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部分政策带来的民族悲剧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不同历史时期发生了许多类似的悲剧,类似的政策带来了类似的民族悲剧。


西晋的部分政策影响了以后的几百年,带来了北方汉族最悲惨的一段历史。西晋政府允许游牧民族内迁,导致汉族传统生存地域出现大量异族人口,这为五胡乱华带来了潜在的人口构成条件。西晋的八王之乱导致北方汉族人口大量死亡,导致汉族人口占中国北方人口比例迅速下降。民族人口比例的迅速变化,导致民族力量的变化。汉族人口比例的迅速下降,带来主体民族力量的真空,非汉族力量得以体现出来,多个不同的非汉族群体都拥有较大力量,导致整个北方中国出现力量失衡。北方汉族这个维持北方中国稳定的基石,被八王之乱打碎,而非汉族群体人心各异,相互不服,导致整个北方中国缺乏力量中心(北方汉族是北方中国的力量中心),导致混乱开始,北方的五胡乱华酝酿成功。这不仅仅是北方汉族悲惨的历史,也是北方各族人民悲惨的历史,当时的中国北方就是各族人民的绞肉机。


五胡乱华是政策带来的民族悲剧,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民族悲剧,毫无必要的民族悲剧。也是毫无疑义的民族悲剧,因为这样的民族悲剧并没有警示后人,历史依然在重复着类似的民族政策悲剧。


五胡乱华的根源是西晋政府引进蛮夷人口定居汉族人口生存地带,带来民族杂居。西晋政府为什么允许外族人口定居汉族传统生活区域,主要原因是,当时汉族生存地域人少地多,不缺地,只缺人,不存在人口过剩问题,客观允许引进外族人口。


五胡乱华的一个潜在原因是,北方汉族没有及时建立自己的力量集合体,而非汉族人口都拥有自己的力量集合体,这导致非汉族人口具有先发制人的优势,这也导致北方汉族的悲惨命运。汉族之所以没有力量集合体,原因主要是存在一个南方汉族政权,这极大遏制了北方汉族人口建立政权的努力,而这个南方汉族政权却靠不住,最终促使北方汉族人口走向被奴役的命运。五胡乱华开始时期北方人口汉族依然占多数,但是北方汉族人口对东晋政权太过于信任了,太过于依靠了,导致北方汉族人口丧失了组建汉族区域政权的大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非汉族人口已经建立各自的力量体,而汉族错过了时机,成为被奴役的对象。


隋朝的民族政策是恰当的,倾向汉族的政策促使鲜卑融入汉族。唐朝民族政策基本是一塌糊涂,对中国历史产生几百年的巨大危害影响,最终促使汉族全民亡国。唐朝的悲剧在于过度重用非汉族人口,导致安史之乱。唐朝的悲剧更主要在于,与西晋一样允许游牧人口内迁汉族传统生存地域,导致汉族丢失河西走廊等区域,导致宋朝缺乏养马之地,导致宋朝骑兵缺乏,导致宋朝的极大被动。内迁的非汉族人口石敬瑭出卖幽云十六州,是更大的悲剧。不但丢掉北方养马之地,还丢掉了华北防御屏障,导致汉族后继政权很被动。幽云十六州的丢失导致汉族文明成果外泄游牧人口,导致游牧政权如虎添翼,对中原政权产生极大压力,最终导致汉族整体亡国。


汉族整体亡国的根源在于政府允许外族人口内迁汉族传统生存地域。前政权的灭亡导致军阀割据,内迁非汉族人口形成有别于汉族人口的军阀政权,导致汉族军阀统一全国遇到极大困难。汉族军阀基本统一汉族人口区域,但是缺少了两个养马之地,导致汉族政权天生力量缺陷,缺乏骑兵的悲剧,最终导致汉族政权的全面失败,酿成了一次亡国悲剧。


唐朝允许非汉族内迁,最终没有导致新的五胡乱华,原因可能是内迁时间长,导致相互融合的程度深,大家容易和谐相处。也可能是内迁非汉族人口占中国北方人口比例没有西晋后期大,因为西晋发生了残酷的八王之乱,导致汉族人口大损,而唐朝后期没有发生类似事情,这导致汉族人口比例没有迅速下降,导致汉族人口依然占据北方中国的大部分。也可能是内迁非汉族没有那么复杂,不容易引起民族矛盾。还有可能是,汉族在北方一直存在一个强势政权。唐朝的灭亡是五代十国,比西晋灭亡带来五胡乱华文明许多。


明朝允许努尔哈赤祖先迁移到汉族政权掌握的东北地区,也是一个新的悲剧源泉。如果不允许努尔哈赤祖先迁移到东北地区,而积极鼓励汉族人口迁移到东北地区,填补东北地区的人口空缺,该多好啊!


历史上的民族政策悲剧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很多

本文内容于 8/4/2010 2:37:45 PM 被小编a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