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第三章 初涉房地产中介 004 黑社会也爱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


今天,饶广隶和他的最佳拍档又创新高提早收摊下班,下午五点半的时候他早已经回到了白石洲,发现猴子不在住处,打电话一问原来是去了亲戚家,再打电话给盲丙,这小子要加班,晚点才能回来。


饶广隶闲着无聊,换了身休闲运动装,到女人那里疯狂地庆祝了下今天的业绩,女人今天的心情也很不错,比以前更迎合着这个老熟客,末了饶广隶觉得配合特别默契交融非常顺畅心里非常爽,一高兴多给了她二十元,换来左脸颊上一个红红的口红印。


饶广隶爽完,到三人特别指定的地下交通站——一家糖水店喝着绿豆沙,等着盲丙和猴子回来。


饶广隶的最佳拍档其实是他的师傅,他们第一次合作便创下了当月的最高纪录,也是史无前例的最高纪录,经理翠西曾经开玩笑说她们是神雕侠侣。


饶广隶对此并不感冒,他的拍档问他为什么不喜欢这个称号,饶广隶说了,神雕侠侣里面的小龙女是给人强奸了的,我不想你也一样,所以还是叫绝代双骄好了。


经理翠西会时不时地特意安排他们两个一起到“好点”去冲业绩,也会让他们到所谓的“烂点”去打开知名度,不管去“好点”还是“烂点”,只要她们在一起配合,当天的成绩总是能刺眼地高高排在榜首,下一次被人超过的时候,却还是他们两个。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够“姜”的人才能嚣张,饶广隶和他的搭档每次出任务总是提早收工,今天也是如此,四点半的时候两人早早冲破了标线,正忙着收摊。


第五培训中心那个和“三目”同志一样喜欢推倒女员工的负责人过来质问他们为什么这么早就收工,饶广隶的回答让这位仁兄着实郁闷了一把:“呃,每次都是两三倍完成任务,这样不太好,做人还是低调为上,再说了我们把业绩都做完了,其他同事再来的时候怎么办呀?”


市场推广部的经理翠西和分中心的负责人是同级的,虽然她的分量不够重,但是对于饶广隶这些得力干将还是很爱护的,没有他们的话她也不能LV包买了一个又一个,所以饶广隶不会惧怕任何一名所谓的领导,有翠西顶着呢,再说了用他的话说是:“老子在你这里干你就是老板,不在你这里干你在老子眼里狗屁不是!”


其实第五中心的负责人并不是要刁难饶广隶他们,他其实是很喜欢饶广隶和他的搭档到第五中心门口做推广的,因为饶广隶第一次出任务就是跟着搭档到这里创造的奇迹,而且当天还现场拉了两名学员报名交钱,第五中心的负责人当时一高兴现场给两人各发了100元的额外奖励,他质问的最根本原因是想让饶广隶他们多做一会,看能不能又拉个学员进来。


所以,饶广隶和他的搭档才敢在第五中心门口如此放肆地和负责人说话,尽管第五中心负责人费劲了口舌,饶广隶和他的搭档还是很不给面子地收摊走人。


饶广隶喝完绿豆沙,觉得不过瘾,又叫了碗红豆沙,点了支烟,心里盘算了一下问卷库存,心里很是满意地笑了笑:“不错,存货够周末带新人用的了!”


这是饶广隶这些老推广员和翠西之间公开的秘密,在保证完成当天任务并冲够了翠西拿奖金的数量后,会私下扣留一些问卷,防止周末来兼职的大学生有高分低能拖了后腿的,可以用这些问卷来保证完成任务。


饶广隶曾经把猴子哄得一愣一愣的:“咱读会计的,虽然没有干老本行,但要把知识运用到生活和工作中去,这叫用待摊费用的方法平摊收入,从而把帐做平缓,做漂亮,嘿嘿,做假账的根本啊……”


饶广隶很郁闷地在糖水店喝完了两碗绿豆沙一碗红豆沙,上了N次厕所后,盲丙和猴子终于出现了。


饶广隶摸着胀鼓鼓的肚皮,走出店门抱怨道:“晕,你们两个混蛋,害我在这里喝了三大碗糖水,上了N次厕所,搞得老板的女儿以为我肾亏,老子的一世英名就这么给你们毁了。我晕,猴子你个鸟人今天又学周星驰了?”


