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九哥想说话,被阿扁制止了。

春子悠然自得靠在树上漠不作声。

红魔埋怨朱百团捅的漏子大了,比人数,己方不吃亏,但大白天和洋学生群殴的罪名太不好“戴”了,目击证人过多,警察追查起来,自己必定跑不了。有心撤退吧,当着新收的厕所帮和台湾、日本两帮,跟头栽的太亏了,盟主的威信岂不扫地?于是硬着头皮和约翰牛交涉。

约翰牛窝着火来的,三言不合,一声号令,就要拿人。

堂堂盟主,连自己的小弟都护不住,以后咋带堂口?红魔逼上梁山,反正都没带武器,比起拳脚怕个鸟啊。喝令摆阵。

亚盟包括厕所帮的上百人站成扇形与约翰牛对峙,约翰牛破口大骂:“fuck!你们以为老子是来逗你玩啊?”身先士卒挑战红魔,红魔呐喊一声,领头冲锋。

他们所处的地方较偏,树木较多,红魔的打算是速战速决,在警察到来之前,仗着人多占点便宜,树树威风。

可跑了几步,觉得后头的动静不对,对面的约翰牛八九十人倾巢出动,而自己后头也只是亚盟的五六十号,新收的厕所帮心不诚,压着步子走猫步。心里那个骂呀,回头好好修理你。

春子和他跑的平齐:“红魔,你怎么跑的这么慢呀?”

“我?”红魔恼羞成怒,“三脚春,别以为你会连环脚,我们唐手道也会。”

暴喝声中,跃起一人多高,连环五脚踢向约翰牛。朱百团瞧着红魔的腿法不比春子差,暗赞了声,真他妈有一腿。

约翰牛不躲不闪,从后腰掏出一物,直直对着空中的红魔。

红魔“哎呀”一个栽歪跌落地上。

轰---亚盟奔跑的脚步齐齐停住,脸色全变,厕所帮的四五十人反应最快,一古脑儿蹲到了地上。

约翰牛手中一支手枪瞄着红魔,一脸横肉暴出狰狞的笑:“打呀,怎么不打呀?”

九哥道:“不要开枪!”

春子说:“你吓的了谁?打死人是要偿命的。”

红魔一骨碌爬起来:“约翰牛,当老子是吓大的?”

约翰牛森森一笑:“对不起,忘了,我的保险还没打开呢!”嘎吧,手枪机头打开,清脆的机械撞击声刺的红魔脸上一哆嗦。

约翰牛道:“我的手有毛病,总是不听使唤的颤抖,嗳哟,我好紧张呀、手枪万一走了火怎么办呀?”手枪颤颤巍巍抖动起来。

红魔脸上汗涔涔:“约翰,别开玩笑了,你守不守规矩?”

约翰牛怒喝:“规矩?规矩是老子定的。蹲下,全部蹲下!”枪口硬硬的顶到红魔头上。

红魔麻利的蹲下,呼,亚盟蹲下一大片,只有两个人站着,一个是春子,一个是朱百团。

约翰牛嘿嘿狞笑着:“真有不怕死的!”啪,一巴掌扇到红魔脸上:“让他们蹲下!”

红魔道:“快蹲下!”

春子和朱百团依然不动。

约翰牛又是一拳,红魔叫道:“你俩想害死我呀?”

春子慢悠悠道:“我是武士,武士会怕死吗?”

“是吗?好,我成全你!”约翰牛将枪口调转对准春子。

阿扁道:“春哥、阿壕,好汉不吃眼前亏,听话。”

朱百团恍然不闻,一探手,象是要扔东西,约翰牛唰的将枪对准朱百团。

朱百团伸伸手指:“胆小鬼,看把你吓的,老子伸伸懒腰。”

“哈哈哈哈----”春子笑道,“美国佬蠢的象猪、胆小的如鼠。”

约翰牛迈开步走向朱百团:“想比比胆子,好啊,来呀!”

朱百团嘴撇撇:“枪是骡子用的,你收声吧!”

哈哈哈哈,包子笑了出来。约翰牛路过包子身边,一脚把他踹了个狗啃屎。

“挖特?挖特骡子?”约翰牛不解的问。

朱百团道:“骡子就是太监。真他妈没文化。”

“挖特‘太监’?”

朱百团还没答,大舌、鸡精、阿扁都笑出声来。

约翰牛踹了一脚大舌:“挖特太监?”

大舌抱着头:“太监就是没那个----”

“挖特‘没那个’?”

哈哈哈哈---九哥和所有的台湾帮都笑了起来。

约翰牛看他们的表情,知道被戏弄了:“fuck!”劈手打向朱百团。

朱百团伸手挡架,约翰牛枪口顶到了他脑门上,朱百团仰天长笑:“哼呀哼呀哼呀----老子摸枪的时候,你他妈的还穿开裆裤呢!打,有种开枪呀!”最后几个字是从牙缝里崩出来的。

朱百团的勇气让约翰牛和后面的手下颇感惊奇,纷纷私语,怎么这么不怕枪呀?反观那些厕所帮的,趴在地下抱着头都变成了筛糠。

“shit!你说,为什么用枪的是骡子?”

