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天下 转战四地 群雄割据 第09回:陈少名兵起涿北 猛关张百骑烧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76.html


有人云:

同为借天行正道,只叹命里各不同。

妖言惑众归张角,陈彬转眼变神人。

话说上回陈、刘、关、张各自武器,在最紧要关头工匠找不到水可注。突然倾盆大雨,始成利器,众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关注出神,正当此年代为平民百姓迷信成风时期,自然联想此奇观与神器乃天授也,众想拥此物者非平常之人 。

陈等四人亦觉好奇,各自接过工匠兵器,紧握之,顿时兴奋不已,便将其高高举起,不受自制呐喊道:“此乃天器也!”

围观者信以为真,不自觉下跪大呼道:“众位将军乃神人也,必能救吾等!”

自此陈彬守备涿县得力,民情渐稳,供给不断,入伍参军者有增无减,并以此为基础始于傲世群雄,争夺天下。此乃后话,在此不便细说。

却说黄巾军起义后由人数众多,声势浩大,便兵分多路,朝庭因观其声势浩大而称之为“蚁贼”抑或黄巾贼 。

起义初期,黄巾军主力分散于巨鹿、颍川、南阳等地,他们各自为战,攻城夺邑,焚烧官府,扫荡豪强地主坞堡,官兵节节退却,黄头巾步步进逼,一时取得巨大胜利。

时有张曼成率领南阳黄巾攻克郡城,杀太守褚贡。波才率领的颍川黄巾打败右中郎将朱儁,并将左中郎将皇甫嵩围困于长社。

汝南黄巾贼打败太守赵谦。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和太守刘卫。巨鹿附近农民俘虏安平王刘续和甘陵王刘忠。

张角率领冀州黄巾攻下广宗、下曲阳,张角与张梁守广宗,张宝守下曲阳,结成犄角之势。

以程志远为帅自称‘黄巾北军’,此时正从博陵开拨剑向幽州,遣副将黄龙为主,张白骑、杨凤为补为谋,分兵一万经高阳直向涿县。程自个亲率主力四万四千余人过河间、任丘两地直奔幽州首府范阳,不日将到。

又说涿县此段时间又有地主豪绅等大户人家纷纷认捐,以支援乡勇抗贼,保境安民,多有出钱出物,少数出人,护院者,陈彬让简雍记录在案,并一一道谢。

一时之间涿县后勤充足,人员爆满,民心稳固,士气高涨,上下各人团结一致,围绕在以陈彬为首的县乡勇军中央周围,自是不提。

这日,刘、关、张三人正与众乡勇操练搏杀之术,将募到乡勇分为三方阵,关羽练骑兵一百有余,张飞授枪法,刘备教剑术,各分一千二不到,陈彬巡视之。颔首暗称叫好,心忖此大半月来,此些乡勇操练多有成长,虽上不了大台面,然比起黄头贼军却是过之不多,阻之有余。

刘,陈,关,张四人结义,本应以备为首,为何陈彬如今却越刘备而为尊。皆盖四人出身草根,即使为地主,于当时而言,亦是贼贾一户,无可炫耀之处。然此四人之中,彬最富足,又有心拉拢余者为其卖命,时不时给予翔。

时又有急智,虽不让三人皆服,却为四人最为老练。如此一来二去,便以其为首,不觉出奇。然其中有人是否有大志二心,其事另论,后事详解。

正于陈彬思得入神之际,一斥侯加鞭快马而来,熟练越下马匹,半跪陈彬面前,曰:“报将军,贼军在吾县外五公里处移动而来,估计晌午便到吾城下,请将军明示。”

陈彬思之此些日子,军民情境,自是信心在胸,便道:“嗯,很好,你先下去休息一阵,然后再探。”

陈彬越来越像一军阀下令道。

听那斥侯答道:“是。”

操练自然收摊,陈彬对三人道:“黄巾贼军不久便到我城下,我等应想法灭之,一战而下,以竖涿县威望。”

张飞兴奋曰:“二哥,让俺带兵冲杀出去,谅此等黄巾贼寇将不堪一击,为二哥立得首功。”

陈彬肃曰:“四弟不可鲁莽,行军打战虽以消灭对方为重。然不可忽视吾等此时能力,冲出虽有必胜把握,但贼军人多势众,若被其冲散反而被动。”

备进言,曰:“吾等是否可分兵各处埋伏,以待贼军,一击而就。”

彬曰:“大哥言之有理,然吾等手中兵力只两千有余,分兵作战非吾等上策,如被其各个击破,吾等无路可退也。”

羽板脸道:“嗯,吾同意二哥之言,现时吾等应坚守之。”

彬笑道:“嗯,不错,现时保境安民乃吾等重任,吾等可以逸待劳,集中兵力打击其有生力量,再寻机一举歼灭,此乃上上之策也。”

陈彬看另一边简雍沉默不语,心想此人为一辨才,并非谋士。亦不‘为难’之。

听陈彬此分析,自觉比己有理三分,众人只好作罢打消各自想法,陈彬初次行军打战,未免保守,所以慎之又慎。便此,此役之后,方奠定陈彬四结义之首。

晌午时分,陈彬等人站在涿县城头,见黄巾军移动而来,那家伙是人山人海,人头涌动,黑漆漆一大片,那场面是相当壮观。然远观之,其面貌瘦小,精神萎缩,士气低落

反观涿县城上,个个面部红润,精神焕发,士气高涨,人人跃跃欲试。然陈彬乃首次作战,见对面如此人多势众,不免有些心怯。后转念一想,一军之主不可如此,以免影响军心,即使再不济也得硬撑。

