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中国空军的“跨越之路”

“我们不能等走完了机械化的路程,再去着手搞信息化。”

《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米艾尼 | 北京报道

飞机、航空母舰、核武器曾被称为人类军事史上最为重要的三次革命,其根本原因在于,这些武器的发明大大拓展了新的作战空间和作战手段。特别是核武器的出现,将人类战争的焦点转移到肉眼无法识别的原子世界。

而在今年春天,随着美国试飞空天战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看起来正在将遥远的太空作为自己赢得下一场战争的关键。

这也许是核弹发明以来,中国遭遇的最为严重的武力讹诈。“我们必须对此加以密切关注,在美国的战略企图里,从来没有忘记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军事专家彭光谦少将告诉本刊记者。

事实上,空天战场对于中国人来讲挑战与机遇并存:利用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领先的航天科技,主宰“空天”这一现代战争和未来战争的主战场。

“从军事技术上来说,中国在世界上应该处在‘第一集团’中,我们有能力发射宇宙飞船,应该说,通过努力,我国的军事技术是可以满足国家最基本的安全需求的。”彭光谦说。

“空天一体”的发展思路,对于迫切需要现代化的人民解放军显然具有相当的启发意义。

自2000年以来,空军工程大学的课题组已陆续完成了空天战场、空天一体作战等系列研究项目,并就相关问题出版了多部公开出版物。

在这些书籍中,空军工程大学课题组分析认为,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空军与强国空军的总体差距将仍然存在,在敌强我弱的总体态势下,面面俱到的发展理念、不切合实际的作战思想必须转变。“中国在航天技术领域具有相当基础,实现航天技术与空中力量的有机结合,可以一跨而越之。”

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在《军形·第四》中曾说,“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这句话对于今日中国而言,则是要求决策者以更高的战略眼光指导军队“提前打赢”下一场战争。

邓小平和制空权

在国庆60年阅兵中,中央电视台的解说词即称,解放军空军“按照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要求,不断提高空中进攻、防空反导、战略投送和空降作战能力。”

此前经过多年努力,来自空军工程大学、空军指挥学院以及国防大学等科研院所的军事理论研究者,已经初步创建了以利用航天资源为核心、航空航天无缝结合的空天一体作战学科理论体系,并对有中国特色空天一体作战力量等进行了系统阐述。

根据公开信息,中国关于空天战场、制空天权的研究最迟始于1990年。空军司令部研究员董文先当时提出了“控制高立体领空”,即在外层空间占有一席之地的观点。两年后,《美国空军航空航天基础理论》明确把“制空制天”作为美国空军的首要任务,由美国空军负责建设、管理和使用美军90%以上的军事航天力量。

事实上,中国人在战略发展的判断上从不缺乏远见。邓小平自20世纪50年代起,就不断强调空军的地位和作用。

有过20多年战争经历的邓小平有两个极为重要的战略判断:“没有空军是不行的”、“没有制空权是不行的”。结论是:“首先要有强大的空军,要取得制空权,否则,什么仗都打不下来。”

他在作出这些判断时,空中力量还没有成为现代战争胜负的决定力量,更没有出现严格意义上的空中战争。但此后空中力量运用于现代战争的实践,却完全证明了邓小平分析和判断的正确: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几次较大局部战争显示,空中力量已经发展到可以决定战争胜负,甚至可以单独进行空中战争而达成国家战略目标。

从邓小平主政的80年代起,新一代国产空军装备研制取得了重大进展,武器装备的现代化程度大幅提升。然而,受到客观条件限制,中国空军历经30年快速发展,仍与世界军事强国存在一定差距。

空军向上

2000年,以空军工程大学校长蔡风震少将为负责人的课题组启动。担任课题组长的空军工程大学田安平大校曾向本刊记者回忆说,当时海军出了一本“向太平洋看”的书,“海军横向看,空军要纵向看,向上看。”这向上的目标,就是无穷无际的太空。

2004年、2006年,空军工程大学的课题组先后出版了两本公开书籍《空天战场与中国空军》、《空天一体作战学》。后来,蔡风震少将以空军副参谋长之职退出一线。

此前在2003年,空军工程大学电讯工程学院院长李荣常等公开出版了作为空军“十五”军事理论研究计划课题的《空天一体信息作战》。

而在北京西郊,空军指挥学院也成为建筑空天战场的另一个支点。查询公开信息可以发现,空军指挥学院科研部副部长王明亮、学院战略研究室副主任季岩以及战略专家乔良少将等一直在强调建立“空天观”,并对相关理论进行了阐述。

