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对撤导弹的基本原则立场坚定不移,台湾心态浮躁惟恐天下不乱

在一个偶然的因素刺激之下,台湾社会舆论这几天像沸腾的锅一样,到处都是敏感的涉及两岸军事互信机制的话题。甚至可以说,围绕着这个话题,台湾社会掀起了很大的争论。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7月30日,在国新办举行的记者会上,来自台湾《中国时报》的记者提问道,“台湾的朝野政党对两岸和平谈判有一个相关的说法,希望大陆军方能够先撤出在福建沿海的有关导弹的部署,大陆有没有评估有关撤出飞弹方面的议题,它的可能性怎么样?”


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在回答时表示,为了稳定台海局势,减轻军事方面的一些顾虑,两岸可以就军事问题适时进行一些接触和交流,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按照“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至于说到两岸军事部署的有关问题,我想可以在两岸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的时候进行讨论。


我们注意到,耿雁生在正式场合用词很谨慎,并没有直接使用“撤飞弹”、或“撤导弹”的词汇,而是采用了“两岸军事部署”这样的涵盖面很广的正式词汇。“两岸军事部署”应该不仅仅包括导弹,还应该包括海军、陆军、空军的军力部署等等。所以,耿雁生是针对“撤飞弹”的提问作回答,但回答的内容更加广泛。


不过,记者会后,台湾记者继续追问耿雁生,大陆撤导弹的困难在哪里?耿雁生表示,困难不大,主要是坚持“一个中国”,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两岸都是一家人,撤导弹和军事部署都可以在军事互信基础下讨论。


即使是耿雁生在会后的闲谈中回答了“撤导弹”问题,但也强调了“军事部署”的内涵及军事互信基础的重要性。


对此,台湾及港澳海外媒体大感兴趣, 均定位为中国军方第一次就“撤飞弹”问题明确表态。


事实上,主管台湾事务的国务院台办早就“撤导弹”的问题作出过明确的回答。


2009年10月14日电 国台办发言人范丽青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撤导弹”问题表态说:关于两岸军事问题,大陆早已有了明确表示,希望两岸进一步加强交流,以便早日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军事问题就可以在其中得到妥善安排。2009年11月25日,国台办发言人杨毅也回答了“撤导弹”的问题,他是这样说的:我们主张全面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在持续推动两岸经济、文化交流与合作的同时,面向未来,逐步解决两岸关系中的政治、军事安全等问题。当前,要继续按照先易后难、先经后政的步骤,推进两岸协商,加强和深化两岸经贸交流与合作,为两岸同胞谋取更多的福祉和利益。我们希望两岸双方共同努力,为今后共同破解政治难题创造条件,预做准备。


从耿雁生的回答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他的口径与国务院台办的是一致的,说明是按照统一口径回答的,没有离开框框。


从范丽青、杨毅,再到耿雁生的相关回应中,我们可以分析出大陆关于是否“撤导弹”的基本原则立场:


一,在阐述相关问题时不直接回应“撤导弹”或者“撤飞弹”的具体字眼。


二,对“撤导弹”或者“撤飞弹”的问题不作直接的肯定或者直接的否定。


三,必须强调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上才能得到妥善安排。


四,必须表示不能着急,要有步骤地推动,要进一步交流,要遵循先易后难、先经后政的步骤。


其实,胡锦涛对此有非常具体明确的指示,他在“胡六点”中提出:“为有利于稳定台海局势,减轻军事安全顾虑,两岸可以适时就军事问题进行接触交流,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处理关于“撤导弹”或者“撤飞弹”的军事安全顾虑的基本立场,一切都在其中。耿雁生在回答时提到的减轻军事方面的一些顾虑的说法,就是胡锦涛的原话。


我们早就注意到,两岸有关导弹问题的分歧很大,马英九力主大陆先要无条件撤导弹,才能推动两岸军事互动。大陆对此持不同的意见,认为必须在构建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的过程中解决问题。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的回答,不过是再一次表示了大陆军方与马英九意见的不一致。


我们认为,目前两岸军事对话机制还没有建立,两岸军事安全互信机制更是八字没有一撇,和平协议遥遥无期,也就是说,两岸军事关系仍缺互信基础。在这样的状态下,“撤导弹”或者“撤飞弹”如果说多了,与讨论假命题无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