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学者,已经严重丧失反思的品质和能力


这些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GDP经济的同时,我们看到,社会不公在加剧,两极分化达到中外罕见的地步,官员贪污腐败达到我们民族历史以来最严重的地步,国有企业沦为特权阶层口中的一块肥肉.侵犯和残害民众权益的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对现有的法律政策,乃至政治经济体制,以及道德、文化、教育,进行深刻的反思,找出问题的症结.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每一个学者,都有对当前的现实进行反思的权利,也有对当前的现实进行反思的责任.


不得不指出,官方学者在反思现实上,有其优势.


一方面,他们与官府较为接近,他们反思的结果,可以较快地为官府所了解,对官府的决策,形成较为直接的影响.


另一方面,他们手头也掌握着较丰富,较全面,较真实的数字.自然科学的研究,离不开丰富而翔实的数字,社会领域的研究,同样也离不开丰富而翔实的数字.


这对于他们的反思,显然是有利的.


若干年来,我们一直期待官方学者,本着对真理的热忱,能够对他们原有的观点,作出应有的反思。


我们也期待,当前严重的民生现实,执政党政治人物口口声声的以人为本的政治立场,以及互联网民众对他们强烈的批评,能够唤起他们对民众处境的同情心,能够唤起他们知耻近乎勇的美德,促使他们在反思原有观点上,迈出更大的步伐.


转眼又是好几年过来.极其令人震惊的是,我们的官方学者,在对原有的观点和理论进行反思上,表现得极其恶劣.与其说他们在认真反思,不如说他们在顽固地拒绝反思.


我看到,经常出入于高官身旁的樊纲等人,仍然拿中国劳动力的廉价,而作为一件优势。没有意识到劳动力的廉价,正是一件耻辱!是对公平正义的践踏,对以人为本的践踏,对人民当家作主的讽刺和嘲笑!没有看到,这样的发展,决不会是社会和谐,决不会是可持续发展!


我看到,一些人虽然看到了当前中国经济存在着社会不公,与政治体制的弊端有关,但从来不肯批评经济学理论!认为自己的经济学理论,是正确的,只是实践中,被政治体制绑架了!他们仍然把自己说成了一副无辜,仍然把自己打扮成真理的化身。


我看到,一些人虽然也偶尔发表一些“反思”的文章。但他们的“反思”,不过是玩弄策略的伎俩,不过是面对民众的强烈责疑,不得不作出一些姿态,以减轻民众对于他们的不满。人们看到,在他们“反思”的背后,他们仍然坚持他们原有的一套经济理念,并没有作根本的修改。也严重缺乏对民众苦难现实的同情。


我看到,还有许多官方学者,不但不反思,反而倒把一耙,一刀切地指责批评他们的民众,是民粹主义,是文革思维,是不懂学术偏要谈论学术问题.他们恬不知耻地说,改革开放这些年经济的发展,正是他们的理论所取得的成果,却对当前民众的艰难处境,却对民众之为民众应得的权益,他们避开不谈。


这一切都表明,这个时代的官方学者,严重丧失反思的品质和能力.


为什么官方学者会严重丧失反思的品质和能力?


我想,旧的观念,对他们影响太深.他们原有的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是错误的.他们骨子里,是庸俗唯物主义学者,是经济至上,效率至上,个人利益至上.对于人性,对于公平正义,对于人的灵魂需要,对于什么才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几乎毫无了解.错误的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束缚了他们的头脑,使他们没有办法纠正自己存在的错误.


这肯定是一个方面的原因.


我想,他们不但是学者,而且是既得利益阶层的一员.如果反思原有的理论和观点,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他们的既得利益.太多利益上的考虑,使他们无法与原有的理论和观点切割.


这肯定是又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想,这些学者,多年来养尊处优,享受着丰富的物质生活,享受着丰富的社会待遇.在养尊处优的情况下,他们还会热爱真理吗?他们还有学者之为学者的良知吗?他们还有一颗自由的心灵吗?他们还有对民众命运的深切同情吗?这一切,在我看来,他们是谈不上的.一个学者,确实需要一些起码的物质生活,较安定的学术研究环境.但我完全相信,处于养尊处优的人,必定与真理无缘.


这肯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他们离官府太近,这固然有他们的优势,但同时也包含着他们的劣势.养成他们的奴气,什么都看官员的脸色行事.官忧亦忧,官喜亦喜.与其说是独立人格的学者,不如说是奴才十足的犬儒了.在独立人格不再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反思.


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许多人还期待官方学者,能够对现有的理论和观点,有更深刻的反思时,我要指出,这些官方学者,已经严重丧失反思的品质和能力.


因为反思,固然需要社会提供的言论自由的环境,而且还需要独立的人格,自由的心灵,只向真理低头的精神勇气,超越个人名利的得失,对民众的深切同情,以及较为开阔的知识结构.


而我们的官方学者,根本不具备上述一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