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德国的特种师〔特种编制师〕可不是神通广大装备精良的“特种部队”,而是由覆灭或解散的师的指挥部人员和各种混成部队混编的临时部队。当二战末期苏军和盟军逼近德国本土时,各类被解散、消灭的步兵师的司令部人员和附近的杂牌部队如后勤、补充/训练营、国民突击队、警报部队、警察和军校学员等编组成大量的特种师。有的人数还达不到一九四四年型步兵师的水平,装备亦恶劣。可以说是“特别烂的师”。其作战能力参差不齐,有的奋战英勇〔如布列斯劳守备部队〕,也有毫无作用就被淹没的。

目前可计算的德国特种师:

第一三六特种师在比利时作战

第一四○特种师

第二○七特种师

第三三一特种师在东部战线作战,后升级为第三三一步兵师

第三○○特种师在东部战线库尔兰战区

第三○九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后升级为第三○九“大柏林”国民掷弹兵师

第三五○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二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

第四○三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四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

第四○五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六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七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八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九特种师

第四一○特种师

第四一一特种师

第四一二特种师

第四一三特种师

第四一七特种师

第四二一特种师

第四二二特种师

第四二三特种师

第四二四特种师

第四二五特种师

第四二六特种师

第四二七特种师

第四二八特种师

第四二九特种师

第四三○特种师

第四三一特种师

第四三二特种师

第四六○特种师

第四七一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七八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八○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四九○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五○三特种师在挪威作战

第五三七特种师

第五三八特种师

第五三九特种师

第五四○特种师

第六○一特种师

第六○二特种师

第六○三特种师

第六○四特种师在荷兰安恒战役时担任安恒守备部队

第六○五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六○六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后升级为第六○六国民掷弹兵师在德国东部作战

第六○七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守卫东普鲁士的比劳要塞

第六○八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

第六○九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守卫布列斯劳

第六一○特种师在德国东部作战,由SS警察部队、国民突击队和已经毁灭的第二一三保安师师部组成

第六一一特种师

第六一二特种师

第六一三特种师在挪威作战

第六一四特种师

第六一五特种师

第六一六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六一七特种师

第六一八特种师

第六一九特种师

第七○三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八○五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第九○五特种师在德国西部作战

——来源——上帝之鞭

德国特种部队作战纪实:雷暴行动

9月14日是星期六。浓浓的乌云覆盖着海峡和英国中南部地区。伦敦,严格的灯火管制措施,再加上大雾,把整个城市笼罩在漆黑的帷幕之中。

容克—26型运输机的飞行高度已升到1.2万米,浓厚的云层掩护了这架翅翼上涂着纳粹铁十字徽标的入侵飞机。这一夜,英国东南部和沿海地区遭到格外猛烈的轰炸,大不列颠各空军基地的战斗机几乎无法出动。因此,这架容克—26型运输机单机自法国加莱机场起飞,绕过北海上空,飞向目标方向。

机舱内,冯-迪特里希少校陷入了沉思。这一次,他已敏锐地预感到了突击战的后果。不过,他想,用自己的命换丘吉尔的命值得,倘若侥幸不死,留名青史的不是丘吉尔,甚至不是卡纳里斯,而是我冯迪特里希。

想到这里,他不禁发出了自得、满足的微笑。他想象着早已经过周密思考的计划,想象着丘吉尔被他亲手杀死的样子,他体内深处潜伏的嗜血快意油然而生。此时,浮现在他脸上的已不再是妄想狂式的微笑,而是疯子一般凶残的狞笑。

截杀丘吉尔的行动,卡纳里斯蓄谋已久,决定通过谍报人员,掌握准确情报,乘英国首相到艾尔蒙特度周末时实施突击。

对丘吉尔别墅的警卫,由英国特种部队空勤别动队负责。别动队指挥官亚历山大李察上校已将部队在小镇周围严密部署。这貌似平常的小镇四周不仅埋伏着数百名英军的精华士兵,而且稍远一点还有几个高炮阵地,担负对空警戒任务,加上那时英国领先世界的雷达技术,李察上校认为“入侵者插翅也难飞进艾尔蒙特地区”。

