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意大利人贝尔托·贝贝尼自编自演的电影《美丽人生》赢得了包括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在内的28项国际大奖。该片男主角圭多的乐观和法国人的天生浪漫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法国人即便在国土沦丧最困难的时候法国人也没有放弃乐观和希望。一位经历过二战的老人说:“法国沦陷时我们很难过,但我们并没有觉得到了世界末日。我们感觉到纳粹德国很快就会灭亡,所以我们很乐观,我们一直都在偷偷地听德国人不让听的音乐,一直在悄悄地帮助抵抗运动。”克萨维尔告诉记者,法国人对待历史非常严肃,但却从来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包袱。“父母会非常注意对孩子的历史教育,他们会带孩子们去博物馆参加老兵纪念活动,但他们更喜欢把孩子带到诺曼底海滩,一边讲述战争一边度假。”

法国有很多二战纪念地,其中以诺曼底海滩最有名。海滩绵延数英里,散布着很多纪念地和墓地,几乎处处可见纪念之意。最让人震撼的是散布在海滩上的大片墓地,一排排白色十字架,排满了空无一人的漫漫山坡,寂静而凝重。父母会带着孩子为纪念碑送上鲜花,并且仔细阅读纪念地的文字介绍,向他们描述当年战争的惨烈。但与此同时,诺曼底也是法国的度假胜地。在安静的诺曼底登陆海滩背后,是一片热闹的度假胜地。那里有旅游品商店、咖啡馆和饭店。海滩上孩子们奔跑、嬉戏,没有人因为在打过仗的地方就必须故意做出沉重的样子。孩子们继承了父辈对战争的理解,“对待历史要真诚,但并不是一定要板着脸。”

在位于巴黎四区的法国犹太大屠杀纪念馆的入口处刻着这样一段话:“二战期间,纳粹在欧洲执行犹太灭绝计划,在法国得到了维希政府的配合,76000犹太人从法国被遣送,其中11000多人是儿童。他们绝大多数在奥斯威辛等集中营遇害,仅2500余人获救。”对于法国维希政府曾扮演过的不光彩角色,法国历史教科书进行了可观的表述。法国学者克萨威尔告诉记者说:“法国并没有回避这段历史。历史教科书中用了很重笔墨阐述二战,尤其是维希政府和抵抗运动。法国迅速沦陷是因为法国政府的麻木和军队毫无准备。维希政府和德国法西斯曾经进行了合作,致使许多犹太人丧生。”法国商人昂德雷也表示法国政府对待历史的态度比较负责任:“希拉克上台后就表示承认维希政府,此举意味着法国将对因为维希政府和德国纳粹配合而丧生的犹太人负起责任。”

对于这段历史的学习,历史老师也不局限于课本上的描述,而是尽可能让学生接触历史实物。参观二战纪念地和各种博物馆是学校历史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国留学生桑迪娜告诉记者,他们的历史课很大一部分时间是跟随老师在纪念馆里听讲解。在法国学校很少会集体组织前往阵亡纪念碑搞活动,大家对二战和抵抗运动牺牲者的尊敬更多的是来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我们会自己去纪念碑前放上一束鲜花,就像我的父母曾经做的那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