猴子蓬松着凌乱的头发,胡子拉碴,迷蒙着双眼,嘴里歪歪地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555香烟,一身英格兰的白色球衣,夹着一双人字拖,这是他每次去野马都要模仿的 “阿柒”的经典造型。


盲丙因为要上班,穿着比较正式,但是他那日系的脸、日系的发型和日系的正装,配上一米八五的瘦高个头帅气颓废的气质,充分地告诉了旁人他是个潮人,也是个帅哥。


盲丙嘿嘿一笑,搂着猴子说:“阿柒,国家终于有任务俾我地啦!”


猴子双眼立刻焕发了精神,左手迅速地抽调嘴里的香烟,说:“文西,好嘢,我地一定要为国效力,系乜任务?”


盲丙一脸正经地说道:“我都系中意你叫返我全名,达文西!”


饶广隶无奈地叹了口气,摇着头说:“文西,哩几年你得卖菜?”


盲丙摇了摇头说:“NO,我仲系怡红院做研究!”


猴子忍住笑,说:“唔错,系研究女人定男人?”


盲丙昂头挺胸,一脸傲然地说道:“唔系,我系俾女人研究!”


糖水店的老板娘这个走了出来笑骂道:“三个小混蛋,又在发神经病了,赶紧滚蛋,别把我的客人吓跑了!”


“哈哈哈!”玩够了,三人互相打闹着往野马走去,盲丙在单位吃了工作餐,猴子在亲戚家吃了饭才回来的,所以饶广隶在经过江南百货的时候随便在路边摊买了两只烤饼果腹。


野马的士高坐落在白石洲的中央位置,这是一个在深圳并不怎么入流的综合了KTV的算是大型的迪厅,不过对于住在白石洲周围的普通打工者来说,野马这样档次并不高的娱乐场所,反而是个好去处。


八点多钟的野马刚刚开始营业不久,场内的人气并不高,大厅舞池里扭动着身躯的人群并不密集,高脚桌更是只有不到三成的上坐率,两个钢管圆舞台上空荡荡的,DJ台上只有一个MC在那里带动着气氛。


饶广隶他们三个很喜欢这个时候来野马,音响效果震耳欲聋却少了喧哗,气氛热烈却少了拥挤,灯光迷蒙却少了萎靡,轻烟薄纱缭绕而没有乌烟瘴气。


饶广隶很喜欢在忙碌了一天后,到野马来放松下身心,随着强劲的节奏宣泄着压抑情绪,和兄弟们喝点小酒,然后回去冲个凉,借着点醉意可以睡个好觉,或者借着点醉意可以更加持久。


三人在所谓的部长带领下找了张高脚桌坐了上去,盲丙这小子算是这个女孩子的老熟客了,部长在他的身上可是赚了不少的提成,所以她对盲丙格外热情,热情到胸部已经贴在盲丙的手臂上来回磨蹭的地步。


但今天请客的是饶广隶,所以盲丙拍了拍伏在耳边说着话的部长,然后指了指饶广隶,意思是冤大头在那边呢。


部长一看今天东家换了,赶紧陪着笑脸把刚才摩擦过盲丙的胸部贴到了饶广隶手臂上,双唇轻轻地贴在饶广隶的耳朵边上吹着起说道:“老板,喝点什么?”


女人不漂亮可以,但必须要骚,这个部长却具备了漂亮和骚的优点,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女人,饶广隶强压着心中的骚动,探身大声朝盲丙喊道:“喝什么?”


盲丙笑了笑没有说话,做了个“你说了算”的手势,饶广隶心里想:平时基本都是盲丙请客,而且都是好酒,咱今天好不容易请一回可不能点啤酒,于是他抽出几张红牛递给部长说:“芝华士,该配的东西全部配齐!”


部长很高兴,甜甜地电了饶广隶一眼,在离开他身边的时候轻轻地在他脸颊上留了个浅浅的唇印。


芝华士这样的普通洋酒在略高档点的场所根本不是什么稀奇货,但是在野马的大厅里喝芝华士的人饶广隶没有见过第二个,所以不可避免的他们三人吸引了周围男人嫉恨的目光,当然了还有女人挑逗的眼神。


一瓶芝华士见底的时候,饶广隶他们桌上已经承受了几波“蝴蝶潮”,但都被盲丙的冷傲、猴子的不屑和饶广隶的不羁给赶跑了。


盲丙的冷傲是因为他帅气,钱包也硬,别看他平时老实巴交的,到了这样的场合,他俨然就是个高手高高手,也是饶广隶他们三人中用来吸引美女的招牌。


饶广隶举了举蜡烛,部长就像飞蛾扑火般冲了过来,搂着饶广隶的腰,整个人靠在饶广隶身上说:“老板,再来一瓶?”


