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长期在胡佛研究所查阅宋子文档案的历史学家杨天石新书中披露,蒋介石曾派人联络过德国内部的反纳粹力量。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蒋介石与震惊世界的施道芬堡刺杀希特勒一事有联系,但对反对派的情况,蒋介石至少是了解的。

/来自***社区 */



美金资助反纳粹活动

/来自***社区 */



1941年秋,(德国)陆军中有部分年轻军官提出:“杀死希特勒是最干脆的。也许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于是,便有种种暗杀计划的提出,并且逐渐形成了“贝克-戈台勒-哈塞尔密谋集团”。



1942年1月中,反纳粹分子派遣驻罗马大使哈塞尔去巴黎与维茨勒本元帅秘密会谈,又去比利时和驻军司令长官福肯豪森将军会谈,策动他们参加新的密谋计划。同年春,反纳粹分子选定以贝克大将为领导。11月,反纳粹力量在斯摩棱斯克森林中举行秘密集会,原莱比锡市长戈台勒亲自劝请东线中央集团军司令克鲁格陆军元帅积极参加清除希特勒的活动。其后,又想动员保罗斯将军和曼斯坦因元帅。



1943年2月,戈台勒计划在3月份发动政变,诱使希特勒到斯摩棱斯克集团军总部,“将他干掉”。其办法:以两瓶伪装的“白酒”为炸弹,或在希特勒和将领聚会、吃饭时爆炸,或在希特勒回去的飞机上放置炸弹。以此为信号,在柏林发动政变。但是,当时雷管没有点燃。据德国资料,反纳粹密谋分子进行了不下 6次暗杀希特勒的尝试。其中有一次,他们在希特勒乘飞机巡视俄国战线后方的时候,把一颗定时炸弹放在他的飞机里面,只是因为这颗炸弹没有爆炸,密谋才告失败。



希特勒的大本营设于德国腊斯登堡的“狼窝”。1944年7月20日,陆军上校冯·施道芬堡将定时炸弹安放于希特勒做报告的会议桌一侧,准备在炸死希特勒后,立即宣布暗杀成功,切断通讯线路,在柏林的反纳粹分子立即接管首都,占领广播电台,宣布新政府成立,以贝克任国家元首,维茨勒本任武装部队总司令,戈台勒为总理。但是,由于偶然的原因,爆炸仅使希特勒受了轻伤。政变失败,在11个半小时内政变被平息。共处死4980人,逮捕7000人。



蒋介石在7月22日就确知德国发生政变,日记云:“本周倭阁东条已倒,德国希特勒被刺未死,敌方之命运失败在即,固为可慰。然而敌国败后我不能自强,则虽胜犹败,究有何益乎!因之焦灼更甚矣。”由于文献缺乏,我们还难于确指克兰(德国军火商人)、托马斯(德国国防经济厅厅长)、沙赫特(德国内阁部长,此三人均是与中国方面联络的反对希特勒人士)在上述政变中的具体作用,但是,可以确认的是托马斯将军、沙赫特博士这两位和齐焌(驻德使馆武官)联系的人在“狼窝”事件后都被逮捕了,在1942年2月派人向蒋介石表示“忠诚”的法肯豪森将军也被逮捕了。同样由于文献缺乏,我们也还难以了解蒋介石和宋子文向美方转达有关信息的后续情况,但是,蒋介石通过宋美龄向罗斯福总统通报过情况,转达过反纳粹分子的条件。



当然,我们也还不了解克兰在政变中的具体活动。但是,我们可以肯定,中国方面曾向克兰的反纳粹活动提供过资助。1943年4月7日,宋子文复电齐焌:“兹汇美金3万元计合瑞士法郎12万9千元,收到后,希秘密设法交克兰,最好取出钞票,分次交给,以免外间注意。”4月16日,齐焌自瑞士复电云: “克兰嘱呈如下:钧座鼎力协助,无任感谢。深知办理款事异常困难。兹承高谊优待,铭感五中。实因进行要事,需款孔殷,否则不敢有扰。收据自当遵照来电,签妥交齐君矣。克兰敬候。”



为反对派向美国人求情



这里所说的“进行要事”,当然暗指推翻希特勒的有关活动。电末,齐焌有按语云:“此次又劳清神。克君感仰至深。款已到,决遵示用极妥密办法,分批拨给不误。”这当然不会是唯一的一次资助,在宋子文档案中,还可以查到其他资助的痕迹。由于克兰早已避居瑞士,因此,他逃过了希特勒的大逮捕。1944年 12月28日,克兰曾通过齐焌致电蒋介石祝贺新年,电称:“元旦在即,谨此恭贺。敬祝政躬康泰,并热望中国民族自由战争早获胜利。鄙人惟愿意忠诚不懈,贯彻始终,追随左右,以期有益于中国。”可见,他逃过了劫难。



沙赫特、托马斯被捕后,囚禁于南提罗尔的下多夫集中营里,看守他们的秘密警察正打算将他们全部处决,5月4日,盟军的先头部队赶到,法肯豪森、托马斯、沙赫特等人成为美军俘虏。1945年5月7日,《纽约时报》发表有关消息,蒋介石得知后,于5月15日致电宋子文,要他向美方通报情况,予以解救。电称:



如此消息果确,应设法与美军部交涉,由中国保证其为(对)联合国家最同情之德人,且与我联合国甚多之协助。因彼等早已在其国内独持异议,作推翻希特勒运动之重要分子也。何如?请酌。



蒋介石的这封电报,意在为法肯豪森、沙赫特、托马斯等提供反纳粹的证明,以供盟军甄别。这说明,蒋介石对于有关情况是十分清楚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