“唉!白痴!老子给你上上课。骡子就是不行,不行啊----哼呀哼呀哼呀----”

嘿嘿、嘎嘎、嘻嘻----台湾帮众都笑出了泪。

“fuck!”约翰牛终于明白了,脸涨成了灰色。

“嗨、嗨、嗨!别那么大肝火。”朱百团漫不经心的把约翰牛的枪口推开,“有胆子就开枪,没胆子回家拿刀喀嚓----”

嗡---约翰牛的手下骚动起来,居然有人把上了膛的枪当儿戏,若非亲眼所见,真的不可思议。

约翰牛气的喷着粗气:“挖特‘喀嚓’?”

哈哈哈哈、嘿嘿嘿嘿----不仅是台湾帮、日本帮、高丽帮,连约翰牛的部分手下都听懂了,笑个不停。

约翰牛咬着牙:“我不是骡子!”抬枪要打。

嗖,一道白光飞来,嘭,击中约翰牛的手腕,约翰牛的胳膊剧烈歪动,一见有机可乘,呼,朱百团一拳击向约翰牛的面门。

啊----约翰牛狂叫。

在拳头击到约翰牛的眼睫毛之际,朱百团拳头停止:“哼呀哼呀哼呀----看把你吓的,老子逗你玩的!”

十几个学生上来护卫约翰牛,“谁?”

“保护牛哥!”

此时的约翰牛脑中空空,一片空白,朱百团凌厉的拳风似是从他面门穿进,唰,从后脑而出,象是顺带着把灵魂击出了。

嗖、嗖、嗖----十几道白光,砸在约翰牛手下的头上,哎哟、唉呀----东倒西歪。

洋学生们下意识的向西边的树林观望,十三个手拿棒球棒、戴着棒球帽、脸蒙黑纱的球手快步走来,那十几道白光是他们击出的棒球。

二十几个洋学生空手迎上前去,十三个球手球棒挥舞、棍棍狠辣,棍棒与骨头碰撞声远远可闻。

春子笑道:“笨牛,你完了。”

十三个球手脚步不停,一路打杀,遇者望风而退,十三个球手站在朱百团和他的手下中间,十三双恶狼似的眼睛盯的约翰牛手下直得得。

朱百团道:“瞎比(方言)骡子,开枪呀!”

“啊!”约翰牛打了个寒颤,脑中起了开枪的念头,眼睛迷缝起来。

朱百团身子不动,脚尖一勾,一个棒球弹起,落入他的左手,右手猛击,啪!棒球白色的球体迅速扁了一下、又弹起,朱百团把球托起。远处的人看不出什么名堂。朱百团双手拽住棒球,只听哧、哧、哧啦,棒球被撕成两半。

“哇!他把牛皮撕碎了。”

“他把棒球撕开啦!”

朱百团慢慢把两半棒球皮朝下,球芯碎块簌簌而下。

“呀!他把棒球芯儿砸碎了。”

“不!那是橡胶呀!”

约翰牛窟嗵坐倒在地:“不!不!我不开枪!”

“不开枪,你想当骡子吗?开!”朱百团恶狠狠一声叫。

十三个球手的棒子在地下重重的敲打着,当当当当,震颤着每个人的神经。

“我开、我开!”约翰牛站起来,裤子哗啦啦往下滴水。

呯----约翰牛朝天开了一枪,傻愣愣的看着朱百团。

“开,继续开呀!”

呯----呯----呯呯----约翰牛机械的把十发子弹打光。

朱百团耸耸肩:“大家都看见了,我刚才跟他开个玩笑,是他自己开的枪。”

“是!”“是他自己开的!”台湾、高丽、日本帮的人都站了起来。

朱百团眼逼视约翰牛:“是不是你自愿开的?”

“是!”约翰牛吐噜着口水。

朱百团问他的手下:“你们呢?”

“是!我们看见是他开的枪!”

“是约翰牛开的。”

朱百团拿起一个棒球,一抛一抛的玩:“谁有意见?”

“没!”

“没有!”

约翰牛的手下稀哩哗啦蹲了下来。

春子道:“狼,别得意,你的情敌来了。”

“情敌?”朱百团一愣。

包子叫道:“白鲨、白鲨带了好多人。”

亚盟炸锅了,不知什么时候白鲨带着两百多号人密密麻麻的站在东边树林里。

朱百团笑道:“嘿,文明人,怎么不过来呀?”

嘟----嘟----尖锐的哨音在南边响起。

“条子来了!”

“快跑呀!”

白鲨的人如树倒之猢狲,散入树林,红魔道:“走啊!愣着干什么?”

亚盟众人退向北边,十三个球手翻墙逃跑。

红魔决定和昨天一样,“集体请病假”。九哥说,不行,涉枪案太大,自首吧。

红魔抱怨朱百团逼约翰牛开枪,朱百团说,我闯的祸我当好了。九哥说,不要紧,美国枪击案到处都是,况且又没伤人,咱自首在先,应该不是大罪。

半分钟后来了三十多个警察,领头的探长声色俱厉的叫喊,口口声声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严惩肇事者”,把两方人带回去讯问。

探长叫满把扎(manpaza),把几个帮派分开关押,以汹涌澎湃之势审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