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六十七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让我开始产生错觉,我甚至有时候当自己是身处某个国家重点工程的施工现场了,或者我们来印度尼西亚这个千岛之国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帮助他们建设家园似的。

妈的,我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真是能够胡思乱想的。整个工地现如今是不分白天黑夜地紧张施工着,各种工程机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黑夜又嘈杂白日,车轮不比我人矮多少的工程运输车成天用那嘶哑的轰鸣烦躁着我们,每当落日的余晖消失在天边的时候,巨大的碘钨探照灯又照亮了整个地区,完全就是白昼一般。算起来,从我们进入这个村子开始,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而这三天我们连则忙着补充人员装备,其间也有几次小规模的针对游击分子的清剿任务,可我们排一次也没轮上,每次都是担负着工地的警戒任务。在嘈杂的工地上忍受着噪音和呛人的灰土,真是受够了。

转眼第三天的夜晚又随着夕阳的离去而到来,我刚刚冲完凉,搭着条毛巾便是回到了营房。远处的工地上依旧是灯火辉煌,各种工程照明用灯光将整个工地照映得是一片灯火辉煌。探照灯的光柱在夜空中扫来扫去,甚是一番美丽。我们排里面分到了四名新兵加上五名伤愈归队的老兵,全排四十七人的建制又满满当当的。我一边吩咐通讯员小刘明天将填写完成的《阵亡通知书》送交到连部,一边站在营房门前用干毛巾擦拭头发。待会儿还有查哨任务,我可不想湿漉漉的头发顶着个头盔,那可真是难受死了的。由于三排在马甚蓝排长的带领下,前去十五公里外的一个村庄执行小规模治安清剿任务去了,我们排不得不再次担负起机动巡逻的任务。

就在我准备转身回营房的时候,我看到密林深处一群人走了出来,是那些佩戴着‘黑蝙蝠’臂章的军官们。他们的神秘感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看了看腕表,还有十分钟才是预定查哨时间,于是我干脆半依靠在门处看着那些从林子里钻出来的身影。这三天来的连续施工,一个大概的野战机场的轮廓已经形成。只不过这不是一个起降固定翼飞机的机场,而是更像一个大型陆航基地。混凝土浇筑的停机坪,铺设有钢板的起降台,被压路机碾得平平整整的道路上浇上了沥青,还有棚式半掩机库。甚至还有一个管制塔台。虽然还没有完全竣工,一些电力、辅助设施还没有安装到位,但也大概的形成了个模样。

此时那些军官们就在混凝土浇筑的跑道上慢慢地走着,不时有人停下脚步来,弯身在混凝土路面上画上一个记号。忙碌的工兵们正在安装调试跑道照明灯光,完全毫不理会这些人,就像是熟视无睹一般。我看到有人架设起了观瞄装置,不时地休正方位。似乎他们在准备做什么试验一般。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一支指示器的红色荧光线刚好的指向那片密林旁的一小片竹林。而那里赫然还矗立着一栋民房,那是一栋之前没有被摧毁的印尼人的民居,在这之前我曾经去过,考虑到在空袭中被炸弹给震得已是成了危房,我曾经建议连长要不干脆拆了这碍眼的建筑,然而这个建议连长却是不置可否。现在这房子居然还在,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然而我现在不知道的是,这栋房子居然会改变我对战争、对军事技术手段的认识,而这栋房子为开始,显然也改变了雅加达之战的走向,甚至改变了不少军人的军职生涯。

“排长,该去巡哨了。”一班长钟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过去,一班的战士已经全部披挂完毕,正准备出发,而通讯员小刘则背着电台,手里提着我的枪和装具。

我叹息了一声,转身接过小刘手里的物件,整理装具,检查弹药。“出发吧!”我看了眼两名分配在一班的新战士,对钟飞班长命令到。远处的机场停机坪上,那群“黑蝙蝠”们还在忙碌着。

最近敌人的武装分子活跃异常,尤其是针对我们的小规模特种袭击也频频发生,关于日本第1轻骑兵团的各种消息也屡屡见于作战简报,虽然不能肯定是是不是日本人,但本着一切从最坏的打算出发,我们还是按照上面的要求,提高了警戒等级,尽管武警机动部队和集团军直属特种作战大队多次展开行动,搜索敌人的小股袭击部队,但我们这些重点目标还是应该本着‘蛛丝马迹不放过、警戒工作无小事’的原则,来做好警卫工作。

