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摸到了铁庙

太兴山号称终南第一峰,山顶天外天峰的铁庙闻名遐迩,太兴山因之被冠以铁顶,有“南有武当、北有太兴”一说。山因庙盛名者众,山因小庙盛名者寡,而山因小小庙而盛名,天下恐仅此一山。缘何称此庙为“小小庙”,盖因它还不到一个立方。庙小法力大,教民都说,只要摸到铁庙,就有神灵保佑,能祈福消灾。驴子们说,只有摸到铁庙,才算好汉,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摸到铁庙,谈何容易?铁庙在岱顶的后面,人说登岱顶不难,而到达铁庙处者,百人难有其一。只因铁庙位置险要,仿佛置于天外。铁庙东边最后一座小庙到铁庙之间,有约百米之遥。站在此庙西望铁庙,但见铁庙高高在上,直耸云天,驴子莫不膜拜有加,一个问题涌上心头:敢问路在何方?

没有路——视线所及,只有一线山脊上、乱石穿空、云涛拍崖、卷起千堆雪。要跨越这百十米,你必须有一颗勇敢的心,和一定的攀岩技巧。你必须自励:猴能走、我能走,羊能走、我能走——我能!

还好,你只需过五关,勿需斩六将。你要斩除的,无非是自我的恐惧。这五关是:

鹞子翻身。贴紧岩石滑下去。要相信最终会停住。

猴子抱柱。抱住石头慢慢转到石头的另一面,让右脚自己去寻找落点。

老君犁沟。顺太上老君在巨石上“犁开”的沟梭下去,谢天谢地谢前人,太上老君还准备了铁链。

回心石。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能够用一只手臂的力量把自己吊起,就不要冒险了。没有同行驴友的激励,我就差点在此止步了,毕竟积雪湿滑。过去我一直自认为胆大,至此天外有天处,方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马石。也称骑驴石,传说张果老骑驴过此。驴子如果到此还没有因恐高而濒于崩溃,那就再坚持一下,骑着过去(正所谓驴骑驴也),就大功告成。

中间还要跨过一简陋的铁板桥,铁桥锈迹斑斑,结实不结实天知道,下面可是万丈深渊。

惊天地、泣鬼神,生死风雪路!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

过完五关,离天外天峰的铁庙还有几十米,不过还算相对好走。爬上山峰,是铁庙的后面,须从铁庙下面的洞钻过去,才能到达正面。扶稳站直,豪情顿生。铁庙就放在一个高度与胸齐的平台上(经纬:109*8'39"952、33*56'58"619,海拔2332米),正好可仔细打量庙里庙外。铁庙生铁铸就,长约80公分,宽约60公分,四壁高约60公分,顶高约20多公分。虽经雨雪而无锈迹。局部有破损裂缝,厚度约同家中炒锅。外壁铸有还算精美的浮雕,庙门两边各挂一个精铸的风铃。不知是否经常受人摩挲、浮雕和风铃都乌黑发亮,泛着青光。铁庙里供奉着太上老君,旁边一个女子年轻貌美,叫不上名字,思量老君倒不寂寞哈。站在仅容一人(两个人站有点挤)的平台上,我和驴友各上香一柱(以烟代香),表达敬意。颤颤巍巍,既是崇拜使然,又因身处险境。

听各种传言,原来一直以为铁庙是整体浇注而成,实地观看,才知道四壁和顶是分开浇注的。原来一直以为铁庙重约一吨,实地观看,四壁和顶各自重量应该在三百斤以下。所以,如果是有组织的搬运安装,应该是可以实现的——虽然难度很大。这件事情说明:传言往往不靠谱,要知真相,须到现场。这件事情还说明,要获得真相,必须克服艰险、不怕牺牲。

从岱顶后面路上的积雪看,过往数天,竟无一人来过。山路上遇到下来的一群数人,据说已是第二次专为铁庙而来,再次铩羽而归。本人三到太兴山,终于在第三次实现了历史的跨越。我恨不得分身有术,一半拍着另一半的肩膀说:不错不错,真有你的!

因摸铁庙而耽误了时间,下山太晚,不得不摸黑夜行。都没有带照明工具,只能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前进,正所谓盲人瞎驴、夜临深溪。好在天上不时有夜航飞机飞过,借助划过的航灯闪烁,略微前移。这是后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