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戒备》:华语主流片的领潮与跟潮

对于一个亲历过1976年京津唐大地震的人来说,选择进入一个超现实的梦境,总比重温童年的噩梦要好得多。这是我拒绝《唐山大地震》并选择《全城戒备》的一个出发点。商业片历来不太凸现人文关怀,除了好莱坞能在这方面做到小学或初中水平,全世界所有地区的主流片,在这方面能达到的平均值,也就是低幼水准。所以如果有哪部华语主流片说自己多有人文关怀,您可千万别当真——李行和谢晋的年代早就过去了。

有着这么一个心理前提,走进影院,看满银幕的刀子乱飞;看郭富城一会儿变成大只佬,一会儿回归清秀;看一向难得充分表现的邹兆龙(我们上一次对他的期待是传说中吴宇森《赤壁》的赵云,结果他老人家爽约了)演绎华语片有史以来最夸张的反派;看张静初像吴京一样身手矫健,继而演出一段稍稍跑题的悲情……这些就都成了有趣的事。

看《全》片里的主人公在未来时空里飞来飞去,总觉得还是比看电视里金庸古龙的古装人飞来飞去要顺眼。虽然二者的本质都属虚妄,但幻想总还是比意淫更能呵护人对世界的期望。谁看了科幻电影,都不会幼稚到想去当克里斯托弗或郭富城式的超人,但凡喜爱金庸、古龙电视剧的中国人,谁能那么轻松地说自己内心深处没有一个充满了暴力、飞来飞去、能力与名声速成、多角恋的古装武侠梦?二者背后所凸显的,并不是飞船时代与马车时代的差异,而是娱乐工业对于人们精神成长底线承诺的深浅。

就影片本身而言,虽然没有IMAX,但《全城戒备》是值得所有进场找乐子的观众付出自己的票价的。虽然看它的时候,郭富城们的形象,会让人回忆起好莱坞的科幻英雄长廊——超人、蜘蛛人、盲侠……吴京们的职业又会让人部分地联想起那些欧美的“驱魔人”和“伏魔天师”(范·海辛、蝙蝠侠),但打斗、恐怖元素、人物的心理和情感,却基本上还是中国式的,这也使它具备了本土观众的欣赏根基。

对《全城戒备》准确一点的定义应该是:一部中国人用接近好莱坞的思维拍出来的科幻片。如果考虑到多年来内地片想象能力的匮乏、制作意识与水准的下降;考虑到港片多年来对低成本和小市民趣味的执迷,《全城戒备》赢得我的这个评价是很高的。它所表现出来的对全球主流电影制作意识的主动跟进,堪称引领了华语主流电影追逐世界先进水平的潮流。也奇怪,类似的追赶意图和试水野心,从周星驰的《功夫》、刘镇伟的《情癫大圣》到眼前的《全城戒备》,我近年总是从香港导演们的镜头中看到,不知道忙着翻炒欺诈、古装和都市情色的内地和台湾导演,对此心头有没有一丝愧疚?

在最短的时间效应期内,对世界主流电影的新动向,做出尽可能跟潮的反应,这历来是港片开放性与上进心的一个标志,也是香港电影所信奉的生存哲学。既然比不过,那我最好变成你——至少用形式上的近似,分你市场上的一杯羹。至于情感内核,自然还是中国人的。

只不过以前受制于低成本和技术,这种跟潮制作显得过于粗陋,这一点直到近几年,才有了一定的改观。而陈木胜近年的电影,正是这种改观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在Benny Chan(陈木胜的英文署名)的影片中,跟潮世界水准的制作,一直是近十几年来一条隐性的脉络。《全城戒备》是对“生物变异”题材的尝试;《保持通话》是对美国《致命手机》的翻新;《双雄》是港片近年对“催眠”元素使用得最充分的作品;《新警察故事》、《男儿本色》、《特警新人类》等也都在港式风格和好莱坞风格的对接上有着不同程度的尝试。我们不知道这种努力的背后,有没有藏着引领本港乃至华语片潮流的雄心,但一个一直努力向潮流前沿靠近的导演,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已经是大潮中的一部分了,哪怕这一部分,在苛刻的审视下还处于边缘地带。

《全城戒备》作为潮流片的表现,应该是令人满意的。当然如果以那些好莱坞最为出色的“主流片”标准来衡量,可能还有一些遗憾:“变异人”出现前的铺垫有些长;张静初、吴京的感情戏份,总有些游离于大主题;片名很响亮,但在剧情里“全城戒备”的紧张感营造得还可以更充分;演员们演得足够努力,但细节上还可以再精。比如郭富城回归清秀,照镜子确认那一段,看到自己的面容复原,表情上的层次感完全可以处理得再细腻一点。其实这也是许多港片佳作的老毛病。港片面对它本地的市场,在表演层面一直处于一种两难:市场认明星、也认新鲜面孔,许多时候都把演技放到次要地位。而新人通常是演技不过关的,明星好一些,但有时总还差那么一点。等到大家能力都行了,又要考虑审美疲劳,去给新人让位。所以刘青云永远不可能被捧成公众眼里的超级明星(这也是我在陈木胜电影中始终最青睐《冲锋队怒火街头》的一个原因),周润发、张国荣、梁家辉永远是不可复制的传奇。这也正是港片一直比不了好莱坞的一个方面。

郭富城已经算很努力了。希望他以后能更努力。这句鼓励,也同样送给不懈追赶潮流的陈木胜导演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