虽然灯光昏暗,但是饶广隶还是能感觉到盲丙不太爽的神情,他轻轻笑了笑,拨开了部长的手说:“对,酒到后陪我兄弟喝一杯嘛!”


部长很爽快地应允道:“好,没有问题,反正今天我上早班,过十几分钟就下班啦!”


于是饶广隶他们桌边终于有了一个临时的固定女伴。猴子冷眼看着盲丙和部长打得火热,拉了拉饶广隶,头往舞池处偏了偏说:“跳舞!”


饶广隶不太擅长喝洋酒,此时觉得脑袋有点沉,摆摆手说:“不去了,你去吧!”


猴子跳下高脚凳,缓慢地进了舞池,淹没在人海中,这个时候的野马已经爆满,到处都是萎靡喧嚣,饶广隶完全当眼前的两个狗男女不存在,独自喝着酒,坐在高脚凳上随着节奏晃动着身体。


“帅哥,一个人喝闷酒呀?嘻嘻,要不要我陪你呀?”一个穿着火辣身材火爆的在烟熏妆下看不出真面目的美女,暂且算她是美女吧,不请自到地坐上了高脚凳,挨着饶广隶发着电。


饶广隶低头看了看那汹涌的地方,心想闲着也是闲着,淡淡一笑也不回答,举了举蜡烛叫过服务员多要了个杯子,于是这一桌就变成了两对狗男女在那虚情假意地卿卿我我。


十二点,按惯例饶广隶他们离开了野马,一行五人走在了白石洲的双向两车的主干道上,猴子是三人中唯一有女朋友的人,所以他每次都是三人进去孤身一人出来。


盲丙又喝高了,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他不管身边还有两个女生,站到一个变电箱旁边拉下拉链开始霸占起了地盘。


两个美女苦笑着把头扭到了一边,饶广隶和猴子苦笑着摇摇头,无奈地站在那里。


“咻!好小的JJ哦!”一群人高马大光着头的黑衣人走过,其中一人吹了声友好的口哨和说了句男人最厌恶的话。盲丙不知道是借酒壮胆还是为了找回男人的自尊,回头骂道:“没有我的小JJ,有你这个混蛋?”


饶广隶和猴子一听,知道要坏事,刚想拉着盲丙开溜,那群黑衣人已经围了过来。


猴子一使眼色,饶广隶心领神会趁着黑衣人没有完全合围的时候拉着盲丙迅速退去,跟随着两人的还有晚上要慰藉的临时家眷。


饶广隶非常放心猴子的处理能力,从刚才的观察来看这一伙应该是黑社会,而且也喝了酒,猴子以前在道上行走过多年,完全有能力应付。


果不其然,那群黑衣人没有跟过来,饶广隶把盲丙拉到远处安顿好,嘱咐临时家眷照看好他,返身去找猴子。


当饶广隶回到事发地点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一片和谐融洽,对方那个看上去大哥级的人物还和猴子称兄道弟,约时间一起踢球,末了摸出两张中超的球票说:“兄弟,深圳平安的球票,送给你了!”


猴子嘿嘿一笑,挠挠头,指了指胸前的英格兰队徽说:“呃,中超不看,英超还差不多!”


大哥哈哈大笑,拍了拍猴子的肩膀说:“好,爽快,小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那就不矫情了,周日下午有空到沙河中学来踢球,走了!”


饶广隶问猴子是怎么化解的,猴子只说了一句:“足球真的是最美好的外交工具啊!”


于是,一场史上唯一一次因为JJ的大小差点引发的血案被足球化解于无形。


饶广隶和猴子来到盲丙的安置点的时候,盲丙正搂着两个美女一阵狂啃,饶广隶崩溃了,冲过去拉过自己的临时家眷说:“你个死变态太贪心了点吧?再怎么说这个也是你的临时大嫂啊!”


猴子一拍脑门,叹了口气说:“大哥二哥,临时大嫂二嫂,祝你们晚上活塞顺畅,小弟我回去休息了!”


盲丙嘿嘿一笑,摇晃着站起来对猴子说:“兄弟,谢谢啊!”


猴子没有回头,伸出手摆了摆,什么也没有说。饶广隶在明亮的路灯照耀下再次低头确认了一下那汹涌不是泡沫而是真的,咽了咽口水拉起烟熏女,进了七天酒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