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当兵经历

—新兵连

起床!随着班长的一生吼,新兵连生活开始了。在家的时候,我就是个慢慢腾腾的人,学习慢慢腾腾,吃饭慢慢腾腾,反正干什么都是慢慢腾腾。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看着外面,天还是黑的。我速度真的很慢,大家都下去集合了,我才开始穿鞋子,妈的,这棉胶鞋老难穿了,我穿了好几下,都穿不上,管他呢,先下去。拖着没穿好的棉鞋走到楼梯口,我又改变主意了,部队早上要跑步的,我还是穿好吧,于是漫长的穿鞋子开始了,这时炊事班的老兵从楼上下来了(我当时不知道是炊事班的),看见我坐在地上使劲穿鞋子,就说:“你个然耸,快下去集合。”我说我鞋子还没穿好,老兵没管我自己下去了,终于鞋子穿好了。我跑下去集合,看见大家都已经列队了,我径直插了进去,这时班长对我说:“胖子,你戴的谁的帽子,我一摸头,奇怪作训帽怎么多的个帽徽,哈,不错!这时候班长把我头上的帽子摘了去,扣上了一个没有帽徽的,以后不要拿错了(我回班后才知道,班长有两个作训帽)。

这时站在队伍前面的值班班长发话了,以后进入队伍要打报告,刚才的胖子没有打报告径直插入队伍是不对的,是不尊敬指挥员的行为,才第一天我就被说了,还被提升到了不尊敬他人的级别,毛!老子不屌!新兵连的第一个早晨没有跑步,点了个名就结束了,回到班,大家开始整理内务,呵呵!被子都是一摊,大家在班长的指点下开始压被子,目的是压出线来,到时候好叠,我一边压被子,一边问班长:“班长,早上一个老兵说我是然耸,然耸是什么意思?”班长听了立马就笑了,说今天打饭的时候你跟我来!我哦了一声,继续压被子,班长就出去了。这被子确实难弄,怎么弄都不出型,不弄了,我和另外两个江苏老乡一致认为,被子叠成方块是不现实的,与其把时间花在被子上还不如干点别的什么,于是其中一个拿出一副牌,三个人坐在被子上开始玩牌,边上的有一个甘肃兵看着我嘿嘿直笑,我朝他笑笑,然后就感觉不对劲了,这个人老对我笑,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就问他:“你为何老是看着我笑。”他笑而不语,低头压被子,我继续闲聊。这时班长回来了,看见我们在玩牌,就说谁让你们玩牌的,现在不要玩,都压被子,我们只好悻悻的把牌收了起来,继续装模作样的压被子,那个甘肃兵还在对我傻笑。“NND,你干嘛,老笑我”我有点不爽了,甘肃兵兵的一句回答让我顿时泄了气,“我没见过你这么白白胖胖的!”边上的两个老乡听,嘿嘿直笑!我当时表情确实是很无奈,唉!算了,你没见过,就让你看吧,可怜的人。

到了早饭时间,一个老乡和我跟着班长去打饭,这时我才开始观察新兵连,新兵连营房是5层楼房,三个中队连在一块我们中队在西面的那一边,在西面是西宁市看守所,由12中队看守(后来我就分在12中队),三个中队连一块组成一个大队,因为是机动的所以在一块比较好指挥,前后有两个操场,前面的是篮球场后面的是训练场兼足球场,还有一个特战训练场地,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特战训练器材,食堂是每个中队分开的,和车库连一块,后面还有菜地和猪圈。到了食堂,我在班长的指引下去拿馒头,我们班是把菜打回班里吃的,早上是4个菜,两个咸菜两个热菜,外加每人一个鸡蛋,我拿的是菜和鸡蛋还有馒头,那个老乡拎了一桶牛奶和一桶粥,回到班把会议室的桌子收拾了一下,把饭都打好,我和那两个江苏老乡在家吃惯了好的,一下子转变不过来,所以吃的不多,甘肃兵到是猛吃猛喝,我们看了就把自己的馒头给他们,自己去吃带过来的饼干,班长也没说什么,吃完饭,队长把我们集合在大会议室,开始训话,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见我们队长,看上去黑里透红,人也不高,回民。

前一天晚上没出现过,边上站了一个戴眼镜的干部是指导员。也长得黑里透红,难看极了,不过很高。

队长是宁夏人,说话带着他们那边的口音,嗓门很大,具体说什么我忘了,但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深刻,估计他看过《全金属外壳》这部电影,他说道:“你们这帮子娘们,你们来到这儿,我就要把你们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我当时听了这句话热血啊!恨不得马上去保家卫国!(后来真去了,实战哦~~)

队长训完话,接着是指导员讲话,不愧是指导员,果然有文化,但是讲的都是,既然来了,就安心的在部队干,不要有思想波动,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来谈心等云云(我后来待的一个中队,指导员巨能说最高纪录是把一个新兵给说吐了,就吐在我身上,当时那个郁闷)。

接着一个下午都是压被子,叠被子 ,到了晚上12点,山东的新兵到了,是青岛的兵,唉!总算有共同语言了,紧接着的第二天是湖北的兵,后来又来了个陕西的兵,是支队参谋长的侄子,就这样,新兵连的战友都到齐了,接下来的3个月是漫长的,痛苦的,但又很快乐的3个月。(忘了说了然耸就是慢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人干事巨慢)

未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