作为理论著作,《空天战场与中国空军》、《空天一体作战学》并没有引起外界的重点关注。但两本书都是由时任空军司令员的乔清晨上将作序,空军政委邓昌友上将则专门撰文祝贺《空天一体作战学》出版发行。

乔清晨上将认为,人类战争的舞台“由陆而海,由海而空,由空而天。现在空中力量与航天资源完美结合所形成的空天战场,已傲然升格为‘至高无上’的主战场”。根据公开信息,他还亲自圈阅了《空天一体作战学》的研究纲目。

邓昌友上将则认为,《空天一体作战学》填补了中国空天一体作战学科理论的空白。他更表示:“就像当年前途未卜、地位不定的飞机的出现没有影响杜黑等创立制空权与空中作战理论一样,尚不成熟的空天一体作战也不应该成为我们认识其特点和规律的障碍。”

这也是目前可以查询的,解放军军种负责人最早对航天军事资源的重要关注。

《空天战场与中国空军》以“论”为主,阐述空天战场的基本特点和内在规律,希望探索一条中国空军跨越式发展、夺取空天优势和打赢未来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有效途径。

而《空天一体作战学》以“学”为主,以更为严谨的态度对空天一体作战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这本300多页的书籍更是一本教科书。根据公开信息,目前它已经成为空军工程大学研究生的教材,并开始在本科生教育中使用。

另根据公开资料,早在2003年11月,空军印发的《中国空军军事科学体系研究》已将空天一体作战学列为空军军事科学体系,成为军事科学体系中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

而据本刊记者了解,作为空天战场、空天一体作战的研究延续,以“国家空天安全论”为主题的理论著作即将出版,这会使相关军事理论研究趋向完善。

这一系列研究项目,已是目前可以通过公开信息查询到的,中国有关航天军事资源建设、管理和使用最为详尽的理论系统。

按照一般惯例,完善后的军事理论,将在宏观上形成相关战略,而在微观上指导技术、装备和人才的建设。

制约与反制约

事实上从目前公开发表的刊物中,人们已经可以初步了解中国空军科研机构和研究人员对当前以及未来空天战场和空天一体作战的认识。

以空天一体作战体系为例,按照空军工程大学课题组的成果:空天一体作战体系由全维侦察监视系统、分布式指挥控制系统、一体化攻防交战系统、网络化综合保障系统等组成。

引人关注的一体化攻防交战系统则分为信息攻防战系统、火力攻防战系统以及新机理武器作战系统。

新机理武器作战系统则由反卫星卫星系统、定向能武器系统、电磁脉冲武器系统、动能武器系统等组成。

定向能武器系统则由包括激光武器系统、粒子束武器系统、微波武器系统等组成。

在天对地攻击中,天基作战系统可以使用激光在地面、海面上大量制造火灾,以“火攻术”烧毁敌方的军事目标。此外,还可以摧毁或欺骗地面信息系统。但目前最受关注的,仍是以“闪击术”摧毁敌方发射的导弹,即美国“星球大战”计划和后来弹道防御体系等系统。

2009年人民空军建军60年时,田安平曾向本刊记者谈及,已有新机理武器作战系统投入使用:苏联曾用激光照射飞过实验场上空的美国航天飞机,造成航天员身体不适。在那以后6个月,美国就在今年4月试飞了空天战机“X—37B轨道试验飞行器”。

“X—37B”长约8.2米,翼展4.6米,尺寸约为航天飞机的1/4。从外形设计上看,跟美国传统的航天飞机比较像,但它采用了一种双垂直尾翼的设计,这又与美国现役的一些重型的战斗机相似。

耗时超20年、耗资数十亿美元的空天战机完全符合中国研究者对于此类飞行器的定位:在战时,有能力对敌国卫星和其他航天器进行军事行动,包括控制,捕获和摧毁敌国航天器,对敌国进行军事侦察等等。

不过,多数专家认为,空天一体战目前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除少量地对地弹道导弹用于施展和试验性空对天、天对天、地对天攻击外,航天力量在战争中的作用还主要局限于为航空和防空力量的作战行动提供信息支援。

这一方面受限于技术发展,同时也由国际法所制约。这也是太空战在短期内无法实现的主要原因。按照目前的国际公约,外层空间为人类共有,特别是不得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显然,一直希望得到良好发展环境的中国不会率先破坏任何一个以维护全球和平与稳定为目标的国际约定。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各国在轨运行的航天器中70%以上用于军事目的,几乎所有的航天器都能服务于战争。

