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时报》刊载作者是北京报人王文的文章说,如果中国成世界第一,对美国意味着什么?似乎没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长时间以来,中国人都不愿与美国争第一,美国人也从不信这件事情真会发生。

大约3年前,我曾就这个问题问美国顶级东北亚专家卜睿哲。他自信地说,“创新是一国之本,中国在这点上不可能赶上美国”;一年多前,奥运会成功举办之后,我采访托马斯.巴尼特,他的《五角大楼的新地图》一书被视为21世纪最优秀的美国军事战略著作。他的回答开始变得没有底气:“你知道,欧盟的GDP已经超过美国了,但是,GDP其实并不算什么。”而不久前,一位美国学者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如果中国第一,美国颜面何存?”

如果说冷战结束后美国长期沉浸在“历史终结论”的优越感中,那么,在过去10年里,“9.11”开始动摇美国的不可战胜感,“9.14”(雷曼兄弟倒闭的日子)则摧毁了美国虚无的自信。同时,北京奥运的成功、中国经济多年高增长,美国人开始相信,中国GDP迟早会超过美国,然后是软实力、军事实力,最后就像那本畅销书名《当中国统治世界》。近半年来,从总统奥巴马“不愿当老二”的演讲,到各类报刊评论和智库报告中猜测“中国GDP超过美国”的时间点,都可以看到,美国越来越有“怕丢第一”的危机感。

对“永保世界第一”的渴望,没有任何一个大国比美国强烈。在《美国理想》一书中,开篇第一句话就表明美国的强大之本:“美国是整个世界的希望”。200多年来,几乎所有美国总统的演讲中都表达了这样的逻辑:“上帝指定美国人民为他选中的子民,以最终领导世界的救赎”。而那些美国保守派也不止一次阐述着这样的逻辑:罗马帝国维持了1500年,大英帝国持续了200年,而美利坚帝国才50年,离帝国的终结还早着呢,而且美国是“仁慈的帝国”,理应是“永久的帝国”。

可见,如果中国真的是第一,无论是GDP层面,或者综合国力,对美国人来说,无疑将意味着建国200年来“民主优越论”、“美国例外论”、“上帝子民论”的土崩瓦解。在中国实力不断接近美国的今天,我们必须要透析美国人的这层心理底线。

“北京共识”的创造者雷默新近在《时代》周刊发表的文章,更是将这层心理底线表现得一览无遗。不同的是,雷默不是崇尚进攻性现实主义的鹰派,也不是推崇自由制度主义的鸽派,他反对遏制,也不赞同接触,他开出的“共同演化”药方,有点像防御性现实主义者的无奈。他坚信“中美最危险的不是战争,而是中国的不合作”,美国必须想尽办法让中国与美国合作,这样至少可以保证在“中国第一”时,保全美国应有的利益。

对中国来说,尽管从来没有声明过要当世界第一,但现在面临的战略选择非常有限,无外乎两种。要么勇敢地超越美国,要么停滞发展,永远做世界第二。

如果停滞不可能,那中国的选择就只剩下“勇敢超越”。现在的问题在于,美国会将第一的位置拱手相让吗?美国是继续主动向中国挑起事端,还是任凭大国权力的和平转移,当下的美国正在激烈争论。雷默的文章只是公开争论的一种而已。

怎样和平地进行“第一”转换,在当代国际关系学看来,有点像一个新的“哥德巴赫猜想”。中国不可能指望发生世界大战,然后像当初美国那样偏安一隅,再投机主义一把,悄悄地代替“前老大”。中国也从来不想与美国发生“争霸战争”。那么,中美未来的前景到底怎样?如果真像奥巴马国情咨文里说的,“永远不甘心做第二”,那对力求发展解决当前国内难题的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中美关系走了30多年,彼此交往和接触面越来越大。然而,历史早已证明,经济相互依赖阻止不了大国冲突。由此看,2010年开始,超越那些具体事务之争,当美国开始意识到中国对其“第一”宝座的冲击时,真正中美摩擦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如果中国第一 美国颜面何存?

奥巴马在国情咨文里说,“永远不甘心做第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