但是,狡猾的纳粹“海狮”突击队却采用了出奇制胜的战术。冯迪特里希率队在艾尔蒙特西北50公里的剑桥附近降落,很快集结完毕。随后,立即奔向艾尔蒙特。

按事先部署计划,突击队在行动中分为三组,一组由冯迪特里希亲自率领,自火车站的镇东北直攻镇北丘吉尔的别墅;另一组冲人镇内,进行佯攻,并抢掠市民作人质;第三组则直插镇西北,抢占公路的小山岗,截断自镇外增援和由镇内冲出的通道。

李察上校认为,别墅的防卫是万无一失的。就在这时,从离别墅很近的地方,突然传来了爆豆似的冲锋枪声,“乒乒乓乓”响成一片。他顿时冷汗冒了出来,预感到大事不好。

在这一片慌乱之中,艾尔蒙特别墅内的丘吉尔却表现得镇定自若。而坐镇指挥防卫的特种部队李察上校,也表现出了特有的沉着、自信和随机应变能力。

上校了解首相脾气倔犟,自豪感极强,是绝不会逃离危险的。他也了解,伦敦警备司令部的一个营的士兵正飞快赶来增援,他手下的80名特别SAS空勤部队队员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皇家陆军之精英。

冯迪特里希少校带的60名队员在距别墅约一百米的一道土坎下受阻。英军强大的火力压得他们无法抬头,对方精确的射击,构成了密集的火网,少校手下士兵的伤亡已过半。忽然,他发现距他们阵地不远的一家杂货店旁停着一辆老式汽车,他立刻命令鲍曼中士和三名士兵抢夺汽车。

突击队员将全部手雷和炸药块都装在汽车上。

“上!”冯-迪特里希少校疯狂地下了命令。鲍曼中士发动了汽车。据当时目睹者回忆,发疯的汽车就像一条突然窜起的猎豹,带着火焰突进了英军阵地,在冲天火光中一声巨响,激战的夜空沉寂了几秒钟,紧接着别墅的玻璃“哗哗”落地,声响一片。随后,更密集、凶狠的射击又开始怒吼。这是纳粹突击队员的冲锋枪和机关枪,双方都以绝望的劲头展开更激烈的对射。

别墅背后的小山上,绕道偷袭的纳粹士兵将绳索固定在岩顶,然后,七八个突击队员顺着绳索滑行到岩壁与别墅围墙同高的地方,他们用脚猛蹬岩壁,人就如扑腾飞起的大鸟飞离岩壁,借力弹射到十多米外的别墅院内。他们一落地,立即朝所有可能的目标猛扣扳机,互相掩护着朝建筑内蜂拥而入,院内的英军也看到了他们发着幽光的刺刀和伪装油彩下凶猛的眼神。但英军不愧是闻名世界的劲旅,不到一分钟,进入院内的纳粹士兵已尸横满地。

在别墅外,增援的英军已将小镇整个包围起来。冯-迪特里希身边的士兵只剩下八名了,他奋力从一名死亡士兵身上扯下火焰喷射器,大吼一声:“掩护!”他连连滚翻,朝前滚动了几米,就在他低头卧倒的一刹那,他感到一块榴弹碎片击中了他的左边面颊,鲜血模糊了他的左眼。他身后的士兵全力向别墅大门两侧的火力点进行压制射击。

迪特里希想道:“最关键的时候到了,我将由此而成为德意志最伟大的英雄,连希特勒也会向我致敬。”他发出了一阵狂笑,猛然站起来,平端起火焰喷射器的发射管,猛烈扣动扳机……

据后来的威尔斯中尉透露,不少于七八条长达十多米的火龙,瞬间内便吞噬了整个别墅建筑。除小镇的四周不时传来零星枪击声,整个艾尔蒙特被一片压得人透不过气的宁静笼罩。

丘吉尔的别墅在黎明的微光中成了一片火海,微风飘过,一股尸体烧焦的气味随风传来。冯-迪特里希深信丘吉尔已被烧死。

在艾尔蒙特小教堂里,奄奄一息的冯迪特里希少校除了一只右眼.几乎全身都被血的绷带包裹着。他清点了一下手下的队员,仅剩八名,其中半数负了伤。他们的使已完成,下一步只是等死。原计划他们完成任务后向东面的海边突围,再由那儿等待的纳粹潜水艇带走。与以往行动不同,这次实在突围不出去,只有立即争取被俘,但他的本能和作为军人的自豪感却阻止他这样做。

