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金融时报》8月3日载文《印度与中国的“龟兔赛跑”》,文章说,当印度人谈到中国时,许多人会把两国的相对表现归结于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情况大抵如此:“的确,中国拥有长达30年的两位数增长记录、熠熠生辉的摩天大楼和8车道的高速公路。但印度拥有‘软结构',民主制度、法制和言论自由,这为印度提供了缓冲,并使其经济前景更具持久性。”言下之意是,尽管威权中国可能已迅速摆脱了困境,但迟早会步履蹒跚。而打持久战的印度将保持稳定的步伐,终有一天会超越中国。

如果印度真的是一只“乌龟”,那它的表现实在是令人叹服。1991年,印度开始施行改革,当时其人均收入大致与中国相仿。如今,中国的人均收入是印度的3倍多。这并不是说印度的增长速度太慢。实际上,上世纪90年代,印度最终摆脱了缓慢的“印度式增长”,开始以每年5.5%这种还算像样的速度扩张。从2000年开始,印度经济增长进一步提速,达到了7.5%左右。谈到两国之间的对比,印度唯一的问题在于:中国同期表现得更好,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凭借复合增长的魔力,中国已遥遥领先。

要相信印度也有理由实现两位数的增长,人们无须接受龟兔赛跑的类比。今年,预计印度经济将增长8.5%左右。甚至连出言谨慎的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也表示,10%的增长是一个合理的中期目标。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印度财长的辛格曾帮助消除阻碍印度快速扩张的一些障碍。近日,印度政府内阁部长K•M•钱德拉塞卡(K.M. Chandrasekhar)成为最新一位认为印度经济将创造两位数增长奇迹的官员,他表示,只要农业实现4%的温和增长,这就将成为现实。

长期以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一直强调印度的潜力。在亚洲工作3年后,罗奇刚刚返回纽约。他表示,多年来,印度拥有比中国“更好的微观状况”,该国拥有世界级的企业和企业家、大量说英语的人和优秀的IT人才,以及监管谨慎的银行体系。

他表示,如今,印度正稳步克服“宏观缺陷”。该国国内储蓄占产出的比率,已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20%多一点,飙升至2008年的近40%。尽管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水平尚未达到中国那样的惊人高位,但已是2005年的4倍,达到400亿美元的水平。同样,尽管梦想仍超出了现实,但印度已开始认真考虑改善该国糟糕的基础设施问题。罗奇认为,综合上述因素,“未来几年”,印度可能会成为“亚洲最大的奇迹”。

印度需要采取何种措施?尽管印度已浮现真正变革性增长的诱人前景,但在辛格意识形态四分五裂的联合政府,仍然有一些人对于改革能否实现这一目标表示怀疑。毕竟,印度仍有40%的儿童营养不良,而牛津大学(Oxford)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发现,生活在印度8个邦的赤贫人口的数量,超过了整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鉴于贫困问题如此严重,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人们对于惠及狭窄少数印度人群的政策持怀疑态度,甚至感到愤怒。实际上,印度应付出更多努力,让印度最脆弱的人群也能分享增长的成果。

然而,仅凭这一点是不够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经济学和法学教授格迪什•巴格沃蒂(Jagdish Bhagwati)表示,只有推进他所谓的“第二阶段改革”,印度才能创造必要的财富,让更广泛的人群分享。在人均收入1000美元的情况下,你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印度官员往往对外界敦促他们实施的所谓“改革清单”表示不屑:减少补贴、放宽对外资所有权的限制、加速私有化进程以及深化印度资本市场。甚至有人表示,印度什么都不必做,就能实现更快的增长。印度只需静待人口红利的出现——印度是全球最人口结构最年轻的国家之一。(高盛(Goldman Sachs)上周的一份报告称,未来10年,印度日益增加的劳动力人口,可能为年度增幅贡献4个百分点。)

然而,印度不应依赖于此。辛格应进一步推动经济自由化。即便有人并不认为,印度“龟”将超越中国“兔”,印度也没有理由不加快追赶中国的步伐。对于印度穷人而言,这一刻不可能很快到来——数亿人还没有从印度迄今为止的成功中获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