陈彬给自个壮胆大声吼道:“众位将士,今日是吾等表现之时,保境安民之际,望众将士全力以赴,击退敌寇。”

众将士有力回应道:“遵将军命,吾等必全力以赴,多杀敌寇。”

是时,黄巾贼处,主将黄龙下令立攻涿县,身旁杨凤劝曰:“将军不可,吾军日夜兼程已是劳累,应让众兄弟休息片刻,再度攻城不迟。”

黄龙鄙之,曰:“杨将军若怕死,可为后援,我自领众兄弟攻城以让大家进城就餐。”

言之最后已想象到他们在涿县内戏耍。

杨凤手指涿县城头道:“吾观城头旗帜严明,士兵排列有序,此间必有能人把守,将军不可轻动。”

黄龙认为杨凤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怒道:“杨将军多虑了,你留在此间便是了。”

此劝说如何有效果,黄龙自起义之日,便没试过什么是失败。可谓每每得逞,次次胜利,一路凯歌,那有此次载头之理,便不听之。 向来每过一处此间官兵非逃即死,已让他成孤傲之人,不听人言。

杨凤又欲言,然黄龙置之不理,带领黄巾众寇冲杀过去。

不一时,黄巾贼寇冲到城墙,无撞击车,只能借助云梯上城头。涿县乡勇军无弓箭只能待敌上城而刺之。

说时迟那时快,有云梯者皆与乡勇军对战,然陈彬组织得力,城头之上密不透风,严不漏水。见黄巾贼寇爬到梯顶是个个跌落,人人摔下,难以上城头与乡勇军近身搏斗者,可谓‘上一个杀一只、上一对斩一双’。

另一边听张飞大开嗓门道:“上来啊,给俺上来。”

原是黄巾贼寇见张飞此煞星不一会儿已然斩杀十几个,个个心有余悸。人人踌躇不前,畏惧如虎在前。

另一头关羽摆一酷样,刀落头断。身首两处,让对手做个无头鬼,亦让黄巾贼弃之,另觅它路。

再有一旁刘备处,见其紧咬双唇,手中双剑左劈右刺,贼寇血流如喷如注,好不恐怖。

此些黄巾贼军何时见过如此煞神,皆自觉心寒,个个胆怯。

城门顶上陈彬亦在奋力阻击中,然其与敌对阵和平常士兵无异,其那寒碜样,不提也罢。

此时又有人从云梯,贼寇被涿县乡勇斩杀得个个叫喊,人人哭泣,城墙底下尸横遍野,喊杀声不绝于耳,惨叫声响彻云霄。俨然此时涿县成了人间练狱。

直杀得昏天暗地,日落西山,黄巾主将黄龙见伤亡惨重,天气又不利登城作战,才鸣金收兵,自已亦多处是伤,郁郁不乐而归,让众人去休息,杨凤再进言道:“将军不可如此轻视,需严防敌军夜里偷袭。”

黄龙归来之时,已知自己理亏,悔不听杨凤之言,以致损失惨重,死者千余人,伤者不计其数

然此时再听杨凤劝道,更让其下不了台,气不打一处来,怒曰:“杨将军这是何言也,吾与众兄弟与敌军于城上作战,已然伤亡多人。况此刚下战场,多已劳累不堪,将军却于此说风凉话,是何意也。” ,遂不听杨言。

见杨凤欲辨,黄龙阻其言,曰:“吾等劳累至极,现就去休息,尔等要守请自便。”

说完便出得帐内,让众人去休息不说

陈彬这边死者十几人,伤者四十多人,皆为轻伤。可谓全胜而归,个个兴奋,人人雀跃,自是不必形容。陈彬见首役大胜,心头亦大喜,使其越发大胆。

便与众人曰:“吾军首战全胜,皆为众人所有也。然敌军在外,将使吾等夜不能眠,睡不安稳也。今日一战已让贼军见识吾军勇猛,使其闻风丧胆,若吾等趁胜夜袭其巢穴,是又一功也,众弟兄以为如何?”

众将士皆称善,个个跃跃欲试,人人摩拳擦掌,关、张二人更请缨开路打头阵,陈彬皆允之,各自去准备不提。

这晚,风高月黑,微风吹拂,草木轻摇,正是杀人好时机。见一支队伍摸黑而来,全是骑兵,约有百骑,开路者为一红脸与黑煞,此二人正是关羽与张飞是也。

众人来至贼军下寨外,见守卫松懈,突见关、张互望一眼,于马上命人点起火把,或掷或抛全扔进贼军大营处。

一时熊熊大火,燃烧不止,不见有冒烟,似那火炉焰火。又听一声令下,众骑兵一哄而上,踏门而进,或冲或撞,所到之处皆惨声连连,尸首横卧满地。

众黄巾贼本已然睡死,突见此事故,已是横冲直撞,互相践踏,一时死伤倍增。

不一时,黄龙、杨凤、张白骑三人授首,大营尽殁,降者无数。

劫寨毕,刘、关、张各执一头于陈彬邀功,以待赏之,陈彬呵呵付之一笑道:“此皆记录在案,到时一并赏之不迟。”

陈彬等人再次大胜而归,此一百多骑兵再为涿县添一功回县‘分赃’自是不提。

后有人批黄龙不听劝,成就陈彬之功曰:

不熟兵法偏行军,被授首死有余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