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着军装接客与贪官靠双面腐败

今日之中国,雷人的事实在太多,前有“小姐大阅兵”,后有“卖淫女游街”,现在居然又出现了妓女着军装接客这样的雷人事。

难道不是吗?据中央电视台7月19日的《焦点访谈》曝料,有些色情场所的所谓“性工作者”,亦即妓女居然穿着07式军服,从事色情服务,满足一些嫖客的变态需求。

我在作这样的设想,今天的小姐可以着军装接客,明天又会出现什么局面呢?大概有这么几个可能:

一是在适当的时机,小姐着上军装,在某个广场上,搞个盛大的“阅兵”仪式,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某些官员的“检阅”。东莞不就是这样的吗?只是小姐暂时还没有着上军装。

二是小姐嫌一般的军装不够档次,那么,着将军服接客,就成为妓女下一轮的角逐。这样的话,不仅可以满足妓女的虚荣心,还可以满足一些嫖客更高层次的变态需求。象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选女人曾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如果妓女着上将军服,张宗海或许会将此作为一个新标准的。

三是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她们就会组成一支挎上冲锋枪的卖淫队伍。由于有武装为后盾,从而增加了她们与扫黄打非警察抗衡的底气。这可从黑社会老大开上装甲车巡街中得到反证。

还有吗?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因为这样的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

军装代表什么?代表战士的形象,代表军队的尊严。现在,军装居然被妓女穿在身上,居然炫耀在青楼上,这是在玷污谁呀?这是在亵渎谁呀?这是在挑战谁呀?

妓女着军装接客,玷污的是我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的中国人民解放的高大形象,亵渎是我神圣不容侵犯的法律尊严,挑战的是我泱泱中华的道德底线!

我威严的军队、神圣的法律、道德的底线,居然遭到妓女的恶意践踏和意淫,这妓女实在是太混帐了,实在是太猖狂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这妓女公开着军装接客,说明我国的社会秩序已经乱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从某个角度看,至少是公安等部门近三十年来默许、放纵、或者说培植的结果。国家应该亮剑了,应该出手了,此时不出手,还待何时?!政府要痛下决心,象国家刚解放时那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全国掀起一场扫除妓女黄患的风暴,使这类社会丑恶现象再次从中国大地上彻底消失!

写到这里的时候,笔者也还想为妓女说上一句公道话,她们公开着军装接客,尽管很荒唐,但也很无奈,这或许也是她们的生存之道吧?她们毕竟想通过这种方式,换取和保存一点点做人的尊严;而贪官呢,他们不是妓女,要地位有地位,要尊严有尊严,呼风唤雨,无不心想事成,可他们还是不如妓女!

为什么这样说?

妓女还敢于公开着军装接客,而贪官呢,却都是靠着双面搞腐败。在主席台上,他们把“反腐倡廉”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在媒体面前,他们将“贼喊作贼”的荒诞剧表演得“出神入化”;在民众眼中,他们把自己装扮成“信誓旦旦”的谦谦君子。可在暗地里呢?尽是些见到金钱眼开,见到利益手狂、见到美色心乱的超级大流氓!

在官场上,这样的贪官还少吗?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他“做秀”的工夫实在了得,他那句“想到广西还有一百万人没有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的“真情表白”,在广西人民的心坎上,曾经留下了“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崇高形象;

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就曾这样谆谆教诲下属“要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真正做到为民、务实、清廉,永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

原深圳市长许宗衡靠“不飘浮、不做秀、不忽悠”的做秀,更靠“做一个清廉的市长﹐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的忽悠,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引发网友盛赞的“三不”市长;

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王华元,在东窗事发前两天还在反腐倡廉大会上慷慨陈词:“反腐倡廉是全社会的事。公开是监督的前提,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

妓女靠卖身获取利益,贪官靠双面实现三赢(地位、金钱和女人),从这一点看,贪官也是妓女,是另类意义上的妓女——政治妓女,因而比妓女更可憎,更可恶!

《荀子》云:“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有网友说得好,一个道德沦丧的国度,必定腐朽衰败;一个政治清明的国度,必会至真至善。从这一点上说,不管是着军装接客的妓女,还是靠双面腐败的贪官,都是社会肌体上的毒瘤,都是社会环境的污染物,或者说都是“国妖”!因此,清除“国妖”,不仅是一种公民道义,更是一种国家准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