诺大的俄罗斯,连一个森林大火都制服不了,还能干啥?军队都干啥去了?据说出动了24万人,咋还不见控制住,还烧毁了200架海军飞机,现在的莫斯科整天被烟雾笼罩着,有些网友说是大厦将倾之象,俄罗斯这个民族面对拿破仑和希特勒的强大入侵都没被屈服的国家,难道面对自身内部的森林大火都束手无策,这难免让人想象他们有点可悲。俄罗斯啊,悲哀呀。

第二,俄罗斯自从戈尔巴乔夫时代就没有了政治信仰,还反对斯大林,自己打自己嘴巴,还有一点俄罗斯人不但没政治信仰,还不讲信义,早上说过的话,晚上就变挂。再有科技没啥创新,都在吃老本,卖田卖地卖股权。俄罗斯还有一个弊端,军队信教派系太多,多达几百个教派,当然东正教占最大,教派多不好管理。

第三,但是俄罗斯的上层精英集团中,一直是亲西方的精英占大多数,其他的占少数,所以我觉得从俄罗斯的上层找原因不好找。再有俄罗斯有主体民族,即便经济垮台也不易解体,这个与美国有区别。

第四,美国自建国以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波折和苦难,几乎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俄罗斯民族就不一样了,有着苦难的历史和深重的记忆。

很难想到他们从农奴时代走来,彼得大帝开始建立的俄罗斯帝国,到苏联时代的超级大国,他们是有着荣耀的过去,也有着数次被强敌入侵,大厦将倾而力挽狂澜于即倒之刻的非凡经历。他们有着坚强的意志和超强的韧性。没法想象还能有什么更强大的力量再施加其上而使其屈服。寄希望于外力是徒劳的,就看内因吧。但是没人鼓动是不行的。

第五,严峻的自然环境使古罗斯人长期不能安居乐业。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生存方式、性格、心理、甚至信仰。他们乞求自然之神的保护,与大自然进行着神秘的交往。他们迫望离开了无生机的荒原和冷冰冰的冻土,不断地四处扩张并为此连连征战。他们在马背上游荡着,希图以武力为自己获取一个理想的家园。

著名俄罗斯历史学家C·索洛维约夫把古罗斯形容为“犹如风滚草似的流动的罗斯”,认为这种流动性或者说是“液态因素”延缓了古罗斯的发展。这种人性不足的过于原生态的生活,使俄罗斯人最初就缺少理性的根基,受制于一种无个性的民族自然力,神圣和罪孽对他们是同样的永恒的诱惑。同时他们又有着极强的群聚性,性格勇猛强悍,灵魂躁动不安。俄罗斯的解体就可能存在这种烦躁不安的性格中。

第六,这种烦躁不安性格带来了俄罗斯民族的二律背反的特性导致巨变的结果在某些时候会显现出来,比如外部环境的发展变化使得他们相比主流世界处在一个落后蒙昧的境地时,他们如果不是奋起,就是会沉沦。

比如在他们发展到一个顶峰的时候也会悄然埋下解体离析的种子并迅速生根发芽。他们处理矛盾,无论内部的还是外部的,都是很生猛暴烈的,没有迂回周旋的余地,他们不给自己后路,也不给敌人任何后路,刚性处理会引发刚性反弹。他们会不时的给自己种下绊脚石。这或许就是俄罗斯有可能解体的原因。

一把大火会不会烧毁整个俄罗斯的政局?!

鹿死谁手,只有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