另一方面,分到全排的新兵总共不过才四人,而一班就占了两个,这也是为什么今晚我执意要亲自带队查哨巡逻的原因,这是这两名新战士第一次参加战斗巡逻任务,作为排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关照好他们。既然进入一排,他们便是我的战士,我不希望他们有什么意外,每次见到战友牺牲,我的心里都是那样的难受,我不想再去送别牺牲的战友了,也不想再去填写那狗屁《阵亡通知书》了。

这一夜,甚至安静,甚至就连机场方向都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工兵们忙碌着进行进行设备调试,故而没有像过去几天那样彻夜机械轰鸣。天亮的时候,我正在哨位上,由于彻夜值哨的原因显得有些精神萎靡。

“排长,你还是回去眯一会儿吧,脸色这番难看。”冷班长端着一杯热茶,靠在哨卡便,对我说道,“昨晚上,前天晚上,你都没有睡,这样熬下去也不是办法,您还是去睡会儿吧。”

“嗯,冷班长说得对,排长,你去睡会儿吧,有什么事儿我们盯着。”二班长林深河也劝起我来,“再说了,又没有什么大事儿,就算是有清剿行动,也轮不到咱们排。”

就当我犹豫着是否该是去睡一会儿的时候,小刘背着的电台内传来了阵叽哩哇啦的呼叫声。

“排长,三号观察哨报告,有车队来了。”通讯员告诉我。我们在几个制高点上都设立有观察哨,配备红外热能探测器和高清晰的望远镜,火力组成是以狙击步枪和机枪为主,通常一个观察哨配置四人,他们主要负责远距离的监视。

“全体戒备。”我的困意顿时烟消云散,在下达了戒备命令之后,我和冷班长一起走向了检查哨的位置,这里是整个入口处的第一道检查线,有拒马墩和拦阻杆。

“就位!”耳麦里传来了林深河的呼叫,我回头看了眼,这家伙已经爬上了哨楼,架着着一支狙击步枪。现在我们整个检查站已经完全地进入到了临战状态,考虑到之前遭到的袭击多是敌人使用车辆发起的,所以我们一直都可以的针对各种军用车辆实施检查,而民用车辆则干脆不允许进入警戒区的范围。远处传来着阵阵的轰鸣,那大概是124师的炮兵正在炮击敌人的目标吧,我想。

七辆东风铁甲从远处扬卷着尘烟而来,车首上的机枪手戴着风镜,不无警惕地注视着四下里,看这架势,我想大概是有“大人物”来吧。冷班长已经手举着停车牌走了过去,打着手势示意车队停车接受检查。

风渐渐地吹散了尘灰,阳光也开始变得刺眼起来,初升的朝阳不乏怒意地开始用自己的灼热来烘烤大地。尽管有些疲惫,但我还是斜提着枪走了过去。“对不起,请出示证件!”我行了个军礼,说道。

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四下里,战士们已经是蓄势待发着,所有的枪口都指向这七辆东风铁甲,如果他们是敌人,那么车内所有的人都将会遭到射杀。

操,是他。接过证件时,那张笑脸我很熟悉,3营8排的排长叶啬,妈的,他们3营屁颠颠的跑过来干嘛。这小子对我似笑非笑的挤挤眼。我干脆视而不见,一本正经的将查看完的证件还给他。

果然是他妈大人物,营长、团长、政委。妈的,今天是什么风,将这些“上级”都吹来了。正当我还在犹豫继不继续查完最后两辆车的时候,一张哼笑着面庞探出车窗来。

“放行,放行!”我连忙转过身去,冲着冷班长高喊了声。停下的车队又缓缓地起步,七辆东风铁甲一辆接着一辆的驶过我们的哨卡,沿着起伏不平的土路驶向设立在那片密林深处的营地。

“今天真是见鬼了,团长他们来干嘛?”我纳闷着,忽然我想起来昨晚上那一幕,那些‘黑蝙蝠’们忙活了一通宵,看来今天是要有大戏看了,我隐隐约约觉得。我回头看了眼,车队已经消失在混凝土石板隔断起来的阻滞墙的背后了,而远处隐约可见的机场方向似乎一片宁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