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中国简报日前文章盘点了中国海军印度洋补给点,并称在卡拉奇的补给点会得到重用。文章称,目前中国正就是否为印度洋中国海军力量签署正式后勤支持协议的问题展开激辩,这是解放军海军力量在印度洋地区存在不断扩展的必然结果。中国继续派遣舰队在非洲角执行反海盗任务,这为其维持沿这些战略海上通道的军队部署培养了必要的商业及外交关系。无论解放军海军是否会通过一协力有关授权使用权的正式协议发展支持网络,或是继续按照以往的方式为海军提供补给,这一网络都在不断发展中,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还会继续发展。

阿曼塞莱拉港

与其他港口相比,解放军海军派驻亚丁湾的军舰对阿曼塞莱拉港的利用程度相对较高,仅2010年6月一个月的时间,中国战舰便在该港停靠16次。解放军海军反海盗巡逻舰队是在第二次轮换期间开始使用塞莱拉港的,从2009年6月21日至7月1日,3艘战舰曾分别访问该港。据护航行动指挥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么志楼海军少将称,167护航编队对各舰靠港补给休整时间进行了协调,确保5组共54艘商船在为期11天的港口访问期间仍可得到保护。自此之后,第三护航编队于2009年8月访问了塞莱拉港,第四护航编队于2010年访问了该港,最近第五护航编队战舰也于2010年4月和6月访问了该港。

总体而言,阿曼和中国两国关系稳定而积极,多年来,中国一直是阿曼石油最大的进口国,石油在两国全部双边贸易中所占份额超过了90%。鉴于阿曼和中国之间稳定的石油贸易,加之招待国外海员产生的经济利益,阿曼没有理由禁止解放军海军使用塞莱拉港。事实上,在访问塞莱拉港口期间解放军海军护航舰队的出色表现,说明现有体系已足以使中国维持其护航力量。与此同时,如果现有安排发展为解放军海军战舰使用塞莱拉港口的正式协议,也是不足为奇的。

也门亚丁港

亚丁港是解放海军护航编队利用的第一个港口。首次港口访问发生在2009年2月21日至23日,887“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在那里补充了柴油、饮用水和食物,以便为护航编队的驱逐舰提供补给,同年4月和7月,“微山湖”号补给舰再度访问亚丁港。有报道称,2009年10月和2010年3月,第三、四次护航行动期间,886“千岛湖”号综合补给舰曾两次访问亚丁港;第五次护航行动期间,887“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自2010年5月16日开始,对亚丁港进行了为期5天的访问。

乍看之下,亚丁港应该是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及西印度洋行动的理想补给点,因为其地理位置优越,位于亚丁湾西端,靠近曼德海峡。然而,因为基地组织活跃在该地,所以中国更愿意选择其他港口支持解放军海军行动。虽然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指挥员杨卫军称,虽然以商业模式为基进一步探索港口补给途径是把岸上补给行动拓展至塞莱拉港的主要原因,但安全关注也很可能对中国的这一决定产生了影响。

舰船杂志主编宋晓军甚至曾表示,就地理位置和中国与东道国的互信关系而言,阿曼塞莱拉港和也门亚丁港都是很好的补给点。

东非吉布提港

与塞拉莱湾和亚丁湾不同,人们很难将吉布提称为在亚丁湾行动中国海军部队已确定的补给点。迄今为止,中国海军只有两艘军舰访问过吉布提:2010年1月25日的ff-525以及2010年5月3日的ddg-168。不过,在有关中国需要建立海外供给基地以支持海军部队的公开声明中,中国海军军官李杰大校及尹卓少将讨论了吉布提作为在亚丁湾巡航的海军及空军部队的基地的重要性,李杰甚至呼吁中国在东非某地建立一处补给设施。

吉布提可能做出最佳的选择,成为中国海军的补给点,而且,如果中国海军军舰开始半定期地对东非国家进行港口,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考虑到北京政府似乎对其在印度洋上军事行动相当敏感,因此在吉布提建立存在,可能会给中国评论家提供一种陪衬,使他们认识到一个简单的事实——其他主要国家已经获得了吉布提设施的使用权。目前,法国与美国都吉布提维持着大量部队;2009年4月,日本与吉布提签署军队部署协议,吉布提为部署在亚丁湾的日本战舰提供支持,并且允许日本在吉布提部署p-3c巡逻机,以便执行反海岛任务。相反,尽管存在优势,但除了偶尔进行港口访问外,吉布提可能无法成为在亚丁湾执行任务的中国海军部队的补给点。国外海军在吉布提的大量存在,可能引发中国海军的不安。例如,一名中国评论员称:”这些国家已经利用现有武装部队建立了军事基地。因此,中国在这里的供给点可能只是一种酒店式的和平存在。不需要与他们集结在一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