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印度《印度时报》7月26日载文《争水大战——印度,中国&最大的渴求》,文章说,国家间可能因石油而爆发战争,但在当今世界,最有价值的资源是水。由于人口增加、城市化进程和气候变化,水资源供给正迅速减少因此愈发珍贵,没有国家对此无动于衷,但感到最渴的应该是拥有世界上最大人口的两个国家——印度和中国。


最新研究证明,在喜马拉雅山各河流域,也就是我们的后院,缺水情况最为严峻。位于孟买的研究机构“战略前瞻组织”(SFG)发起了一个名为“喜马拉雅的挑战”的研究,其预测令人震惊。它认为,在接下来的二十年,喜马拉雅次大陆四国——印度、尼泊尔、中国、孟加拉国,对一年生水资源的消耗量将达2750亿立方米。这比尼泊尔目前的总水量还要多。


为什么拥有长江、雅鲁藏布江、印度河、恒河这样的大河,这一地区仍会乾旱呢?因为这些河流都发源于青藏高原,其水量与融化的冰川攸息相关,而气候变暖使高原冰川行将用尽。水赤字将会对农业生产、水利发电、粮食供给以及居民生活产生日积月累的、毁灭性的打击。这迫使这四个国家将竭力保水,甚至可能越过边境找水,从而造成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


有一点很有意思。人们建立了国际论坛来商讨石油的价格和使用,但由水引发的冲突却只能靠地区或双边性协议来解决。SFG的执行总裁Sundeep Waslekar痛心说:“根本没有关于水资源的全球性条约。1997年为跨境水资源的争端提供解决机制的《联合国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的签约国仅有17个,不包括上述四国。


印度不缺关于水的双边协议。它与尼泊尔和孟加拉国有关于马哈卡利河的开发以及恒河水资源共享等协约,只是与北京没有。如果用目前已有的立法及政策框架去解决未来的水争端,印度与中国除了一个共享雅鲁藏布江和朗钦藏布河涝季水文数据的协议外,基本无章可依。一位印度前官员称,在哪些领域需要正式协议的问题上,双方存在分歧。直到几年前,水资源议题甚至没有在印度和中国的会谈中出现过。


国防和分析研究所已退休的研究员P K Gautam上校补充道:“如果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水坝,我们抱怨流下来的水少了时,才会意识到印度在东北部没有任何工程。”


据报道,中国已经计划在雅鲁藏布江流入印度的U处修建一个4万兆瓦的水坝,印度为此十分担忧。新德里还担心北京会将雅鲁藏布江的水改道,引向乾旱的中国北方。但政策研究中心的访问教授B G Verghese说,对河流改道的担忧被过度夸张了,因为当地地形使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Waslekar同意这一看法,称争端可能会延后,但最多不超过15年。他说:“目前,中国的态度有所转变,尤其在对湄公河流域的问题上,此前,中国拒绝与相关国家共享湄公河数据。这显示了某种程度上的开放。”这是一个机会,印度应该试图和中国联合制定方案,以开发水电,在冰川地区建立观察站以监控其融化情况。


SFG的报告还建议建立一个新的地区性论坛,组成一个喜马拉雅河流委员会,以更好地解决水争端。与其它问题一样,在一个由两个互不信任的大国主导的地区,这种论坛的建立十分困难。但是,在河床和水龙头干涸之前,我们总得做点什么。


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大坝,印度称将对中国采取行动


中国西藏林芝地区的雅鲁藏布江河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