他重新部署了火力,派三名队员偷偷攀上教堂的钟楼,埋伏在俯瞰整个建筑屋面的置上,再让剩余队员两人一组,轮流守卫教堂出入口。天亮了,英军向小教堂攻击打响了。“轰、轰”两声,钟楼顶棚飞上半天。士兵们一跃而起,闪着寒光的刺刀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教堂内一场近身大肉搏战开始了。

纳粹“海狮”突击队员们最后撕开携带的武器袋,从中取出钢尖弩、砍刀、匕首、飞刀和弩箭,“嗖、嗖”飞向门口蜂拥而来的英军士兵的胸口。垂死的尖叫声使这座阴森的中世纪建筑充满恐怖的气氛。但纳粹士兵毕竟是强弩之末,不到20分钟,教堂内沉寂下来,一具具纳粹突击队员的残缺不全的尸体被抬出来,摆在教堂前碎石铺成的小广场上……

接到丘吉尔被烧死的报告,希特勒喜出望外,感到心腹大患已除,于是得意忘形地宣布:“我命令,现在开始巴巴罗萨计划!”

1940年9月,驻在法国海岸的30万德军拔营开往东线,打击欧洲最后的敌人——苏联。

但是,在一个月后,丘吉尔首相却出现在下议院,只是与以往不同,他的声音略带沙哑。英军继续在北非、远东顽强地作战。确信丘吉尔已经丧身火海的希特勒为此久久迷惑不解。

令人更为迷惑的是:在后来的1988年,阿根廷南部广阔的帕塔戈尼亚平原的一座小城里,有一个左眼戴着眼罩的老年病人。医生在给他做检查时,奇怪地发现这个老人竟然全身都是累累伤痕,在追问之下,这位独眼老人挣扎着坐了起来,用标准的德语说:“是我杀死了丘吉尔……”然后倒床而死。后来,当地警察在他的简陋的住所里,发现了一批二战时期的德国士兵常用物品和一本烧毁了的照片片断。美国著名的二战记者罗伯特-盖茨比由此而证明了纳粹的秘密档案中那令人惊异的事实。他就是当时“海狮”突击队的队长冯-迪特里希少校。

昔日辉煌——二战期间的英国特种部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支称谓“哥曼德”的特种部队尤其引人注目。它神出鬼没,视死如归,以奇袭般的战术和闪电般的行动,驰骋在欧、非战场上,一系列的突袭行动,直搅得纳粹德军胆颤心惊,甚至把战争魔鬼希特勒也搞得神经紧张,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1942年10月18日,恼羞成怒的希特勒,了著名的“根绝命令”,命令规定,对英军的“袭击破坏部队”,无论是否穿制服,无论是否有武装,要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斩尽杀绝”。然而,“哥曼德”非但没有被“杀绝”,反而在烈火和硝烟中创造了更多的辉煌,他们的业绩永载在反法西斯斗争的史册上。英国首相丘吉尔自豪地说:“‘哥曼德’是大不列颠永远的骄傲!”

生不逢时

“哥曼德”是英国特种部队的别称。它创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特种部队之一,并伴随战争的硝烟,不断完善和发挥着独特的作用,成为后来世界各国特种部队建设效仿的楷模。

相传在1899年至1902年非洲爆发的“布尔战争”期间,英国派出了25万军队对布尔族人进行镇压。布尔族人的军队只有英军的1/5,很难正面抵抗英军的强大攻势。但是,布尔人骁勇骠悍,机智灵活,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采取了“化整为零”、“袭击骚扰”等打击方法,组织多股小部队,凭着熟悉地形的有利条件,在夜间和山谷、森林等地形或其他不良天候的情况下,对英军频频发起突然袭击,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打了就跑,打得初来乍到的英国人顾此失彼,胆战心惊,大伤脑筋。最后,英军以伤亡近10万兵力的巨大代价,输掉了这场战争。当时英国称这些专门从事游击袭扰活动的布尔人小股部队为“哥曼德”(英语为COMMANDO,意思是突击队)。布尔人的这种战术给英国人以深刻印象,英国特种部队被称作“哥曼德”其用意不难理解。

英国“哥曼德”特种部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战斗最激烈的欧洲战插上。英、法军队在纳粹德国装甲集群的突击下损失惨重,难以招架,于1940年6月被迫从法国的敦刻尔克,艰难地横渡英吉利海峡,撤回到了英国本土。回撤途中,溃不成军的英国军队虽然多数人活着回国,但几乎所有的装备被遗弃。曾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蒙受了奇耻大辱,民族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挫伤。