在公开出版物中,空军工程大学课题组认为,准确把握国际法律,灵活运用国际法这一武器,既可以避免争议,杜绝不必要的麻烦,争取政治和舆论上的主动,又可以对敌人可能采取的方式方法进行预测,利用一切可以采取的合法手段及方法进行自卫还击,以谋取最大的军事利益。

真正的跨越

虽然人类已经多次实施了空天一体作战战例,但即使美俄这样的军事强国对于空天战场仍在摸索之中。从空天一体作战的战略、战术,到航天兵的定义和归属,世界军事理论界都存在一定争议。即使在国内,也有“核天一体”、“独立成军”等多种见解。

航天兵作为一种力量实体也早已存在,但除俄罗斯组建了独立的航天兵外,还没有将其作为并列于陆军、海军和空军外的独立兵种。美国等空天大国着力解决的问题,仍是把空军建设成为融航空、防空力量与航天、防天力量为一体的新型空军---空天军。

彭光谦认为,在顺应世界潮流之外,将航空与航天结合,首先会使目前中国处于追赶位置空军得到“跨越式”发展。“空天一体发展是一个大的方向,空军没有外在空间的资源是不成的,侦察、导航、预警都要依靠外太空的资源。具体怎么发展,根据技术基础不同和军事战略性质的不同,各国有所差别,我国是以自主防卫为主,不过空军从三维到多维的发展,是必然趋势。”

根据《空天战场与中国空军》,中国空军目前所处的现状是以机械化和半机械化为主体,同时又有部分信息化。“我们不能等走完了机械化的路程,再去着手搞信息化。”该课题组有关人士说,这样就会再次拉大与强国空军的“时代差”。而这种“跨越式”发展是中国空军赶超世界强国空军的必由之路,“足够的信息支援,完全可以弥补火力和机动性的不足。”

实现这种“跨越式”发展,则需要作战思想、空天技术、经费投入以及人员素质的“跨越式”发展。该人士称,“应该说,中国对空天一体作战的军事理论研究,与世界军事强国处于同一认识水平,在某些方面还更为深刻。”

建国后50年里,中国在航空领域的投资不及在铁路投资方面的一个零头。“在具体项目的投资上,将本来十分有限的经费几乎全部投入到型号的研制上,这种重型号而轻预研的反向投资方式,造成了技术储备的严重不足,影响了空军力量建设发展的速度。”《空天战场与中国空军》认为。

然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讲,空天一体作战的实现和保障确实太昂贵了:根据测算,一架激光武器飞机造价9亿美元,大型航天母舰是1000多亿美元,一台太空机器人也要1.5亿美元。

在公开出版物中,空军工程大学课题组提供的几种路线包括:借鉴式跨越、自主式跨越、选择式跨越、嵌入式跨越、集成式跨越、综合式跨越。

以嵌入式跨越为例,将成熟的先进技术或创新技术对现有平台、武器和设备进行现代化改装;集成式跨越是以需求为牵引,通过对军事技术和力量要素的系统继承,实现跨越式发展;综合式跨越则指综合采用各种方式,实现自身积累总量的跃升,通过某些领域或项目上的跨越,实现发展过程的阶段性跨越。

彭光谦说,实现空天一体作战的路径要与中国的特色相结合,“目前中国是存在一定航天优势的,不过跟美国还有一定差距,我们空军发展现阶段要完成两个使命:机械化使命和信息化使命,而美国空军的机械化已经完成了。”

但是他认为,虽然我们的空天一体化进程的开始较晚于其他军事大国,但是开始晚不等于起点低,“我们的起点比美国、俄罗斯等国家还高一些,而且发展的速度会比他们更快。”

早在1979年,苏联元帅奥加尔科夫即预言了“新的军事技术革命”。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1993年美国国防部官员马歇尔已提出,用“新军事革命”取代“军事技术革命”。从此,围绕着新军事变革的理论探讨也随之蓬勃展开,使原本自发的军事变革现象转变成一种在理论指导下的自觉行动。

“新军事革命将颠覆许多传统观念:陆战决胜观、机械主导观、火力制胜观以及把空军仅看作以航空兵为主体的航空空军观等等,这种新的观念,也早已被我国采纳。”彭光谦认为,空天一体化的“大空军”将成为真正主导战争胜负的关键。

“不过,我们还是一个国土防御性国家,‘大空军’的思路,也是以防御性为基本前提来考虑的。”他强调说。

中国空军实现战略性跨越的经济路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