首相丘吉尔对当时英军的劣势局面痛心不已。为了尽快挽回败局,鼓舞全国军民抵抗纳粹德军的信心,在6月6日,丘吉尔首相给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伊兹梅尔将军的信中说:“防御作战必须到此结束,我期待英军对整个德军占领区发动积极而又连续的反攻。”丘吉尔首相认为,德军下一个攻击目标很明显是英国本土,而要阻止其占领英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向欧洲大陆的德军发起反攻。

英军从敦刻尔克的大溃败开始已经元气大伤。在中东和非洲战场上的英军,也受到了德军的重创。在这种情况下,英军根本无力组织越过英吉利海峡大举反攻被德军占领的法国西海岸,更无力考虑远程奔袭德军重兵把守的丹麦至挪威北部一带的海岸线。尽管如此,在英军从法国敦刻尔克撤离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已开始考虑对德军占领区发动攻势作战。他就是英国参谋总长约翰格里尔迪尔上将的副官达托莱克拉克陆军中校。他根据当时英国军队的状况,提议用少数小规模部队连续偷袭挪威西海岸的纳尔维克至法国的比利牛斯山脉一线的德军阵地,消耗德军的攻击力量。这是当时惟一能够重创德军的反击办法。这一提议得到了英国战时内阁的赞赏,并于第二天就将这一方案呈报了丘吉尔首相。

克拉克的这一偷袭方案得到了丘吉尔首相的赞同批准。但是,一些人认为,英国军队在遭到如此巨大损失的局势下.克拉克的构想如同“以卵击石”。而丘吉尔坚持认为,这种破坏性的袭扰,如果计划周密,实施得当,就能使德军回过头去加强自己的防线,将会牵制敌人大量的部队,削弱德军在其他战场上的战斗力。同时,成功的偷袭行动能极大地鼓舞全国军民抗击德军的信心,有利于整个反击战场的形势。当天下午,陆军总参谋部立即成立了执行这个计划的“M09科”,指示克拉克中校尽快组建袭击部队,渡过英吉利海峡,对德军阵地发动突然袭击。

鉴于德军将进攻英国本土,丘吉尔首相要求克拉克在组建偷袭部队时,不能整建制地抽调防卫本土的部队;尽量可能少地带走武器;队员可编1万人,从现有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中挑选;携带武器为汤姆逊轻机枪和手榴弹,必要时可以使用摩托车和装甲车;当德军对英国本土发动进攻时,必须在海岸线担任对付德军进攻的任务,其他则由克拉克中校自行决定。

究竟是将本土防卫部队按原建制调入这支部队,还是从一些部队中挑选,在总参谋内部也有争议。后来,大家一致认为如果按原标准建制调人组建袭击部队,不适应于进行非正规战行动,也很难保证这支部队的质量和达到预想的袭击效果。于是便决定尊重丘吉尔首相的建议。

克拉克中校亲自从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中挑选丁几百名有作战经验的优秀官兵,于1940年6月下旬组成了世界上第一支比较正规独立的、执行特殊任务的新型部队。最初编为10支“袭击部队”,每支部队辖2个小队,每支小队有3名军官和47名士兵,完全由血气方刚、机智勇敢的小伙子组成,配备了当时较为先进的汤姆逊轻机枪、冲锋枪和越野摩托车及轻型汽车。

这支担负特殊任务的新型部队成立后,起个什么名字呢?根据丘育尔首相的提议,先打算称此部队为“奇袭部队”或叫“豹部队”,但英军很多人对四十多年前在非洲大陆饱尝的苦头和布尔人出其不意的袭击记忆犹新,于是就用“哥曼德”这一名词,命名了这支特殊部队。

“哥曼德”特种部队诞生不久,就积极寻找战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二次世界大战为“哥曼德”提供了施展本领的舞台。

1940年6月23日深夜,由托德少校指挥了第8独立中队所属的120名特种队员,分乘6艘救护艇,从纽黑文、福克斯通、多佛尔等港口出发,在空军的掩护下,对法国北部沿岸的布伦和贝尔克两个港口城市进行突然袭击。这是“哥曼德”成立后向德军发起的首次攻击。袭击部队快要进入布伦港时,被德军探照灯发现,接着就遭到巡逻艇的追击,巡逻艇炮火十分猛烈。由于袭击部队装备约半数是轻机枪,很难抵抗德军的炮火,只得迅速撤离,另寻目标再次组织袭击。但从贝尔克以南6公里登陆的袭击分队,行动十分隐蔽,突然向一个德军据点投掷了手榴弹,打死了2名哨兵。

7月14日,“哥曼德”实施了第二次袭击战斗行动。目标是位于法国瑟堡以西、英吉利海峡内的格恩济岛。这次袭击行动得到了上级情报部门的大力支持。英国间谍事先获悉,有大约470名德军已被空运到该岛执行守岛任务,岛上一些防御措施还不太完善。参加过第一次袭击行动的指挥官托德少校,这次又受命于指挥第11独立中队及第3“哥曼德”部队的一个分队,在14日的夜晚分别乘坐2艘旧式驱逐舰,驶向英吉利海峡的格恩济岛。当快要接近该岛的时候,袭击部队又换乘5只救护艇,多路向格恩济岛进发。为了防止救护艇的发动机声被岛上德军听到,暴露袭击行动企图,配合行动的英国空军侦察机故意发出隆隆的响声,在格恩济岛上空盘旋。担任佯攻支援的分队,分别对塞纳湾和瑟堡半岛采取了行动,全力保障袭击部队的行动。特种突袭部队隐蔽地实施登陆,轻松地夺取并控制了格思济岛,战斗中“哥曼德”没有遭到德军的顽强抵抗,也几乎没有付出流血的代价。这是组建以来,“哥曼德”第一次成功而不流血的行动。

虽然这次袭击行动的战果不大,但在当时英军在欧洲战场连连受挫,被迫从敦刻尔克撤退不到一个月的的局势下,就向德军发起反击,无疑鼓舞了英军的士气,也受到英国国民的赞扬。

1941年3月,“哥曼德”第3、第4部队成功地偷袭了挪威西北方向的逻弗敦群岛,俘虏德军士兵216名,抓获60名纳粹党员,击沉11艘德国舰艇,炸毁岛上德军用于制造甘油(制造火药的原料)的鱼油加工厂。而袭击部队损失甚微,只有一名军官因装在裤袋里的手枪走火而死亡。此次袭击行动战果巨大。

“哥曼德”除了组织较大规模的袭击作战外,有时也派遣少量人员进入德军战领区实施骚扰和破坏。例如,1942年4月11日晚,蒙代奈罗上尉和1名士兵,渡过卡努河,深入法国北部的布任港,炸毁了德军的油船。同年9月2日晚,一支人数很少的部队,在英吉利诲峡袭击了德军的长斯兹灯塔,俘虏了19名德军士兵。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特种部队不仅有头戴绿色贝雷帽,屡建战功的“哥曼德”部队,而且还组建了其他一些特种部队。如“沙漠鼠”、“亲迪队”、“空降哥曼德”等部队。他们在不同的地区,采用不同的方式进行各种袭击行动,也曾威震四方。

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军并没有空降部队。战争初期德国伞兵和空运部队的频繁活动,刺激了英国决定必须拥有一支空降突击力量。于是,英军相继组建了一批空降“哥曼德”部队。这支部队官兵头戴红色贝霄帽,臂佩“皇冠和月桂叶”的徽标,手持汤姆逊轻机枪,经常从空中渗入德军后方,对港口、机场、仓库和交通线等重要目标展开不间断地破袭,沉重地打击了德军,被德军称为“红色恶魔”。

“哥曼德”的一系列突袭行动振奋了英军抗击纳粹德国士气,把战争魔鬼希特勒搞得神经紧张。1942年10月18日,希特勒了著名的“根绝命令”,即“第46号指示”,命令对英军的“袭击破坏部队”,无论是否穿制服,无论是否有武装,务必“斩尽杀绝”。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哥曼穗”在战争中起到了震慑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的“哥曼德”划归海军陆战队,整个海军陆战队都可称为“哥曼德”部队。后来“哥曼德”部队建设逐步走上正规,在部队编制、训练及执行任务方面都进行了严格规定,队员都是从英军各部队中挑选出来的精英,然后再接受特殊的训练,各项技能全部考核合格后,才被授予具有特种部队象征的贝雷帽和徽章。由于它声名远扬,世界许多国家都曾要求“哥曼德”帮助他们训练特种部队或协助进行反恐怖行动。“哥曼德”部队经常与北约军队中的美军水陆两栖部队互派人员,作为对方部队的成员进行训练,同时也与挪威、荷兰的特种部队进行协同和相互交叉性的训练,从保持强大的战斗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